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三十一章——肉身极限

    “难道这就是他的极限了吗?”有人轻语,为林缘感到惋惜。

    “果然还是不行啊…”有支持看好林缘的武者苦笑,那血无道,真是强到了这种地步么,连林缘都是难以胜他。

    “呵呵…”

    血光之中,血无道面带笑容的望着那凌厉剑气肆虐的地方,然后摇了摇头,转身便走,对于自己的那一击,他有着绝对般的信心。

    这是他的信心,也是他长期以来养成的习惯。

    “哒。”

    然而,就在他转身的霎那,那血色的剑气肆虐之处,却是突然有着细微而低沉的脚步声传来,这种脚步声,也是令得血无道的身体,陡然凝固,然后他面无表情的缓缓转身,眼瞳微缩的望着那从漫天剑气之中,缓步走出来的削瘦身影。

    血海凝聚成的长剑之上,在这一刻,慢慢的崩碎,上面的绽放血莲,也好像玻璃一样,缓慢的在血无道的目光之中轰然碎裂。

    血色的莲花,一点点的在半空之中碎裂,最后消失在了血无道的眼睛之中。

    那道浑身染着鲜血的削瘦身影,缓步走出那肆虐的剑气范围,然后抬头,脸庞上,掀起一抹有些灿烂的笑容。

    紫金色的灵力也在林缘的身上弥漫着,笼罩着林缘的全身上下,而在这一瞬间,林缘的身上,弥漫出半步道韵。

    无数的紫金色剑影在林缘的身上弥漫而出,就好像凭空滋生出来一样,这是道的显化,也是林缘的气势显化。

    而在那笑容上,他的眼神之中,一道紫金之光浮现,却是闪烁着浮现,而在那紫金色出现之时,这血海之中的血气,顿时被生生冲散而去!

    “现在的话,怕是还结束不了…”!。

    林缘破碎的青衫被覆盖住一道道紫金色,虽然狼狈,却显得无比的自信。

    “哈哈,没想到你居然硬撼住了我的攻击,本以为,你也就是体魄强悍,没想到你果然不是他们所能相比,这一批黑马,不错。”

    “如果你仅仅是这一点实力,我也不会太过重视,现在的你,在我的心中,又提升了一点。”血无道的脸上露出惊讶,随即面色恢复。

    “这只是体魄的对抗,接下来,便展示出真正的实力吧,不要再藏头漏尾了。”血无道似乎不耐烦。

    一旦确认了对方的实力,血无道也就开始重视起来,对于这样的武者,他一向的惯例就是,速战速决。

    轰轰!

    磅礴的气息,如同贯穿天地的虹光,陡然自那血无道的身体之中席卷而开,而在这等强悍气息冲击下,那些弥漫的血色,都是有着变淡的迹象。

    悬崖的远处周围,众多目光泛着惊愕的望着那自漫天凌厉剑气之中走出来的年轻身影,后者突然间暴涨的气息,让得他们颇为的震动,谁都没想到,即便是面对着这种险境,林缘都还能够绝地反击…

    而且,他们都能够感觉到,此时林缘的气息,显然是大幅度的增强,虽说尚还未达到血无道的境界,但距这个程度,已是相距不远,而这样一来,血无道的优势,也将会被迅速的拉平。

    而失去了这种优势,眼下的局面,则是开始有些扑朔迷离起来…

    “那是半步剑韵的极致?”

    那些站在远处的武者,脸上都出现了种种错愕,他们无法想象,道:“这个林缘,究竟是什么来路,不仅拥有着各种强横武学,如今更是有这样强悍的领悟。”

    “这就是他的底牌吗?虚空生剑影,半步剑韵的极致,居然产生了真实的剑影。”有人无法相信眼前的情况。

    半步剑韵这种东西,即便是在这上古战场中,也是相当稀罕的东西,想要领悟半步剑韵并不非常难,可是想要达到极致的半步剑韵,这对于一些武者来说,就非常艰难。

    林缘此时展现出半步剑韵的极致,和血无道的气势相互抵抗。

    “这次胜利,孰胜孰败还很难说,这血无道的领悟没有林缘的领悟强悍。”

    “原来林缘真的一直在体魄上和血无道对抗,早先我还不相信,原来是真的。”

    “那林缘的气息,借助着这半步剑韵,已是无限的接近半步道魂,血无道的优势开始减弱了…”另外一名紫府后期的武者,也是缓缓点头,道。

    “难道这一场争斗,真的要以林缘的胜利而结束?”

    “接近并不等于达到…这林缘即便有这种底牌,想要胜血无道,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支持反对的各种二样,不过,大部分的武者,依旧对林缘不相信。

    “极致的半步剑韵…他的底牌,还真是不少啊…”

    一些武者紧紧的盯着林缘的方向,他们很羡慕林缘,居然以这样的年龄就可以达到这样的程度,这对于他们来书,已经是绝对的妖孽了。

    一旁的琅琊眸子异彩闪动,眸子紧紧的盯着场中的林缘,后者仿佛是一个让人看不穿的无底洞一般,每当认为他黔驴技穷时,却又是能够拿出让人震惊的底牌,逆转局面…

    “接下来,就希望他能够将这不利的局面逆转回来吧…”

    “极致的半步剑韵吗?…”

    血无道面无表情的望着那缓步走出的林缘,而后身上突然腾起一道冲霄的血气,在这血气之中,也是瞬间滋生无数的血剑,当即眼瞳微微缩了缩,轻声道。

    “真是没想到你竟然还有着这等保留手段…”

    林缘手掌缓缓握拢乾坤剑,他能够感受到,体内那股磅礴强大的力量几乎如同火山一般,有着一种自体内喷薄而出的冲动,这体魄和自己压制灵力的力量,在这一刻,就好像火山一样,果然强横…

    “这一战,我们就来一个巅峰对决吧,我不会输,就算你的底牌是极致半步剑韵。”林缘抬头,冲着血无道一笑道。

    林缘在看到虚空之中滋生的血剑的瞬间,也感受到了机制的半步剑韵,虽然惊讶,可是面色却丝毫没有变化。

    “那就战吧。”

    血无道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旋即他那双目,似是阴翳了一些,双掌缓缓的握拢,手中的血色长剑周围,灵力散发:“不过,还是那句话,我必胜!”

    林缘微笑,手掌一握犹如神剑一样的乾坤剑便是倒提着出现在其手中,旋即手掌抬上,遥遥的指向血无道,道:“那,继续打。”

    “是么?”

    血无道眼中寒光一闪,旋即血色的长剑猛然抬上,血色的长剑形成一缕缕诡异的剑芒,所有人都是感应到,一股极端磅礴灵力夹杂着滚滚血气,疯狂的自其体内弥漫开来。

    轰轰!

    灵力夹杂着剑上的血气,如同层层厚厚血云,在血无道头顶上空飞快的凝聚,隐隐间,有着一种相当惊人的波动散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