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四十七章——冥蛇之舞

    天空之中,四五个紫府后期的武者一起围攻一个紫府后期的林缘,紫金色和黑色的剑气击碎苍穹,正片区域的冰面全部变成了湖面。

    周围的那些天材地宝和剩余的青莲焱火全部被摧毁,周围的那些武者看到这种情况,一个个痛心疾首。

    “原来你们无上宗门的攻击就是这样,那么,你们可以死了!”林缘阴历的一笑,手上的乾坤剑绽放紫金之色。

    “滚吧!”

    一声大吼,瞬间,无数道剑影产生,周围,一道道剑影也凭空出现,甚至影响的周围的空间都有些扭曲。

    那些武者看到剑气产生,自身也不示弱,剑气纷纷出现,一个个武者灵力散发。

    轰!

    璀璨的紫金色剑影,摧枯拉朽,那些黑色的剑气根本定挡不住全部被击碎。

    咚咚咚!

    几位紫府后期的武者身体瞬间被寄发给,口中的鲜血狂喷,脸色也变得惨白起来。

    几名紫府后期的武者,一击之下,丧失攻击力。

    在那些紫府后期的武者后退的同事,一道散发着浓烈的黑色剑气出现,剑气携带者震慑心神的威力,直接朝着林缘的方向而去。

    “咚!”

    紫金色的剑气和黑色的剑气相撞,在相撞的瞬间,在林缘的脑海之中,居然震荡了以下,不过,这样的震荡被林缘瞬间驱散。

    目光闪烁间,那领头的黑衣男子却是阴沉一笑,旋即其眼中也是有着精芒掠过,灰色的手掌一握,只见得一股强横的灵力陡然凝聚,直接是在其手中化为了一柄灵力所凝成的长剑,那长剑之上,灵力所形成的光弧。不断的跳动着,散发着惊人的威势。

    “这男子终于忍不住要出手了!”

    林缘见状,面色不由得微微一变,对于这个对手,才是林缘最忌惮的,而且,在刚刚的接触之下,林缘也感受到了那种诡异,瞬息之间身形暴退。

    黑衣男子冷笑,一步跨出,只见得其身形竟是在此时变得模糊起来,犹如一缕烟雾。数步便是掠过天空。追上了牧尘。

    林缘的眼神有些阴沉,他已是将灵力催动到极致,浑身上下都绽放着璀璨的灵力,浑身之上,剑韵肆意。

    对面,黑衣男子的身上,也可以感受到,身上弥漫的剑韵,在身上的周围,同样凝聚了无数的黑色长剑。

    “魂剑!”

    黑衣男子手中黑色长剑一震,顿时爆发出璀璨光芒,一矛刺出,那雄浑灵力竟是化为一只张牙舞爪的黑色巨龙。带着凌厉煞气,狠狠的对着林缘暴射而去。

    黑色的巨龙宛如入无人之地,携带者恐怖的气势,在其中,那散发而来的气势,通过特殊的手法,居然影响人的心神,令对方难以聚集精神。

    林缘感受着那惊人劲风,也不敢怠慢,昊天塔镇压紫府,太上元始经在心中响起,手掌一抬,乾坤剑便是闪现出璀璨的剑芒,迎风暴涨,犹如神剑一般,抵挡在前。

    铛!

    那黑色的长剑重重的点在林缘的乾坤剑上剑身顿时一震,有着金铁之声传出,一股震荡之力,顺着乾坤剑进如林缘的体内,震得他气血有些翻涌。

    “咦?”

    那黑衣男子见状,倒是惊咦了一声,他这般攻势,就算是普通半步道魂境界的强者都挡不下来,没想到却是被林缘给阻挡而下。

    “有点实力,不过,我倒是要看看,他能支撑多久。”黑衣男子一声冷喝,旋即眼神陡然凌厉,一步跨出,体内雄浑灵力运转,这一刻,半步道魂境界的气势尽数爆发开来,手中黑色的长剑,铺天盖地的暴刺而出,连空气都是在此时被撕裂,下方的冰面化作胡泊,也是被荡起阵阵涛浪。

    林缘见到这黑衣男子攻势愈发的凌厉,眼神之中,也绽放出无尽的战意,手上的乾坤剑也瞬间嗡嗡直响。

    “此子棘手,必须出全力!”

    这一刻,黑衣男子才真正的感受到林缘的恐怖,果然,出现在潜力榜前十的武者,没有一个是弱者。

    “你果然不错,可是无上宗门的实力永远不是你们这些下等之人可以想象的。”黑衣男子再不敢有丝毫留手,在林缘的身上,仿佛有着无穷不尽的后手,每一次都让他们心神震动。

    “你一句一个下等之人,难道,你就不是疼了,你已经脱离了认得范畴,达到了兽的地步!”林缘被对方一句一个下等之人叫着,眼神之中充满了愤怒。

    即刻,在黑衣男子的身上身上,黑色的剑气冲霄而起,无数的剑影在这一刻仿佛化作了无数的凶兽一样,在肩头嘶吼,无数的剑气扭曲粉碎世界,形成一股死亡的气息,朝着林缘笼罩而来。

    “冥蛇之舞!”

    黑衣男子嘶吼一声,剑韵产生,此时,在黑衣男子的身上,发生着不可思议的变化,早先那种风轻云淡完全消失,仰天长嘶,一股残暴、凶厉的气息肆虐而出,既而,黑色的剑气齐动,散发出来一股浓重的死亡气机,穿梭在粉碎世界之中,朝着林缘吞噬而至。

    黑衣男子全力施为,剑气封空,强大的剑气压迫甚至使空间再次出现裂痕,林缘的神色沉凝,这一击,足以抹杀半步道魂境界的强者,强大的力量令得空间都是扭曲,有一种崩溃的迹象。

    “剑四陨灭!”

    林缘当空而立,乾坤剑在手,于此刻,他迸发出来了他最强战力。

    昂!

    这一刻,林缘全力施展剑气。紫金色的剑气直接绽放,在半空之中,紫金色的剑气形成一道道毁灭的剑气。

    在这一刻,似乎有鬼神在震天,乾坤剑上紫金色的神华流转,他勾动自负内道珠上面的剑韵,引动剑韵之力,无数的剑影同时显化,轰然间冲入林缘的体内,在其体外显现出来上古神剑之象。

    轰隆隆!

    既而,林缘一剑破空,这一枪,是他现在的巅峰,这一剑,是林缘无数的积累,健身之上,璀璨的紫金色流转,健身所过之处,空间都被扭曲,恐怖的剑光冲破一切阻隔,甚至令黑衣男子此时都感到一阵心惊,有一种危机在心底诞生。

    这是至强的一剑,是陨灭的一剑,剑气横扫,若神剑当空,黑衣男子看了一眼,目光前所未有的凝重,这一刻,他是真真正正将林缘当成了对手。

    这一剑,已经足以威胁到他们的生命,他们很难想象,一个仅仅是下等国家只有紫府巅峰的武者,最主要的是其年龄仅仅十八岁的年轻人,居然能够迸发出来这样匪夷所思的强大战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