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三十九章 ——杀杀杀杀

    无数的剑韵产生,一道道的剑气被切割成粉碎,在林缘的周围,一柄柄长剑产生,这一次,已经不再是实质的剑气。

    涅槃重生,化作虚无,这是介于虚无与真实的一种。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惊悚的一幕发生,冲上来的剑者,不管出剑速度有多快,有多么巧妙,林缘总能抢在他们前面,一剑刺死他们,甚至于,林缘连剑韵都没有释放到极限,因为剑韵在增强,令林缘的的实力再次增强了无数倍,第七十五层的剑者,还不值得他全力以赴,只需要用以心御剑的出剑境界对付他们即可。

    一百五十名剑者,尽皆身死,林缘的身影屹立在剑塔的中央。

    “唉,看来真的没戏了,已经将近两天的时间,这样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过关了。”

    外界,一些极有耐心的人终于等不住了,不是他们没有耐心,相反,他们很有耐心,要不然也不会等到现在,可他们首先是一个剑者,需要增强实力才能更好的生存,他们的时间,不是用来等的。

    “他们说的对,三时间越长,几率越小,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林园在天才,也不可能通过了,看来,他只能止步七十五层,或许一年半载之后,可以再次通过一关。”

    “不等了,多等一两天又有什么意思,各位,告辞。”

    说着,其中一名剑者站了起来,便要离开。

    可是,他忽然顿住了。

    “快看,第七十六层,他闯到第七十六层了。”

    此人手指着剑碑的方向,眼睛瞪得老大,满脸不可置信。

    “第七十六层?”

    所有人都看了过去。

    “真是第七十六层。”

    “这!”

    众人面面相觑,屏往呼吸。

    “不可能,第七十六层。”

    大约过去半盏茶时间,剑碑之上,第四个位置,正是林缘的位置,此时在上面又闪烁出一个新的光卡——七十六

    “这……,这………”

    “怎么可能……,这不可能……,”

    “剑塔出问题了吗?”

    一个个不可置信,他们怎么也不能相信,在经过了一天半的时间,将近两天的时间,林缘再一次打破了他们的极限,闯过了第七十五关。

    当然,说剑塔出问题那不过是一个笑话,古往今来剑塔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从来没有出现过什么问题。

    “你们说他会不会破了雁南天的记录,闯过七十六关。”有人突然萌生想法。

    “不可能,雁南天是半步道魂境界的武者,自身的剑法更是出神入化,已经达到了剑韵中期巅峰的层次,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那也不好说,之前你们还在说他不可能闯过去,现在不还是闯了过去,我相信,林缘一定可以闯过去。”

    剑塔之内,林缘陈静无比,脸上的苍白已经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邃的目光,偶尔划过资金之色。

    进入第七十六层,所面对的剑者再次强大,面对这么多的剑者,林缘四号的面不改色。

    一步跨出逆虚空,林缘的身影出现在一名强大剑者的身后,一剑斩铁,一剑点杀,瞬间连杀两人。

    约莫五个时辰之后,林缘将第七十六层的强大的剑者斩杀,状态全部恢复,进入第七十七层。

    “第七十七层了,太厉害了。”

    “怎么可能,着不符合常理啊,为什么这一关时间那么快。”

    “不可相信,难道他修炼的是大乘剑道,或者得到过剑道的传承。”

    虽然他们在一路,可是,也不得不面对现实,继续观看。

    “他现在已经超越了雁南天,取得了第三的名词,他会不会继续超越第二,闯过八十层。”

    “不好说!”

    现在的第二名星之极,最高记录是八十层,现在的这种情况,谁也说不清楚。

    第七十七层,剑者还未出规,林缘就再一次感觉到极大的压力加身。

    随之,一百多道散发出强大气息的身影自虚无中出现,可怕的剑意凌厉万分,侵袭而来,仿佛要将林缘给绞杀似的。

    一声冷喝,林缘率先出击。

    乾坤剑在手,划出凌厉光弧,切割虚空。

    这一次,林缘再次全力而为,虚空的剑影产生,介于虚无与真实之间。

    剑气散发,剑者连忙举剑抵挡,但林缘划出的两道光弧仿佛幻影,直接越过剑者的剑,切割他们的脖子,头颅飞起,瞬间斩杀数十人。

    剩下的剑者却瞬间反应过来,联手出剑,剑光凌厉万分,将林缘给吞没。

    刹那生死危机,林缘的剑韵再次扭转,虚空都好像被扭曲,身形瞬间消失,只留下一道残影,被几十道无比凌厉的剑光洞穿绞碎。

    杀,杀,再杀两人

    继续杀,再杀一人!

    剑塔第七十七层给林缘带来的压力,太大太大。

    全神贯注,不敢有一丝一毫分心,因为在这种地方,只要稍微有一丝丝的分心,结果就会被击中,一旦受创,整体水平就会下降,很容易就会被斩杀。

    杀杀杀!

    不断的施展剑术,汗水从额头上渗出滴落,七十七层的剑者,已经被林缘击杀了十分之九。

    林缘咬咬牙,神色变得冷厉,双眼闪过凌厉电芒,再度出剑。

    到现在,他的消耗太大了,可是,这样的攻击,对于林原来说,只是压力大,还远远没有达到他的极限。

    一闪身,避开两道剑光,一道剑光刺向林缘后背,林缘尽力的移动脚步,闪避那一道剑光,同时双剑施展剑四。

    扑哧两声,在剑四的攻击之下,两个强大的剑者被林缘斩杀,但林缘的身体也被后面的一道剑光刺中背部,好在他尽力的闪避,避开要害,但也有一大块被可怕的剑光击碎。

    一声低喝,林缘飞速转身,双剑回旋,将最后一个强大剑者斩切成四半,化为虚影消失。

    剧痛袭卷全身,林缘低头一看,自己左边的身子,已经被鲜血染红了,要不是太上元始经的恢复能力极强,只怕已经被杀死了。

    杀!

    林缘再次进入一种疯狂的杀戮。

    “七十八层!杀!”

    林缘的杀气在不断增加,如果这些剑者是活生生的生命,现在的林缘,每击杀一位剑者,他的技艺就会增加一分,杀到现在,林缘的剑术已经不仅仅是剑法了,上升到了一种杀人艺术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