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书友们,我们谈谈吧!

    书友们,我们谈谈吧!

    经历了那么长时间的写作,经历了新书榜,各种推荐,到了最后上架,一直以来,我没有想什么,我只是一个学生,上大二而已,写书是我的兴趣,有人看我就很高兴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字数也越来越多,终于有了铁粉,可是,随着铁粉的支持,越来越多的绯闻也接二连三的出现,今天,朋友告诉我,被人投诉了,在龙空,我看完之后,一时不知道去说什么。

    我只是一个学生而已,你们喜欢就看,不喜欢就放弃,那些吐槽的人,你们确实成功了,我不管你们是谁的粉丝还是哪个我认识的人,我只能说,你们真阴险。

    我本来打算这几天多多码字,多多更新,可是现在我没那个心情了,我真心提不起来。

    你们投诉我,我认了,你们说我刷,我也认了,我是新人,我反驳什么也没有什么用,只能自认倒霉,今天两更吧,第一更在七点半左右,另外,今天是端午节,也是我的生日,我本来应该很高兴的,可是为了写书,为了那么多的绯闻,我心情却是高兴不起来。

    书友们,对不起了,让我最近调整一下。第一章——受辱之痛!

    赵国,千行镇,林家庄。

    月色凄凉,两道身影闪动,随着阵阵怒吼声传出,周围一群弟子不由得暗自捏了一把汗,只见一人白衣飘飘面色冷峻,另外一人顿显狼狈之态,身上早已被血污打湿。

    “真是懒蛤蟆想吃天鹅肉,林婉是你可以配上的吗?”白衫青年昂首挺胸,器宇轩昂,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看着对面的狼狈身影。

    “林缘,你不是天天躲在林婉的后面吗?只要你可以从我的胯下爬过去,我便不再找你麻烦,否则,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白衫少年叫做林永,是林家庄的嫡系子弟,而对面的狼狈少年,叫做林缘,则是林家庄的一位庶出弟子。

    “可恶,当初我以天才之姿踏入林家内部,谁敢不仰视我!如果我丹田被废,修为尽失,就落到处处被人打压,活得猪狗不如!”林缘恨恨地想到。

    “林永,你真卑鄙,想让我这样做,休想!”林缘的嘴中重重的吐出这几个字,整张脸上现出狰狞的表情。

    “哼,你有什么骄傲的,一个废物,少爷我一只手,打你如同宰狗,杀你如同宰猪,今日只要你认个错,承认你林缘是个废物,你是废物中的废物,少爷我就放过你了。”

    “当然,你还要从我的胯下爬过!”似乎没有羞辱完林缘一样,林永还故意把这几个字加重。

    “哈哈哈哈……”

    周围有一些弟子,暴笑起来,有的甚至言论纷纷,隐隐约约地可以听见,‘果然是个废物’‘林永少爷果然厉害’……等话。

    在周围围观的弟子,大多数都是修为低下,在林家庄中最低层次的弟子,平日他们受到了别人的欺负,心中的不快无处发泄,此刻见到林缘比他们更惨,完全忘了自己被人修理时的窝囊模样。

    有些人就是这样,明明自己处在一个圈子的底层,受尽了上层的压迫,但他们还是乐此不彼的嘲笑与他们样同在底层的人。

    林缘啐了一口血水,双眼中露着红芒,如癫似狂,大声怒道:“林永,你才是废物,我林缘不是,永远也不会是废物。”

    “你这死废物,还敢嘴硬,看来你真是无药可救,难道因为刺激,连现实都不敢去面对了,那么,我就让你再次认清现实!”

    对面的林永白衫飘飘,脸色大怒,一声大喝,乳白色的真气流转在手上,一拳对着林缘轰了过去。

    他心中转念:“只要不在战斗中杀了这废物,我让他身受重伤,家族最多罚我个在决斗中不知轻重,面壁思过月许左右,好,我就在这废物胸膛轰第一章——受辱之痛!

