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十六章——代价太重?

    酒楼之中,林缘独自坐在那里,脑海之中,一点点的回忆着这几天的对战,这些,都需要自己去剖析,吸取精华,去其糟粕。

    “不愧是上古战场...”

    林缘嘴唇微抿,这上古战场的整体层次显然都是要高于任何一个国家,而导致这种情况的,或许也正是上古战场这种不安定的环境所导致。

    如果,这上古战场的所有武者集合起来,绝对是一股庞大到不可思议的势力,几乎可以横扫任何的下等和中等的国家。

    “明日倒是有一场惨战了...”

    林缘喃喃自语,不管那血无道究竟有着多么的难缠,他都不可能在此时放手,自己胜了倒还好,如果自己败了,生死难猜。

    所以,这一战,他不仅不能退缩,反而必须要获胜!

    林缘相信自己的实力,也相信自己的感觉,他不会做没有把握的战斗,如果有危险更好,机遇也都是在危险之中产生。

    此时,在外界,早已经掀起了腥风血雨,林缘击败潜力榜第十名剑痴的消息,传递在整个上古战场。

    天机阁内,一本本的潜力榜书籍也再次改变,被众多的武者所购买。

    “这林缘难道真的是得到了上古遗迹?”

    “你懂什么,这林缘凭借一个下等国家达到这样的地步,绝对是传承了上古遗迹。”

    有人在议论,小道消息,他们都怀疑林缘得到了上古遗迹,不然,凭借着下等国家的身份,根本不可能这样。

    翌日,当上古战场的阳光请散在大地上时,昨天的那处悬崖之巅,却已是响起了漫天的破风之声,无数道身影,如同蝗虫般的掠过天际,最后全部汇聚在悬崖之巅的不远处。

    那铺天盖地的身影,也是顺利的在半空之中凝视,一眼看去,黑压压的人海,一直蔓延到视线的尽头。

    在悬崖的最巅峰,一道红色的身影矗立在那里,距离很远的地方,一些武者依旧可以感受到从哪道身影上散发的阵阵压力。

    一道道目光,泛着许些火热的射向那座悬崖的巅峰,在他们的心中,同样期待着今天的事情。

    “血无道¨”

    低低的惊叹声,在这半空之上传开,不少强者望着那清秀的赤红色长袍男子,都是暗暗咂嘴,很多第一次见到血无道模样的人都会有着一种不小的落差之感,毕竟,后者那番清秀模样,实在是与血无道之名太不符合。

    不过,对于熟悉血无道的人而言,那种落差显然并不存在,因为只有他们才知道这个看上去清秀的男子,实则是何等的桀骜凶狠。

    “你们说,今天的比试,谁会胜利!”有人议论,瞬间把这注意力转移。

    “血无道的实力已经接近半步道魂境界,更有着越级挑战的能力,甚至在潜力榜前十的武者都有着挑战普通道魂境界的能力。”

    “那林缘难道害怕了,怎么还没有到来。”

    “孩子,你想多了,作为现在的潜力榜前十,那么多的目光注视着,怎么可能逃跑。”

    “快看,那林缘来了…”

    而就在这漫天视线交汇间,突然有着声音响起然后众人便是听得破风声响起,一道身影,弥漫着紫金色的光芒,从那远处暴掠而来,最后直接站在了学舞蹈的不远处,徐徐落下。

    林缘一落下,其目光便是立即投向了那道盘坐的赤红色男子而后眼神微凝。

    而在林缘的目光投射向那血无道时,后者仿佛也是有所察觉,那一直未曾有过动静的清秀脸庞微微抖动了一下,接着那紧闭的双目,便是缓缓睁开。

    紧闭双目睁开,面前天地灵气却是陡然爆发出一股波动,血无道盯着林缘,清秀的脸庞上,却是有着一抹弧度轻轻掀起。

    轰!

    随着这抹弧度掀起,那血无道清秀的脸庞,竟是平白的增添了一抹凌厉锋芒,那是一种极致的剑道锋芒,和一种煞气,悄然的蔓延。

    “内中蕴含极致剑气,长时间的战斗和杀戮,已经达到了不怒而威的地步!”林缘心中惊讶。

    以前的林缘,同样是这种情况,身上一直在弥漫着极致的剑气,只是被其隐藏,压制,后来战斗数月,磨练自身,令其自身返璞归真,这是一个境界。

    两者也说不出谁好谁坏,主要还是看个人的喜爱,返璞归真,极致巅峰,这是不同的像个,也是不同的境界。

    “你终于来了…”血无道清秀的脸庞,微微泛起弧度,盯着林缘,微笑道。

    林缘的目光,在那血无道双手探出时便是微微一凝,后者的双手比普通人长上许多,远远看去,几乎如同十柄细长的匕首,而且在其上,隐隐的有着血色闪过,一种格外锋利的波动,悄然的散发出来。

    血色的光芒和身上的赤红色长跑交相辉映,在此时,一阵阵血腥气诞生,进入林缘的耳中。

    “居然再次产生气质,再他的气质之中,都散发着浓郁的血色,不愧是血无道,考杀戮而来的剑者。”林缘再次感到惊讶,这样的一个武者,需要多少的武者奠基。

    “你这一个多月的战斗我全部看了,你的凶狠和战斗力确实不错。”血无道微微一笑继续道:“而且你的凶狠我倒是喜欢,不过,还是就怕我喜欢的代价,你付不起!”

    血无道咧嘴一笑,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下一霎,他身体猛的前倾,如同捕食猎豹瞬间暴掠而出。

    唰!

    血无道身形动若奔雷,一闪之下,数道残影浮现,其身形犹如化为了一道血色的光线,携带着滔天血气直逼林缘。

    一道血色的高光芒在说话的瞬间出现,再出现的刹那居然传出阵阵的血腥气,传入林缘的闹钟,令林缘感到不可思议。

    不过,虽然如此,林缘的境界又岂是他可以想象。

    “好快的速度。”

    林缘的眼神微凛的望着那在眼瞳之中急速放大的血色光线,这血无道的这一刹那展现出的实力,便展现出了比蓝水云,琅琊等人的强横实力,这般速度,即便是他,也只能看清一道弧线。

    碰。

    林缘的脚步斜侧,身体同样是倾斜出一个弧度。

    “近身作战!”林远嘴角轻喃,微微一笑。

    砰砰砰!

    而就在林缘身体倾斜时面前空气陡然炸裂,那血无道迸发出来的血色光芒如同锋利到极致的剑气,带起晦涩的血色洞穿空气,径直对着林缘咽喉位置暴刺而去。

    这血无道一出手,攻势间便是弥漫着狠辣,刁钻,显然同样是身经百战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