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五十五章——断其一臂

    浓烈的危险气息在林缘的身上传来,紫金色的剑指激荡在这片空间。

    就在林缘的手指变得紫金色的那一霎,那牧田仿佛也是有所察觉,一股难以遏制的寒意,突然在此时涌上了心头,冷汗唰的一下,就湿透了全身,多年修炼赋予他的敏锐感知,令得他此时感觉到了一种致命的不安。

    所以他几乎是在这一霎硬生生的止住了那挥出的拳势,那股劲风反噬,令得他体内灵力都是紊乱翻涌起来,但他却是不管不顾,身形暴退。

    怎么说,牧田也是半步道魂境界的武者,再加上出身在无上宗门,自身的实力还是存在的,已发现不对,根本不顾自己的伤势。

    “现在再走,会不会太晚了一点?”

    然而,在其暴退的瞬间,林缘那森冷的声音,却是犹如跗骨之蛆一般的传来,少年那俊逸的面庞,在此时笼罩着冰寒之意,他一步跨出,周身上下,剑韵随处可见,一道道的剑影在林缘的身上浮现。

    此时,林缘对于剑韵的领悟已经达到了巅峰,气息散发之下都有恐怖的剑韵迸发,只差一步之遥便可以领悟到真正的剑道。

    一步之下,便是自那空间中穿梭而过。

    他的身影,犹如鬼魅般的出现在了倒射而出的牧田身前,那紫金色的剑指,快若闪电般的直指后者咽喉。

    那紫金色的剑指,在此时犹如死神的镰刀一般,散发着浓浓的死亡之气。

    他此次的速度太快,快到那牧田的心神都是无法反应过来,只能条件反射般的将手臂抵挡在身前,灵力暴涌,护住身体。

    嗤!

    紫金色的剑指洞穿而来,磅礴的灵力防御一接触到那紫金色的剑指,便是爆发出嗤嗤的声音,竟然是被生生的消融而去,而林缘的指尖,则是犹如锋利无匹的匕首,快若闪电般的划过了牧田的手臂。

    指尖划过,带起一抹鲜血。

    “哼!”

    牧田的身形狼狈暴退,然后他便是惊骇无比的见到,他整条手臂都是在此时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变得消失不见,紫金色的剑指散发的剑韵,直接附在了他的手臂之上。

    无数的剑影在牧田的手臂上出现,剑影闪烁,每一次闪烁都会带走牧田手臂上的一缕肉块。

    那是一种可怕的攻击!

    牧田的心中骇然,急忙催动灵力,试图将那些剑影逼出体内,但随着灵力与那无数的剑影一接触到一起,他便是发现,体内的灵力,根本摧毁不了周围的剑影,反而当做了他的养分。

    这是剑韵的**形态,仿佛吧剑韵赋予了生命,赋予了异世,**存在一样,这是剑韵的巅峰,已经可以单独的存留。

    就好像上古强者的剑道残留,形成剑魂草一样,而现在的林缘,几乎达到了可以令自己的剑韵短暂的残留在一处,不消散。

    根本就逼不出去!

    好霸道的剑韵。这是巅峰的剑韵。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这样的强悍,巅峰的剑韵,诡异的攻击!”牧田的脸色巨变,脸上的痛苦也越来越强。

    牧田的面色都是在此时变得惨白起来,这是什么样的攻击?竟然霸道到这种程度,连自身的灵力都不能驱散。

    剑韵的巅峰,最后的形态就是这样的形式吗?剑魂草,难道也是同样的道理!

    无数的剑影越来越多,此时随着林缘的剑指心神只会,居然源源不断,飞快的蔓延,牧田脸上的痛苦越来越多,眼睛赤红,旋即猛的一咬牙,单手做剑,灵力奔涌,直接是狠狠的对着手臂根处,狠狠的斩了下去。

    啊!

    凄厉的惨叫声从那牧田的嘴中响彻而起,那一截已经变得血肉模糊的手臂脱落而下,溅射出来的鲜血喷涌。

    在断臂掉落的一瞬,无数的紫金色剑影速度更快,转眼间,那断臂则是飞快的消失,短短数息的时间,便是化为了无数的肉片,飘散而去。

    牧田身形狼狈的暴退,面色惨白,满头大汗,那盯着林缘的目光,变得无比的惊惧,那种攻击太可怕了!

    林缘倒是眉头微皱的望着这一幕,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施展这一剑,也是他刚刚领悟的一招,没想到这依照这样的厉害,但也没有想到,牧田居然如此的果断,一发现那剑影霸道得无法排除,竟直接是将那条手臂都是砍了下来。

    “再来!”

    林缘淡漠一笑,身形再度暴掠而出,而那牧田则是骇得魂飞魄散,竟再不敢与林缘动手,掉头便是狼狈逃窜而去,那愤怒的咆哮声,随着那空间传遍了天空:“林缘,断臂之仇,我必定回报于你!”

    林缘见到牧田那仓惶逃窜的身影,则是淡淡一笑,那紫金色的手指一点点的恢复原状,紫金色的光芒也瞬间消失。

    他并没有去追击逃窜的牧田,虽说痛打落水狗,但现在的他,还有着更重要的事情。

    他转过身,望向手中一直散发着剑韵的剑魂草,心神感应下,发现这一株剑魂草所蕴含的的剑韵远远不足以自己的消耗。

    光芒闪烁,剑魂草便消失在林缘的手中,然后身形暴掠而去,他得抓紧时间达到中心地带,那里,才是自己的目的。

    而林缘虽然一击之下,击伤牧田,可是,自己也是在出其不意之下,再加上林缘还有事情,不想耽搁,万一牧田还有其他的手段,林缘也不确定,因此也没有在追击下去。

    另外,林缘心中还有打算,就是利用牧田,吸引更多的敌人,借以磨练自己。

    如果这儿想法呗人知道,绝对会被认为疯子,惹到了无上宗门,这不是找死的节奏吗?

    而林缘心中也有打算,这上古战场,既然是新一代弟子的战场,那么,就算无上宗门在强横,必然有束缚,这是林缘的猜测。

    而这猜测,在林缘这么多长时间的印证下,也渐渐发现,确实如此,如果无上宗门的老一辈武者参与其中,那么,谁人能敌,当然,也不排除他们真的参与进来。

    在林缘消失的时候,在一处地方,一道黄色的流光极速的闪烁。

    咻!

    天空之上,一道光影突然狼狈的射了出来,目光立即望去。

    在那里,牧田仓惶的遁出来,他面色惨白,浑身都是被冷汗湿透,那模样,看上去犹如丧家之犬一般狼狈,哪还有最开始的那种无上宗门的傲然气势。

    在牧田落下的时候,一些其余的武者也看到了降落的牧田,看到他散发的气势,不少人都感到恐怖。

    “半步道魂境界的强者,那是谁?”有人猜测,并不认识牧田。

    “难道是隐藏在上古战场的年轻武者?”

    他们的视线,看了牧田一眼,最后停在了那断臂之处,当即便是有着不少人瞳孔猛的一缩,心头涌上了浓浓的惊骇。

    这半步道魂境界的武者,竟然被断了一臂?!

    是谁,竟然厉害到这种程度?不仅战胜它,而且还将其断了一臂?!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