    赵国,千行镇,林家庄。

    月色凄凉,两道身影闪动,随着阵阵怒吼声传出,周围一群弟子不由得暗自捏了一把汗,只见一人白衣飘飘面色冷峻,另外一人顿显狼狈之态,身上早已被血污打湿。

    “真是懒蛤蟆想吃天鹅肉,林婉是你可以配上的吗?”白衫青年昂首挺胸,器宇轩昂,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看着对面的狼狈身影。

    “林缘,你不是天天躲在林婉的后面吗?只要你可以从我的胯下爬过去,我便不再找你麻烦,否则,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白衫少年叫做林永,是林家庄的嫡系子弟,而对面的狼狈少年,叫做林缘,则是林家庄的一位庶出弟子。

    “可恶,当初我以天才之姿踏入林家内部,谁敢不仰视我!如果我丹田被废,修为尽失,就落到处处被人打压,活得猪狗不如!”林缘恨恨地想到。

    “林永,你真卑鄙,想让我这样做,休想!”林缘的嘴中重重的吐出这几个字,整张脸上现出狰狞的表情。

    “哼,你有什么骄傲的,一个废物,少爷我一只手,打你如同宰狗,杀你如同宰猪,今日只要你认个错,承认你林缘是个废物,你是废物中的废物,少爷我就放过你了。”

    “当然,你还要从我的胯下爬过!”似乎没有羞辱完林缘一样,林永还故意把这几个字加重。

    “哈哈哈哈……”

    周围有一些弟子,暴笑起来,有的甚至言论纷纷,隐隐约约地可以听见,‘果然是个废物’‘林永少爷果然厉害’……等话。

    在周围围观的弟子,大多数都是修为低下,在林家庄中最低层次的弟子,平日他们受到了别人的欺负,心中的不快无处发泄,此刻见到林缘比他们更惨,完全忘了自己被人修理时的窝囊模样。

    有些人就是这样,明明自己处在一个圈子的底层,受尽了上层的压迫,但他们还是乐此不彼的嘲笑与他们样同在底层的人。

    林缘啐了一口血水,双眼中露着红芒,如癫似狂,大声怒道:“林永,你才是废物,我林缘不是,永远也不会是废物。”

    “你这死废物,还敢嘴硬,看来你真是无药可救,难道因为刺激,连现实都不敢去面对了,那么,我就让你再次认清现实!”

    对面的林永白衫飘飘,脸色大怒,一声大喝,乳白色的真气流转在手上,一拳对着林缘轰了过去。

    他心中转念:“只要不在战斗中杀了这废物,我让他身受重伤,家族最多罚我个在决斗中不知轻重,面壁思过月许左右,好,我就在这废物胸膛轰第一章——受辱之痛!

    赵国,千行镇,林家庄。

    月色凄凉,两道身影闪动,随着阵阵怒吼声传出,周围一群弟子不由得暗自捏了一把汗,只见一人白衣飘飘面色冷峻,另外一人顿显狼狈之态,身上早已被血污打湿。

    “真是懒蛤蟆想吃天鹅肉,林婉是你可以配上的吗?”白衫青年昂首挺胸,器宇轩昂,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看着对面的狼狈身影。

    “林缘,你不是天天躲在林婉的后面吗?只要你可以从我的胯下爬过去,我便不再找你麻烦,否则,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白衫少年叫做林永,是林家庄的嫡系子弟,而对面的狼狈少年,叫做林缘,则是林家庄的一位庶出弟子。

    “可恶,当初我以天才之姿踏入林家内部,谁敢不仰视我!如果我丹田被废,修为尽失,就落到处处被人打压,活得猪狗不如!”林缘恨恨地想到。

    “林永,你真卑鄙,想让我这样做,休想!”林缘的嘴中重重的吐出这几个字,整张脸上现出狰狞的表情。

    “哼,你有什么骄傲的,一个废物,少爷我一只手,打你如同宰狗,杀你如同宰猪,今日只要你认个错,承认你林缘是个废物,你是废物中的废物,少爷我就放过你了。”

    “当然,你还要从我的胯下爬过!”似乎没有羞辱完林缘一样,林永还故意把这几个字加重。

    “哈哈哈哈……”

    周围有一些弟子,暴笑起来,有的甚至言论纷纷,隐隐约约地可以听见,‘果然是个废物’‘林永少爷果然厉害’……等话。

    在周围围观的弟子,大多数都是修为低下,在林家庄中最低层次的弟子,平日他们受到了别人的欺负,心中的不快无处发泄,此刻见到林缘比他们更惨,完全忘了自己被人修理时的窝囊模样。

    有些人就是这样,明明自己处在一个圈子的底层,受尽了上层的压迫,但他们还是乐此不彼的嘲笑与他们样同在底层的人。

    林缘啐了一口血水,双眼中露着红芒,如癫似狂,大声怒道:“林永,你才是废物,我林缘不是,永远也不会是废物。”

    “你这死废物,还敢嘴硬,看来你真是无药可救,难道因为刺激,连现实都不敢去面对了,那么,我就让你再次认清现实!”

