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三十六章——争关夺秒

    “剑者的数量越来越多,极致的半步剑韵很难支撑,不过,这样的情况我喜欢。”林缘看着手臂上的剑痕,脸色露出狰狞的笑。

    林缘的剑术,经历了那么长时间的磨练,已经十分强大,可也有一个极限,那么多紫府后期的武者的剑者同时向他发动攻击,难免会有所疏漏,还好林缘的神识是寻常剑者的好几倍,越是危险的时刻,越能冷静下来,千钧一发之际,总能力挽狂澜,换成另外一个神识弱一点的林缘,此刻已经被乱剑杀死了。

    第五十个剑者!

    第八十个剑者!

    第一百个剑者!

    林缘的精神,极度集中,众多剑者的剑法,在他眼中似乎慢了一点,而他的剑,飞快的刺了出去。

    第一百一十五个剑者。

    第一百三十二个剑者!

    也不知道过去多长时间,林缘此时的眼睛都红了起来,浑身上下全部充斥着凌厉的剑影,额头上青筋暴露,身上带着难以靠近的杀气,锐气。

    “呼!”

    杀死所有的剑者,林缘紧绷的神经第一时间松懈下来,重重的喘气。

    极致的半步剑韵此时对于林缘全身心的消耗已经达到了最大,如果想闯过去,或者在向前进一名,根本不可能,这已经是林缘最大的极限了。

    闯剑塔带来的好处实在太多了,它让林缘的剑法或者剑术,更加实用,更加直入本质,剑法的最终目的,就是用来杀人的,不管是作恶也好,行善也好,都改不了它的本质。

    而练剑之人,就是把一个人的剑道潜力激发出来,进入到一种忘我的境界,忘我境界下,每一招每一式,都极具杀伤力,比平常的自己更加完美。

    闯过了剑塔六十六层第,林缘对于剑术的掌控,或者说他的近战能力,不说脱胎换骨,至少也上涨了一两个档次,轻易就能完虐之前的自己。

    第六十七层。

    林缘来到了第六十七层。

    外界,喧嚣声轰然炸响。

    所有人都震惊无比。

    在林缘进入六十七层的瞬间,那之前进入的雁南天,在这一瞬间,属于六十八层的光芒也在此的闪烁起来。

    “第六十七层,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已经超过了第六名血无道的层数,难道,他还能继续前进吗”一些武者不敢相信,他们清楚,林缘的实力确实比血无道强悍,可是,这样的震撼,太过不可信。

    “恐怕,就算是血无道也很无奈吧”一些武者第一次感到无奈,他们猜测不到林缘的极限在哪里。

    而现在的林缘,进入六十七层,本身的难度瞬间达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现在的林缘也终于明白,为何排名第六的血无道仅仅闯到了六十六层就失败了。

    或者说,第六十六层,对于领悟了半步剑韵的已经达到了极致,使他们的极致,想要再前进一步,都是不可能的。

    六十七层,六十六层,那是领一个层次只有达到了剑韵的武者才能领悟,而在剑塔之中,体现的是一个剑者的剑道天赋,十分纯粹,修为再高,剑道天赋不高,也没办法在剑塔之中取得好成绩。

    这样的情绪一闪而逝,所有的武者很快恢复镇静:“林缘,你到底会带给我们多少的震惊。”

    有人低语,为林缘这样的情况而感叹。

    外界的喧嚣,林缘不知道,他只知道,现在的他,随时都会被乱剑杀死。

    他能闯过第六十六层,来到第六十七层,自身的气势和剑术也随之提升到了剑韵的层次。

    浑身被莫名的意境所充斥着,一道道的剑影在这一刻形成了实质一样的剑气,围绕在林缘身边。

    剑影就好像一柄柄凌厉无比的灵器,充斥着无尽的锋芒和锐利,剑影散发,似乎连对面的剑者也感受到了压力一样。

    对面的剑者,和之前的剑者不一样,这一次的剑者,似乎多了一份睿智一样,浑身上下,居然全部被剑道锋芒所笼罩,身上更是弥漫着浓厚的剑气。

    剑韵展开,林缘之将诶开始了战斗,这一次,林缘把自己的实力尽显,剑韵的领悟再加上紫府巅峰的实力,这六十七层的剑者,比之前闯关所用的时间还要短。

    “第六十八关”

    “第六十九关”

    “第七十关!”

    “天哪,快看,那林缘居然已经和燕南天的闯关数齐平了。”

    “太不可思议,林缘的速度居然越来越快,已经七十关了,难道还要继续前进,只要在前进一关,那林缘就是剑尊榜第五了。”

    一些武者倒吸凉气,不敢相信的看着林缘那闪烁的名字,等待了一两个时辰,便哭了一看到两人的名字闪烁,几乎是同一时刻。

    “七十二关!”

    “七十三关!”

    “七十五关!”

    “哗!”

    这一刻,整个外界全部震惊,所有的武者都不敢相信的望着林缘名字的方向,双眼之中充斥着惊骇。

    “这,发生了什么情况,第七十五关!这已经是第三的成绩了,只要闯过去,就和雁南天持平了!”

    “你们看,雁南天也到了第七十五关,上次他截止在了七十五关,能不能在进一关,进入到七十六,保住自己的排名。”

    这一刻,剑碑旁边的武者不在说话,全部凝神关注剑碑的变化,希望有更加惊人的奇迹出现。

    剑塔之中,雁南天整个人的身上被鲜血染红,脸上被疯狂所占据。

    “我一定要成功,第七十六层!”雁南天充满了现学的脸上现出一抹狰狞,手中的剑一个起落间,带走了一个剑者的生命。

    时间似乎过得很慢,三四个时辰过去了,剑碑依旧没有动静,似乎所有的事物都静止了一样。

    “最后一个剑者了,我一定要成功!”染血的身上再一次绽放璀璨的剑光,一抹特殊的韵律产生,收割走了最后一位剑者的生命。

    光芒闪烁,带血的雁南天身形之将诶进入了第六十七层。

    林缘所在处,剑芒也在闪烁,只是,林缘的身上时不时的被剑气扫中,单页没有雁南天的艰难。

    他能来到第七十五层,是因为他除了领悟剑韵,自身的心神也是寻常紫府后期武者的数倍,这让他的注意力,更加集中,对外界的感应,更加敏锐,有时候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灵魂上一点优势,都能放大十倍百倍,又何况林缘的心神或者说灵魂,是别人的十倍。

    不过很显然,强大的灵魂,只能支撑林缘来到第七十五层,欲要通过第七十五层,那是痴人说梦,除非自身的剑术再强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