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二十五章——血无道现

    奔雷滚滚,此时的天空乌云消失,风雷之声消散,所有的情景,烟消云散,半空中,一道人影青衫舞动。

    在那满山寂静中,天空上的林缘,默默的用有些颤抖的手掌搽去手臂上的血迹,然后视线转向地面上的琅琊,略显平和的声音,在这寂静之中,轻缓的响起。

    林缘那轻缓的声音,在这片寂静的天地中响起,同时,也是令得诸多沉侵在震撼之中的人逐渐的回过神来。

    “竟然真的赢了…”

    不少人面面相觑,各自的脸庞上,皆是有着浓浓的错愕,即便是眼下事实已出现,但一时间,他们仿佛依旧难以接受这般具有冲击性的事实。

    那可是潜力榜第十名的剑痴琅琊,一身武学足以震动天地,自战斗一来,从未败过,而且,自认为剑道天才。

    这样的天才,在和林缘战斗之中,还存在着天时地利,可是,就算如此,也还是失败,一战落幕,天下震惊。

    这一幕,无疑是真正的拥有着极为强悍的震撼性。

    他们想不明白,上次,林缘和蓝水云战斗也没有这样快速,这一次,居然在短短的不到上百招的时间,分出了胜负。

    而众人更加想不明白的是,前期的战斗,根本就是普通的招式,没有丝毫的特殊,最主要的是,琅琊,仅仅出了四招。

    林缘同样,后期,本来是被琅琊追着打的林缘,为何在这一剑之下,落败。

    那一剑,蕴含了什么样的威力,让见到天才琅琊心甘口服。

    地面上,落败的琅琊嘴唇被鲜血染红,身上,同样破烂不堪,被剑气割裂的衣服根本不再整理。

    “你可以告诉我那一剑的名字吗?”地面上,琅琊的嘴中艰难的说出一行字,眼神之中,虽然萎靡,但却神采奕奕。

    “半步剑韵,截灭!”林缘淡淡的说道顿了顿:“我自创的一招!”

    “截灭,半步剑韵,哈哈,原来你隐藏了招式,我输得不冤,可以败在这样的招式之下,无憾了!”琅琊大笑,牵动嘴上的伤口。

    “不过,这一剑,似乎还可以补充,不过,那种境界是完整的剑韵,你这一招还有上升的空间。”琅琊顿了顿,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失望。

    他作为剑痴,对于剑道,自然不是说说而已,多年对于剑道的领悟,而且经过杠杠的接触,也可以看出其中的缺陷。

    “截灭,截灭生机,截取天地灵气,化为自己的力量,这一剑,仅仅是截灭,后续的招式,应该还有,希望你可以领悟!”琅琊摇摇晃晃的用剑支撑着身体,慢慢的离开众人的实现,仅仅留下这样一句话。

    他输了,而且输得心服口服。

    或许别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琅琊看的清清楚楚,最后一件,截取天地灵气,令方圆数里的灵气全部化为己用,截灭他的生机,剑气。

    这一剑,几乎达到了半步剑韵的巅峰,因而,琅琊战败。

    那些远处的武者,几乎不能相信这样事情的发生,潜力榜第十名,剑尊榜上第九名的剑痴琅琊战败,这样的消息已经传出,多么的劲爆。

    半空中,林缘四号不理会周围的议论声,这一次,林缘的战斗虽然短暂,可是,对于现在的林缘消耗同样巨大。

    虽然不是他的巅峰战斗,但是,这战斗,却是他的巅峰之战。

    如果不是林缘突破境界,自身的实力大增,说不定想击败他也很难,这一次如此之短的时间内击败琅琊,只能说侥幸。

    林缘心中清楚,这一次是琅琊的大意,再加上林缘的出其不意,方才这样快速的结束战斗。

    不过,就算如此,林缘依旧有自信战胜琅琊,这不是林缘的自大,是自信,林缘到现在为止,除了潜力榜前五名的几人,没有交战过,也没有自信去战胜,其余的,林缘自信还是很大的。

    就算他们有着隐藏实力,可是,他何尝没有。

    “让暴风雨再来的猛烈些吧,只有这样的战斗才能加速我的进步。”林缘体内的血液似乎在沸腾,相信这一战之后,潜力榜前十之内的武者也不一定能把持住了。

    “轰!”

    一道赤红色的剑光,如血海一样,瞬间划过长空,朝着林缘的方向而来。

    “找死!”

    紫金色的剑气散发,同样一道剑气掠去。

    “轰!”

    清脆的碰撞之声传荡开来,那两道剑气顿时崩溃而去,而那赤红色的剑气也是被震得倒射回来,消散不见。

    林缘抬头,凌厉的目光,注视着那道身影,缓缓的道:“你是想现在挑战我吗?”

    “呵呵…”

    悬崖之上的身影,似是轻笑了一声,而后众人能够听见一道低喃声传下:“真是个有趣的家伙,好好休整一夜吧,现在你的状态,怕是已经没这份能耐了…”

    “明日悬崖之巅,我等你前来。”

    声音落下,那道身影,也是徐徐落下,最后消失而去。

    林缘望着那道身影消失的地方,他的双目,也是逐渐的眯起一个有些危险的弧度。!

    “赤红色的剑气,潜力榜第八名的血无道,终于忍不住了吗?”林缘的嘴唇轻笑,缓慢地吐出。

    幽静的酒楼之中,林缘盘坐于木床之上,双目微闭,一道道的吞噬之力散发出来,吸收着周遭弥漫的天地灵力。

    而在天地灵力被吸入体内时,林缘皮肤下,也是有着紫金色的光芒在涌动,那是太上元始经在自动的运转并且不断的锤炼着林缘的身体。

    自从上一次太上元始经形成道珠,他动过,其余的时间,分本没有丝毫的变化,每日都是在自行的运转。

    林缘一直不明白,这是怎样的一部功法,也不明白,这功法的终点是什么,唯一所明白的就是,这是父亲留下来的,从紫金色的珠子内衍生而来。

    嗡。

    这种紫金色的光芒闪烁,持续了许久,突然皮肤下有着细微的嗡鸣之声传出,然后林缘那手臂皮肤之下,竟是有着紫金色光芒凝聚,最后化为一道光芒,隐藏在身体内部。

    在那紫金色的光芒隐去时,林缘的双目也是睁开,手掌为唯一我,一股爆炸性的力量从中传递而来。

    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他的体内,如今只能凝聚出了道珠,所需要的就是领悟,而战斗只是为了更好的领悟。

    现在的林缘不缺乏天地灵气,只要经解一道,就可以晋升,而至于灵石,林缘根本不会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