    对面的林永白衫飘飘,脸色大怒,一声大喝,乳白色的真气流转在手上,一拳对着林缘轰了过去。

    他心中转念:“只要不在战斗中杀了这废物,我让他身受重伤,家族最多罚我个在决斗中不知轻重,面壁思过月许左右,好,我就在这废物胸膛轰第一章——受辱之痛!

    赵国,千行镇,林家庄。

    月色凄凉,两道身影闪动,随着阵阵怒吼声传出,周围一群弟子不由得暗自捏了一把汗,只见一人白衣飘飘面色冷峻,另外一人顿显狼狈之态,身上早已被血污打湿。

    “真是懒蛤蟆想吃天鹅肉,林婉是你可以配上的吗?”白衫青年昂首挺胸,器宇轩昂,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看着对面的狼狈身影。

    “林缘,你不是天天躲在林婉的后面吗?只要你可以从我的胯下爬过去,我便不再找你麻烦,否则,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白衫少年叫做林永,是林家庄的嫡系子弟,而对面的狼狈少年,叫做林缘,则是林家庄的一位庶出弟子。

    “可恶,当初我以天才之姿踏入林家内部,谁敢不仰视我!如果我丹田被废,修为尽失,就落到处处被人打压,活得猪狗不如!”林缘恨恨地想到。

    “林永,你真卑鄙,想让我这样做,休想!”林缘的嘴中重重的吐出这几个字,整张脸上现出狰狞的表情。

    “哼,你有什么骄傲的,一个废物,少爷我一只手,打你如同宰狗,杀你如同宰猪,今日只要你认个错,承认你林缘是个废物,你是废物中的废物,少爷我就放过你了。”

    “当然,你还要从我的胯下爬过!”似乎没有羞辱完林缘一样,林永还故意把这几个字加重。

    “哈哈哈哈……”

    周围有一些弟子,暴笑起来,有的甚至言论纷纷,隐隐约约地可以听见,‘果然是个废物’‘林永少爷果然厉害’……等话。

    在周围围观的弟子,大多数都是修为低下,在林家庄中最低层次的弟子,平日他们受到了别人的欺负,心中的不快无处发泄,此刻见到林缘比他们更惨,完全忘了自己被人修理时的窝囊模样。

    有些人就是这样,明明自己处在一个圈子的底层,受尽了上层的压迫,但他们还是乐此不彼的嘲笑与他们样同在底层的人。

    林缘啐了一口血水,双眼中露着红芒,如癫似狂,大声怒道:“林永,你才是废物,我林缘不是,永远也不会是废物。”

    “你这死废物,还敢嘴硬,看来你真是无药可救,难道因为刺激,连现实都不敢去面对了,那么,我就让你再次认清现实!”

    对面的林永白衫飘飘,脸色大怒,一声大喝,乳白色的真气流转在手上,一拳对着林缘轰了过去。

    他心中转念:“只要不在战斗中杀了这废物,我让他身受重伤,家族最多罚我个在决斗中不知轻重,面壁思过月许左右,好,我就在这废物胸膛轰第一章——受辱之痛!

    赵国,千行镇,林家庄。

    月色凄凉,两道身影闪动,随着阵阵怒吼声传出,周围一群弟子不由得暗自捏了一把汗,只见一人白衣飘飘面色冷峻,另外一人顿显狼狈之态,身上早已被血污打湿。

    “真是懒蛤蟆想吃天鹅肉,林婉是你可以配上的吗?”白衫青年昂首挺胸,器宇轩昂,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看着对面的狼狈身影。

    “林缘,你不是天天躲在林婉的后面吗?只要你可以从我的胯下爬过去,我便不再找你麻烦,否则,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白衫少年叫做林永,是林家庄的嫡系子弟,而对面的狼狈少年,叫做林缘,则是林家庄的一位庶出弟子。

    “可恶,当初我以天才之姿踏入林家内部,谁敢不仰视我!如果我丹田被废,修为尽失,就落到处处被人打压,活得猪狗不如!”林缘恨恨地想到。

    “林永,你真卑鄙,想让我这样做,休想!”林缘的嘴中重重的吐出这几个字,整张脸上现出狰狞的表情。

    “哼,你有什么骄傲的,一个废物,少爷我一只手,打你如同宰狗,杀你如同宰猪,今日只要你认个错,承认你林缘是个废物,你是废物中的废物,少爷我就放过你了。”

    “当然,你还要从我的胯下爬过!”似乎没有羞辱完林缘一样,林永还故意把这几个字加重。

    “哈哈哈哈……”

