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三十三章——抱歉,我赢了(求票票)

    场上的情况,在众人看来,已经是林缘赢了,这样的攻击,已经是他们二人的极限。

    血色的长剑崩碎,紫金色的光芒照耀在天际。

    “难道你还要翻盘吗,看来,第七的位置,又要我来顶替了。”林缘轻语,低头看向血无道的方向。

    “做梦!”

    血无道不敢相信眼前的情况,眼神疯狂的闪烁着,旋即猛的划过一抹凶光,一咬舌尖,一道蕴含着磅礴灵力的精血便是喷射而出,那凝聚而出的血剑此时被崩碎,可是,手中的血剑并没有,只是产生了裂痕。

    嗡嗡!

    而随着这道精血的支援,那血剑之上,竟又是再度有着血光涌动,那些裂纹,也是开始逐渐的消退。

    “想要赢我,哪有这么容易!”血无道低喝道,他的呼吸,开始有些粗重,显然,他的手段,也是拼到了极致。

    “再告诉你,上个月,潜力榜第六名的天池,就是败在这一招之下,只是天机阁并没有算出。”血无道的脸色狰狞,大吼道。

    “我是潜力榜第六名,真真实实的,谁也不会抢走我的排名,我的目标是前三,甚至第一,只要有时间,那些都是我的。”血无道泛红的双眼之中,更加的浓烈,一抹血气伴随着杀气无尽的涌出。

    “既然如此…那便断了你所有念想!”林缘望着顽抗的血无道,也是咧嘴一笑,嘴角的血迹,令得他的脸庞看上去同样是隐隐的有些狰狞。

    他之前就怀疑,血无道的实力已经很强悍了,居然排在了第七名,这令林缘很是不解,此时听他这样说,才释然。

    血无道的实力几乎已经达到了紫府后期的巅峰,也就是差一步达到了半步道魂境界,自身的领悟也达到了半步剑韵的巅峰,再加上他的天赋,同境界的武者根本很难战胜。

    林缘此时,除了剑韵没有使用外,几乎使出了自己所有的招式,甚至连剑三也使出,仅仅略胜一筹。

    至于截灭一剑,这样的招式和剑三的极致半步剑韵差不多,就算使用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此时,血无道利用自身精血,强行提升自身的实力,令自身的实力到了半步道魂境界,自身的攻击力在这一刻,也刹那暴增。

    这些年来,林缘与人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生死间的战斗,这血无道要与他比狠辣,恐怕还差了一筹!

    林缘的紫府之内,一道道灵力再度疯狂的闪烁起来,一股股极端雄浑的力量,源源不断的自其中涌出,最后灌注向林缘的四肢百骸。

    闪烁的道珠内,剑痕在这一瞬间闪烁,一股股的道韵在其中闪烁,一股更加奇妙的境界在林缘的心中闪烁,最后汇聚到了乾坤剑上。

    在那等磅礴力量下,即便是以林缘的体魄之强横,都是感觉到许些刺痛在体内散发出来,但他却丝毫没有停歇的迹象,反而目光如狼般的凶狠的盯着前方的血无道,而后嘴角一裂,眼神瞬间冰冷。

    “破!”

    林缘的手中,陡然握下,低沉的喝声,也是猛的传出。

    轰!

    而随着他低喝落下,乾坤剑陡然震动,震动的频率是空间出现了裂缝,一道道莫名的剑韵在其中闪烁。

    那巨大的乾坤剑顿时紫金大作,一道古老的剑吟之声,轰然的在这天地间响彻起来。

    乾坤剑,狠狠的劈向远处,那刚刚有所复原的血色剑气,立即有着裂缝再度飞快涌现。

    “碎!”

    这一次,林缘没有再给血无道丝毫的机会,手上的乾坤剑,莫名的剑韵闪烁,剑气光芒再涨,那乾坤剑形成的剑气竟是再度生生膨胀一圈。

    砰!

    天空之中,因为血无道的精血而在此散发的剑气,在那膨胀起来的乾坤剑气中,犹如万物,滔天般的力量在此时倾泻出来,然后那血色的剑气,便是直接是在那无数道惊骇的目光中,轰然爆炸!

    噗嗤!

    在血色的剑气爆炸之时,那血无道的面色也是陡然苍白,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气息瞬间萎靡。

    “血无道,我说过,我林缘不会失败的,既然你的剑气碎了,那么,你的剑也破了吧!”

    一剑之下,血雾打的血色剑气崩碎,林缘眼神依旧却是犹如刀锋般凌厉,心神一动,那庞大的散发着无尽灵气的乾坤剑直接再度掠出,然后一剑狠狠的轰在血无道手中的血色长剑之上。

    “剑四,陨灭”

    意见出,剑影四射,虚空之中,荡漾无数的神剑,一道道的在林缘的身边围绕,最后汇聚到乾坤剑上,朝血无道的长剑上撞去。

    “林缘,就算你在强悍又怎么样,我血无道是不会失败的。”一道血色的屏障在血无道的身上升起。

    咚!

    乾坤剑落在上面,屏障顿时疯狂的颤抖起来,最后再度一声清脆之声响彻,那由血无道全力所凝聚而成的瓶装,竟也直接是生生的蹦碎开来。

    护身屏障破,紫金色的剑气直接穿透了学舞蹈的胸骨,那身体再度如遭重击般倒飞而出,然后在那无数道骇然目光中搽着地面倒射出上百米。

    哗。

    惊天般的哗然声,也是在此刻自广场周围传荡开来,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的望着这一幕,谁都未曾想到,在这电光火石间,一直占据上风的血无道,却是败得如此的彻底!

    远处的武者包括琅琊,都是难以置信的望着这一幕,特别是那些年轻的武者,几乎满脸呆滞,他们实在是无法相信,从未失败的血无道竟然会失败!

    在他们挺大血无道几百了潜力榜第六的天池,那一刻,他们也无比的震惊,只是,这一刻,这样的落差,令他们无法去相信。

    “咳。”

    半空中,血无道剧烈的咳嗽着,鲜血从嘴中喷出来,但他那清秀且染血的脸庞,依旧显得格外的凶狠,他半蹲着身体,喉咙间发出不甘的低吼声。

    唰!

    然而,就在他还不准备放弃时,面前破风之声陡然响彻,一道鬼魅身影闪掠而来,紧接着,有着凌厉的紫金色剑气,便是如同一柄弥漫着杀气的凶器,出现在了他的额头之前,那种毫不做作与掩饰的冰冷杀意,令得血无道身体也是凝固下来。

    那种杀意让得他明白,若是他再敢有任何的异动,面前的凌厉长剑,必定真的会将他脑袋轰成一滩烂泥。

    眼前的人,似乎比他尤为凶狠!

    林缘望着眼前的血无道,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道:“抱歉,我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