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四十八章——戮灭

    “无限魂归!”

    黑衣男子大喝一声,正片虚空中,无数的剑气轰然碰撞,黑se的剑气大盛,出现在林缘眼前的。

    无数的剑气形成一条近百丈长的巨大黑se的蟒蛇剑气,这蟒蛇血瞳如灯,散发出来一股渗人的血光,灰se鳞甲上,一条条细小的剑影显现。

    吼!

    冥灰se的蟒蛇怒啸,震颤的空间都出现裂缝,那从中传递出来的气息,令新深夜出现不稳,无数的细小剑影合一,化成巨大的蟒蛇,这嘶吼声若牛吼,令得那扭曲的空间近乎到达了一种极致。

    轰!

    两股至强的攻击之力在虚空中碰撞,扭曲的虚空在这一刻瞬间蔓延,所过之处,一切粉碎。

    这一剑,林缘全力一击,陨灭的力量包含其中,剑韵全力的攻击,刺在那蟒蛇的眉心,乾坤剑就好像刺在了一块神铁之上,迸溅出点点火星,一股股强大的反震之力传递过来,属于黑衣男子的强大劲气一波一波,无上宗门的弟子,半步道魂境界的武者的最强一击,即便是林缘的巅峰一剑,也难以与之抗衡。

    呼!

    这一刻,林缘整个人禁不住倒卷出去,浑身案发璀璨的紫金se光芒,撕裂真空,一直退出去里许之地方才止息。

    林缘的全身遍布血痕,同样化作十多丈长的乾坤剑的剑尖之上,赫然沾染了一丝黑se的剑气,在那同样倒卷出去近百丈的巨大蟒蛇形成他的剑影眉心之上,赫然浮现出来一道尺长的剑痕,这剑痕入肉不足半尺,与那蟒蛇的百丈之身相比,这一点伤口根本就是微不足道。

    尽管如此,也令得对面的黑衣男子心神震动,此子居然挡住了自己的最强攻击一击,虽然也不好受,但还是接下了,甚至在那无数剑影形成的蟒蛇身上留下了伤口。

    要知道,这巨大的蟒蛇是自身的剑韵所形成的极限化身,是他一身战力的融合,非同小可,往ri里,即便是一般的半步道魂境界强者,也无法在其身上留下半点伤痕。

    “去!”

    “给我,镇!”

    随着黑衣男子的心念一动,那白丈之长的黑se蟒蛇轰的一声再次腾空,蟒身盘阵,朝着林缘缓缓镇落下来。

    “轰!”

    这一瞬间,有无数的剑影形成的百丈蟒蛇,猛然间产生一股强横的吸力。

    在吸力产生的瞬间,林缘便感受到了一种生命的威胁,紧接着,自己的心神在这一刻居然变得模糊起来。

    心神模糊,在这一刻居然有脱离身体的感觉,就在这一瞬间,林缘的心神便已经脱离了他半边身体。

    “居然如此强悍,太上原始,清静无为,给我震,昊天塔,再镇!”林缘在心中怒吼,猛然间,浑身上下,紫金之光大盛。

    不过这一刻,林缘感到一股莫大的束缚之力,黑衣男子的全力,似乎在其中夹杂了诡异的力量,居然令心神脱离身体。

    太上元始经急速的运转,暂时把那一股吸力抵挡住,但是此时,他感到周天气海都变得凝滞起来,甚至是肉身中的灵力,也好像承受了莫大的压力,有一种凝固的迹象。

    暂时镇压住着一股吸力,林缘眼神冰冷得看着前方的百丈蟒蛇,手中的乾坤剑绽放无尽的灵力。

    刚刚自己的那一剑陨灭,居然仅仅只是阻挡住对方的攻击,这令林缘不得不开始重视起来。

    这样的情况,对于林缘来说还是第一次,陨灭一剑,算是林缘的杀招,其中陨灭的已经可是淋漓尽致。

    没有挣扎,林缘此时的心就好像沉入了无底的深渊一样,任凭那百丈的蟒蛇剑影缓缓镇落,这令得那黑衣男子眸光一紧,居然没有挣扎,他们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是林某踏入这片大地以来所经历的最为激烈的一战,也是遇见的第一个可以逼我用尽全部的实力,此战我自当倾尽全力,毫无保留。”林缘说话间缓缓抬头,眼中有寒芒闪烁,“这一剑陨灭,尚不是我的巅峰,我,还可以再创巅峰!”

    什么!

    一字一句的从林缘的口中说出,黑衣男子的心神狂震,同时,他们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心灵危机。

    这危机自心灵世界中滋生,不是肉身感应到毁灭之力,而是心灵,心神和灵魂意志的预感,这是深入灵魂的危机感应。

    “剑五——戮灭!”

    林缘长吟,无尽的灵气在这一刻被轰然引动,他猛地抬头看天,一股远比之前强横不知道多少的修为气息轰然而出,这气息冲霄,伴随着一股磅礴的紫金se剑气,这剑气刚阳,自下而上,将那百丈蟒蛇一下淹没。

    无尽的杀戮在这一刻出现,无尽的屠戮,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变成了远古的战场,在这里,血腥之气弥漫,无上的血海形成。

    吼!

    白丈之长的蟒蛇怒嘶,似乎遭受到了巨大的伤害,心神相连之下,黑衣男子亦是闷哼一声,嘴角溢出灰se鲜血。

    林缘引动全部的jing气神,紫府之内,道珠和昊天塔散发无尽的灵气,全部闪烁着神华,无数的液态灵气消散,化成滚滚天地灵气,充斥全身。

    轰!

    随着浑身气血迸发,林缘的整个人都膨胀了一圈,赫然化作手持神剑的样子,他眸光如电,乾坤剑入,一股远比此前更加强大的剑韵肆虐而出,这剑韵带着惊人的气势压迫下来,好像一座大山镇压在黑衣男子的心头,令得他们呼吸都凝滞起来。

    “该死!居然如此强悍,真正的无限接近道魂境界!”

    恐怖的压迫待着杀戮的气息压迫者黑衣男子,在黑衣男子周围的那些紫府后期的武者,一个个咳血,脸se月俩月苍白,向后方退去。

    “无上宗门的威严,不容有失!”黑衣男子面目狰狞,这一刻,就好像凶兽一样,眼中喷血。

    一口jing血喷出,浇灌在了那剑影形成的蟒蛇身上,那剑影形成的蟒蛇浑身气息亦是一震,不过随即就动弹不得,因为林缘手中的乾坤剑已经消失,他整个人都化作了一道紫金se的剑影,这剑影粉碎世界,洞穿空间,在虚空中留下一道透明的剑痕。

    “给我挡住!”

    黑衣男子心中惊骇yu绝,这一剑居然撕裂了自己的防御,连百丈剑影形成的蟒蛇都被洞穿,可以想象这一剑之力到达了何种境地。

    强大的剑韵镇压一切,不但令百丈蟒蛇崩碎,此时,在这一剑的影响之下,黑衣男子的身形,也被生生禁锢在原地,第一次,他们嗅到了死亡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