    周围有一些弟子,暴笑起来,有的甚至言论纷纷,隐隐约约地可以听见,‘果然是个废物’‘林永少爷果然厉害’……等话。

    在周围围观的弟子,大多数都是修为低下,在林家庄中最低层次的弟子,平日他们受到了别人的欺负,心中的不快无处发泄,此刻见到林缘比他们更惨,完全忘了自己被人修理时的窝囊模样。

    有些人就是这样,明明自己处在一个圈子的底层,受尽了上层的压迫,但他们还是乐此不彼的嘲笑与他们样同在底层的人。

    林缘啐了一口血水,双眼中露着红芒,如癫似狂,大声怒道:“林永,你才是废物,我林缘不是,永远也不会是废物。”

    “你这死废物,还敢嘴硬,看来你真是无药可救,难道因为刺激,连现实都不敢去面对了,那么,我就让你再次认清现实!”

    对面的林永白衫飘飘,脸色大怒,一声大喝,乳白色的真气流转在手上,一拳对着林缘轰了过去。

    他心中转念:“只要不在战斗中杀了这废物,我让他身受重伤,家族最多罚我个在决斗中不知轻重,面壁思过月许左右,好,我就在这废物胸膛轰第一章——受辱之痛!

    赵国,千行镇,林家庄。

    月色凄凉,两道身影闪动,随着阵阵怒吼声传出,周围一群弟子不由得暗自捏了一把汗,只见一人白衣飘飘面色冷峻,另外一人顿显狼狈之态,身上早已被血污打湿。

    “真是懒蛤蟆想吃天鹅肉,林婉是你可以配上的吗?”白衫青年昂首挺胸,器宇轩昂,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看着对面的狼狈身影。

    “林缘,你不是天天躲在林婉的后面吗?只要你可以从我的胯下爬过去,我便不再找你麻烦,否则,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白衫少年叫做林永,是林家庄的嫡系子弟,而对面的狼狈少年,叫做林缘,则是林家庄的一位庶出弟子。

    “可恶,当初我以天才之姿踏入林家内部,谁敢不仰视我!如果我丹田被废,修为尽失,就落到处处被人打压,活得猪狗不如!”林缘恨恨地想到。

    “林永,你真卑鄙,想让我这样做,休想!”林缘的嘴中重重的吐出这几个字,整张脸上现出狰狞的表情。

    “哼,你有什么骄傲的,一个废物,少爷我一只手,打你如同宰狗,杀你如同宰猪,今日只要你认个错,承认你林缘是个废物,你是废物中的废物,少爷我就放过你了。”

    “当然,你还要从我的胯下爬过!”似乎没有羞辱完林缘一样,林永还故意把这几个字加重。

    “哈哈哈哈……”

    周围有一些弟子,暴笑起来,有的甚至言论纷纷,隐隐约约地可以听见,‘果然是个废物’‘林永少爷果然厉害’……等话。

    在周围围观的弟子,大多数都是修为低下,在林家庄中最低层次的弟子,平日他们受到了别人的欺负,心中的不快无处发泄,此刻见到林缘比他们更惨,完全忘了自己被人修理时的窝囊模样。

    有些人就是这样,明明自己处在一个圈子的底层,受尽了上层的压迫,但他们还是乐此不彼的嘲笑与他们样同在底层的人。

    林缘啐了一口血水,双眼中露着红芒,如癫似狂,大声怒道:“林永,你才是废物,我林缘不是,永远也不会是废物。”

    “你这死废物,还敢嘴硬,看来你真是无药可救,难道因为刺激,连现实都不敢去面对了,那么,我就让你再次认清现实!”

    对面的林永白衫飘飘,脸色大怒,一声大喝,乳白色的真气流转在手上,一拳对着林缘轰了过去。

    他心中转念:“只要不在战斗中杀了这废物,我让他身受重伤,家族最多罚我个在决斗中不知轻重,面壁思过月许左右,好,我就在这废物胸膛轰第一章——受辱之痛!

    赵国,千行镇,林家庄。

    月色凄凉,两道身影闪动,随着阵阵怒吼声传出,周围一群弟子不由得暗自捏了一把汗,只见一人白衣飘飘面色冷峻,另外一人顿显狼狈之态,身上早已被血污打湿。

    “真是懒蛤蟆想吃天鹅肉,林婉是你可以配上的吗?”白衫青年昂首挺胸,器宇轩昂,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看着对面的狼狈身影。

    “林缘,你不是天天躲在林婉的后面吗?只要你可以从我的胯下爬过去,我便不再找你麻烦,否则,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白衫少年叫做林永,是林家庄的嫡系子弟,而对面的狼狈少年,叫做林缘,则是林家庄的一位庶出弟子。

