正文 第四百六十一章——剑!杀戮之剑

    无数的剑影消散,这一刻,整片天空被无数的紫金se光芒所笼罩,剑影绽放,散发璀璨的光芒。

    无数的细小紫金灵气被这一击击碎,灵力四she,就好像是一场紫金se的流星一样,划破天空。

    林缘并不打算给他多说废话的机会,手中的乾坤剑再次一震,便是爆发出惊天煞气,一道百丈剑芒撕裂天际,快若闪电般的对着鬼厉的方向笼罩而去。

    鬼厉刚刚击碎剑气长河,此时正是慌张的时候,也管不了那么多,身形急急后退,手中发的黑se长剑也是爆发出滔滔剑芒,将那一道剑芒抵御而下。

    不过,林缘的长剑又岂是那么好抵御,当金铁之声响彻时,他的身形也是被狼狈的震退数十步,当即他眼中也是有着暴怒与不甘涌了出来。

    自己作为无上宗门的弟子,加上所学,根本就不是他们所可以想象的,为什么,为什么他会这样的强悍。

    现在的鬼厉,一直处于被动,被林缘所压制,而且,还趁着和自己作战的时候,斩杀自己的以为手下。

    这样的情况,令鬼厉更加的暴怒,心中充满了不甘,一腔的怒火,全部汇聚在手中的长剑之上。

    本以为自己很容易的就可以得到死之道魂境界墓穴内的剑魂草,一切的计划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只是...事情的变化,显然出乎了他的意料。

    这一次的安排,本以为万无一失,那么多的半步道魂境界的武者,分为几路去阻截他们,到头来功亏一篑,反而被杀了。

    等到了中心地带,自己和雁南天对战,仅仅是平手而已,这更加得令鬼厉难以忍受,折样的结果他接受不了。

    到现在,一个下等国家而来的武者,仅仅刚刚踏入半步道魂境界实力的林缘,所拥有的战斗力,却是让人震惊,一名半步道魂境界的武者,在瞬间,却是被他以雷霆手段镇压废掉,并且还将他逼得如此的狼狈!

    他怎么总是这么强?难道他鬼厉真的就只能成为他的踏脚石吗?

    鬼厉的眼中暴戾涌动,他yin狠的望着林缘,厉声道:“林缘,今ri我定要你成为我手下败将!”

    声音一落,鬼厉的指尖陡然有着鲜血浮现,那种鲜血显得格外的明亮,血腥味道也是相当之重,其中蕴含着强大的灵力波动。

    一点点的鲜血从指间流出,随之滴落在手上的黑se长剑之上,在接触的一瞬间,本来黑se长剑散发的剑光,在这一刻,好像渴了很久的一样,猛然间绽放无尽的黑暗光芒。

    那是一种说不出的幽灵,黑se的长剑在空中震动,瞬间脱离了鬼厉的掌控,剑身轻震,整个空间都现出涟漪。

    在这一刻,鲜血流出,染红了黑se的长剑,令鬼厉手中的剑更加的诡异,一圈圈的波纹出现,一些武者的脑海之中,甚至出现了短暂的迷蒙。

    嗤嗤!

    鬼厉的长剑诡异般的舞动,指尖带起一道道明亮的血线,而这些血线在其面前虚空迅速的凝聚,最后汇聚到黑se长剑之上。

    隐隐的,似乎是化为了一道约莫丈许左右的鲜血剑影,那道剑影若隐若现,散发着一股嗜血波动,相当的诡异。

    在长剑之上,不仅待着嗜血的气息,还有一种令自身灵魂都忍不住想要被吸附的感觉,这种感觉,令血多的武者,不得不运起灵力抵抗。

    林缘见到这一幕,双眸微眯,但却并没有出手阻拦,只是眼神依旧淡漠,任由鬼厉施展出他最强的手段,因为他不仅要打败鬼厉,而且还要将其信心彻彻底底的摧毁,他要将那种无力的yin影,种植在鬼厉的心中!

    无上的宗门算什么,在他的眼中,根本什么都不是,他要把鬼厉的优越感消失的荡然无存。

    普通的抹杀,可满足不了林缘。

    “轰!”

    滔天般的嗜血波动,自那鲜血剑影之中爆发开来,竟是连这片天空都是变得猩红中带着黑暗起来。

    “噬魂魔剑,噬魂血剑!”

    这一刻,鬼厉的面se,愈发的苍白,但那眼中的暴戾却是越来越重,在其面前,那道鲜血般的剑影已是膨胀至百丈庞大,鲜血犹如溪流一般流淌在上面,那股血腥之中夹在着恐怖的暴力的味道,令得人闻之se变。

    而当那种血腥浓到极致的时候,鬼厉顿时厉喝出声,手掐剑诀,体内灵力彻彻底底的涌入了那带着血se的黑se长剑之中。

    嗡!

    嗜血的剑气,冲天而起,撕裂了万丈高空的云层。

    唰!

    那柄带着血se的剑影唰的一声冲上天际,其速度极快,仅仅只能见到一道黑中带红的光线掠过,再然后,众人便是见到那剑影陡然俯冲而下,顿时天地间猩红波荡,滔天般的血海在那柄长剑之后凝聚,铺天盖地的对着林缘暴掠而去。

    那种速度,快到极致。

    这一刻,就好像一片血se的迷雾带着诡异的气息涌来,无可躲避。

    “嘿嘿。去死!”鬼厉眼神暴戾的望着被锁定的林缘,顿时咧嘴森然笑了起来,这般攻势,足以重创甚至斩杀实力达到半步道魂境界的高手,他就不信,林缘还能够逃得了此劫!

    “给我死!”

    在鬼厉的那咆哮之声中,林缘也是抬起头,他望着那在眼瞳之中倒映而出的滔滔剑气,在其中,虽然无数的剑韵在汹涌,但是,林缘的面se始终没有变过。

    手中乾坤剑散发紫金之光,缓缓的抬起,无数的剑影全部汇聚在一起,一种极致的巅峰剑韵在林缘的手上展现。

    剑影消散,汇聚成了一道剑影,这一道剑影,买散发着莹莹的紫金se光芒,一点灵光在无尽的黑暗之中摇摆。

    轰隆。

    低沉的剑鸣在此刻响起,犹如是从其体内传出来一般,而后响彻在天地之间。

    林缘握剑的手掌缓缓的伸出,在其肩上,似乎是有着无尽紫金se雷霆在诞生,这是毁灭的气息,这是一种毁灭的雷霆,无数的剑影湮灭,犹如衍生着雷霆的世界,他的长剑,也是逐渐的呈现一种紫金se彩,深邃而神秘。

    乾坤剑散发一道资金之光,最后对着那道带血的黑se剑影,轻轻拍下。

    “剑五——戮灭。”

    低低的声音,在林缘的心中响起,旋即他那黑se眸子,猛然爆发出了电闪雷鸣,紫金se的光芒带着毁灭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