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三十二章——剑裂了

    “若是你以为凭借着极致的半步剑韵,便可让我血无道害怕的话,恐怕你过于天真了一些。”

    血无道的目光冰寒的盯着林缘,旋即其猛的发力,一道血光喷射而出,直接是冲进了天空那滚滚云层之中。

    伴随着这道血光冲进,那磅礴血色云层之内,顿时疯狂的翻滚起来,隐隐间,仿佛是有着什么惊人之物在其中凝聚诞生。

    “真要拼命了么…”林缘望着那翻滚的血色云层,从那其中,他同样是感觉到了一股相当强悍的压力,看来这血无道,也是要动用狠手段了。

    嗡嗡。

    璀璨的紫金色光芒,缓缓的从林缘体内散发出来,其手上的乾坤剑,也是愈发的耀眼,一股股强大波动,同样是开始蔓延。

    “轰隆隆!”

    血色云彩的翻滚,急速的持续着,下一霎,猛的有着惊雷声传出,接着血色的云彩化作一柄长剑,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朝林缘而来。

    这一次的攻击和之前的血莲花开不一样,血莲花开孕育了很长时间,而且,其中并没有极致的半步剑韵。

    “血魂刺!”

    低沉的声音,带着一种别样的森然之气,陡然自血无道的嘴中传出,而后天空血光化作的剑气暴射,那剑气愈发的明显,最后竟直接是在那众目睽睽之下,刺向林缘

    “林缘,同辈之中,此战仅仅只有冷无情享受过,而现在,你是第二人!”

    血无道目露血光的盯着远处的林缘,旋即他咧嘴露出森森白牙,他的脸庞此时看上去也是显得鬼气森森,格外的可怖。

    “所以,今日你输,也当无怨言。”

    伴随着最后一言落下,血无道眼神瞬间冷厉,一声低吼,手中的血色长剑豁然拍出,而后,一缕血色顿时呼啸而出,直接是携带着一股惊人的声势,当头对着林缘镇压而去。

    砰砰砰!

    血色的长剑落下,这片空间竟都是出现了一些扭曲,那地面,更是疯狂的崩塌下去,一道道巨大的裂缝,迅速的蔓延而开。

    谁都看得出来,此时的血无道,已是将手段动用到了极致,他要凭借此招,解决林缘!

    无数的血色剑影凭空滋生,不会因为周围空间的扭曲而停止,整片空间黑洞产生,雪光弥漫,极致的半步剑韵,令整片天地都充斥着凌厉的锋芒。

    林缘抬头,他望着那携带着庞大血色云彩而来的血色长剑,从那上面,他感觉到了一种极端危险的波动。

    “呼。”

    一道紫金色的光芒,自林缘的手中绽放,一道道的灵力不断地吞吐着,旋即他的面色,也是瞬间变得异常凌厉,璀璨紫金光,犹如光柱,自其体内暴冲而出。

    吼!

    低沉的剑吟之声,也是在此时响起,林缘双臂双腿之上,紫金之光也全部涌动,旋即乾坤剑攒浮在空中,一道巨大的剑芒也适时的激荡而出。

    “剑三!”

    低沉的声音,伴随着剑吟,自林缘的嘴中传出,而在此刻,其手中的剑气,也是猛然爆发出刺眼强光,那剑影,面积再度暴涨。

    凝聚了林缘庞大的剑气,悬浮天际,犹如古老巨龙撕裂了空间,降临在这片天地之间。

    轰!

    林缘凝聚的剑气,望着那汹涌而来的血色剑气,一剑拍出,顿时,天地震动,那蕴含着林缘极致半步剑韵的剑气,便是震破空间,在那无数道震撼的目光中,狠狠的拍在了那血剑之上。

    哐!

    撞击的霎那,惊天之声,震慑天宇!

    轰!

    一轮璀璨而狂暴的光芒,犹如一轮耀日般自那地煞狱之中升腾起来,在那强烈的光芒中,所有人都是能够感觉到一股近乎毁灭般的可怕波动。

    砰砰!

    辽阔的空间,无数的黑洞出现,虚空生灭,在此刻犹如被一股大力生生的扭曲,地面上,竟是蔓延开一圈圈的土浪,一些小的山丘,几乎是被生生的捏碎而去。

    一道道目光泛着凝重的望着那半空之中中蔓延出来的可怕冲击波,一些谨慎之人,已是飞快的退开,生怕被那种冲击波所波及。

    “好惊人的对碰…”

    “这才是天才之战,这样的对战,足以记录到天机阁内的潜力榜上面。”

    有人惊呼,这样的战斗,平生都不能看见,此时这样的战斗就发生在他们的眼中。

    如此攻势,却是从两个年轻小子手中施展出来,这让得他们这些紫府后期的强者,也不得不有些感叹。

    “谁赢了?”

    那些远处的武者,皆是紧张的望着支离破碎的空间,所有人都知道,两人的攻势实在是太过凶狠,因此这种交锋,必然会有着胜负出现。

    那些武者目光死死的盯着那光芒浓郁的场中,片刻后眼瞳突然微微一缩。

    嘭!

    就在这一霎,场中那如同太阳般的强烈光芒,突然冲上天际,旋即光芒黯淡,尘雾升腾中,其中的景象,则是再度模糊的出现…

    唰!

    所有的目光,都是在此刻豁然转去,而尘雾也是在那一道道目光的注视下,徐徐散去。

    随着尘雾的散去,两道皆是有些削瘦的身影,也是开始出现,而在他们头顶上空,庞大的灵力光芒,令空间都是出现了扭曲。

    两人的身上,解释散发着无尽的灵力,这样的灵力波动,令每一个人都心惊。

    献血染红了两人的衣衫,本来就破碎的衣衫这一刻,更加的破碎,仅仅一条裤子覆盖住两人。

    两人面色全部凝重的注视着对方,连嘴角的鲜血也不再擦拭,灵力滚滚,虚空中,衍生无尽凌厉。

    “谁赢了?”

    众人望着半空之中僵持的场面,心也是一下子提了起来,有些武者,看着这样的情景,手掌都是在霎那间紧握了起来。

    整片山巅,都是在此刻变得鸦雀无声,唯有着轻风吹拂过山林,引发的清脆哗啦之声。

    咔嚓。

    这般寂静,并没有持续太久,然而便是有着人听见半空中有着细微的咔嚓之声传出,当即目光陡然转去,接着,他们便是见到那僵持的血色长剑之上,竟是开始崩裂出了一道道裂纹。

    “血无道的血剑要裂了!”略显尖锐的惊声,也是在此刻陡然刺耳的响起。

    远处的一批武者看到这样的情况,豁然变色。

    “看来你要输了…”

    林缘抬头此时他的脸庞上,沾染着一些血迹他的气息同样是有着起伏不定,显然也是在先前的对碰中受了伤。

    “啪!”

    天空之中,血色的长剑瞬间崩碎,紫金之光大胜,覆盖住血色的云彩。

    血无道染血的脸庞,在此刻却是极为的难看,他能够感觉到那紫金之剑上,弥漫着一种何等可怕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