    “可恶,当初我以天才之姿踏入林家内部,谁敢不仰视我!如果我丹田被废,修为尽失,就落到处处被人打压,活得猪狗不如!”林缘恨恨地想到。

    “林永,你真卑鄙,想让我这样做,休想!”林缘的嘴中重重的吐出这几个字,整张脸上现出狰狞的表情。

    “哼,你有什么骄傲的,一个废物,少爷我一只手,打你如同宰狗,杀你如同宰猪,今日只要你认个错,承认你林缘是个废物,你是废物中的废物,少爷我就放过你了。”

    “当然,你还要从我的胯下爬过!”似乎没有羞辱完林缘一样,林永还故意把这几个字加重。

    “哈哈哈哈……”

    周围有一些弟子,暴笑起来,有的甚至言论纷纷,隐隐约约地可以听见,‘果然是个废物’‘林永少爷果然厉害’……等话。

    在周围围观的弟子,大多数都是修为低下,在林家庄中最低层次的弟子,平日他们受到了别人的欺负,心中的不快无处发泄,此刻见到林缘比他们更惨,完全忘了自己被人修理时的窝囊模样。

    有些人就是这样,明明自己处在一个圈子的底层,受尽了上层的压迫,但他们还是乐此不彼的嘲笑与他们样同在底层的人。

    林缘啐了一口血水,双眼中露着红芒,如癫似狂,大声怒道:“林永,你才是废物,我林缘不是,永远也不会是废物。”

    “你这死废物,还敢嘴硬,看来你真是无药可救,难道因为刺激,连现实都不敢去面对了,那么,我就让你再次认清现实!”

    对面的林永白衫飘飘,脸色大怒,一声大喝,乳白色的真气流转在手上,一拳对着林缘轰了过去。

    他心中转念:“只要不在战斗中杀了这废物,我让他身受重伤,家族最多罚我个在决斗中不知轻重,面壁思过月许左右,好,我就在这废物胸膛轰第一章——受辱之痛!

    赵国,千行镇,林家庄。

    月色凄凉,两道身影闪动,随着阵阵怒吼声传出,周围一群弟子不由得暗自捏了一把汗,只见一人白衣飘飘面色冷峻,另外一人顿显狼狈之态,身上早已被血污打湿。

    “真是懒蛤蟆想吃天鹅肉,林婉是你可以配上的吗?”白衫青年昂首挺胸,器宇轩昂,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看着对面的狼狈身影。

    “林缘,你不是天天躲在林婉的后面吗?只要你可以从我的胯下爬过去,我便不再找你麻烦,否则,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白衫少年叫做林永,是林家庄的嫡系子弟,而对面的狼狈少年,叫做林缘,则是林家庄的一位庶出弟子。

    “可恶,当初我以天才之姿踏入林家内部,谁敢不仰视我!如果我丹田被废,修为尽失,就落到处处被人打压,活得猪狗不如!”林缘恨恨地想到。

    “林永,你真卑鄙,想让我这样做,休想!”林缘的嘴中重重的吐出这几个字,整张脸上现出狰狞的表情。

    “哼,你有什么骄傲的,一个废物,少爷我一只手,打你如同宰狗,杀你如同宰猪,今日只要你认个错,承认你林缘是个废物,你是废物中的废物,少爷我就放过你了。”

    “当然,你还要从我的胯下爬过!”似乎没有羞辱完林缘一样,林永还故意把这几个字加重。

    “哈哈哈哈……”

    周围有一些弟子,暴笑起来,有的甚至言论纷纷,隐隐约约地可以听见,‘果然是个废物’‘林永少爷果然厉害’……等话。

    在周围围观的弟子,大多数都是修为低下,在林家庄中最低层次的弟子,平日他们受到了别人的欺负,心中的不快无处发泄,此刻见到林缘比他们更惨,完全忘了自己被人修理时的窝囊模样。

    有些人就是这样,明明自己处在一个圈子的底层,受尽了上层的压迫,但他们还是乐此不彼的嘲笑与他们样同在底层的人。

    林缘啐了一口血水,双眼中露着红芒,如癫似狂,大声怒道:“林永,你才是废物,我林缘不是,永远也不会是废物。”

    “你这死废物,还敢嘴硬,看来你真是无药可救,难道因为刺激,连现实都不敢去面对了,那么,我就让你再次认清现实!”

    对面的林永白衫飘飘,脸色大怒,一声大喝,乳白色的真气流转在手上,一拳对着林缘轰了过去。

    他心中转念:“只要不在战斗中杀了这废物,我让他身受重伤,家族最多罚我个在决斗中不知轻重,面壁思过月许左右,好,我就在这废物胸膛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