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十四章——你败了

    三剑之内,琅琊并没有击败林缘,脸上显露出异样的神色,整个人,更加的阴沉,浑身的灵力也明显的波动起伏。

    两人对视,旋即脸庞上皆是闪过凶光,一人手握青色的风雷剑,一人手握紫金色的乾坤剑,两股异常磅礴的灵力,瞬间自两人体内席卷而出。

    呜呜!

    磅礴的灵力,在两人周身仿佛是化为了风暴,疯狂的旋转着,自身的灵力与空气摩擦着,发出刺耳的呜鸣之声。

    “林缘,我今日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能耐,居然可以挡的住我三剑不败,既然如此,那么,我就让你败得心服口服!”

    琅琊手握青色的风雷剑,仰天厉喝,在其双目之中,有着异常凌厉的剑气在此刻喷涌而出,狂暴的灵力,在其头顶上空,隐隐间,仿佛是化为了山岳雷电之形,而那山岳最中央,一座山峰状若剑形,一股剑芒弥漫其上,犹如有着切割空间般的可怕之力。

    “呜!”

    谁都看得出来,此时的琅琊真的要动用最后的手段,施展最为强大的手段,显然,他也很清楚,林缘的这种攻击,必定是倾力而为,只要阻挡下来,那林缘必定是黔驴技穷,败局已定!

    紫金色的灵力弥漫在林缘的全身,悬空而立,一对漆黑双目,泛着许些淡漠的望着远处气势滔天的琅琊,而后,其闪烁的剑芒,也是悄然凝固。

    轰!

    就在林缘的剑芒凝固的霎那,其身后空间,顿时崩裂开来,一片黑暗的虚无弥漫而出,在那虚无处,一道模糊的剑影,携带着可怕战意,仿佛从那远古穿越而来,若隐若现。

    那种战意,从这片天地间蔓延开来,让得无数人头皮隐隐的有些发麻,这一刻,他们感觉到体内的血液都是有些沸腾,那种战意,竟能够侵蚀他们的心神。

    你狂,我更狂!

    此时的林缘,体内的战意更加的澎湃,刚刚的那场对战,实在无法令林缘升起战意,此时感受到来自琅琊的压力,林缘体内的那股战意,兀自产生。

    吼!

    虚无之中,那产生出来的剑影,就好像一道人影一般,剑影颤鸣,鸣声之中,犹如有着无穷震天之怒!

    砰砰砰!

    伴随着这颤鸣声传开,这片天地的灵力,竟是直接的爆炸开来,而后,那道虚无之中的剑影,缓慢的前进,这一步,犹如是要刺破那虚无,出现在这现实世界之中。

    咚!

    不过最终,那剑影,并未能刺破那时空的界限,但当其剑影震颤时,一道由无穷战意所凝聚而成的剑气,却是轰然落下,然后刺破虚空,狠狠的对着琅琊的方向落去。

    这由战意凝聚而成的剑影,尚还未落地,整座悬崖都是颤抖了一下,下面的地面,都直接被这恐怖的压力崩裂。

    “这样的战斗才有意思,也符合你的实力!”琅琊嘿嘿一笑,青色的剑气横空。

    “天崩地裂斩!”

    琅琊抬头,面色凝重的望着那刺破虚无而来的剑影,在那种可怕的波动下,他浑身的汗毛都是倒竖起来,而后,眼神猛的一厉,双手紧握的剑柄,然后怒劈而下。

    “半步剑韵,这是你的真实实力吗?”琅琊轻语,脸上现出凝重,可是并没有丝毫的担心。

    轰!

    就在其手中青色的长剑劈下的霎那,其头顶上空那成形的山岳剑影突然剧烈颤抖起来,更是脱离而出,璀璨的剑芒自天空席卷而开,山峰崩裂,直接是化为了一柄数百丈庞大的山岳剑影,然后斜斩而上,劈向那道战意剑芒。

    两道无上的剑气迸出,半步剑韵纷纷出现,一道道的剑影在虚空产生,这是剑道的体现,也是初步领悟剑韵的显示。

    轰轰!

    一道皆是极为凶悍的攻击,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冲破天空,然后在那无数道屏息般的火热目光下,狠狠的与那降落下来的剑影重重相撞!

    咚!

    撞击的那一霎,仿佛天地都为之寂静,再接着,众人便是见到,天空上,一种暴虐的能量,疯狂的爆发开来!

    那犹如一场在天空上爆发的火山,声势异常的骇人。

    狂暴的力量,以一种无可匹敌的姿态横扫开来,一些悬空的强者被余**及,当即便是口吐鲜血,急忙狼狈的降落下来。

    远处,一些实力强悍的紫府后期武者,也是在此刻出手,雄浑灵力散发开来形成屏障,将周围的一些空间笼罩,这才免去了伤害。

    不过,当那些力量涟漪撞击在屏障上所发出的刺耳吱吱声时,还是有着不少人为之色变,这种攻击,若是落到身上,恐怕真是要尸骨无存。

    他们惊恐,这仅仅是余波罢了,在中央的情况下,这样的战斗,有多么的恐怖,这就是潜力榜上的妖孽们的实力。

    越级挑战对他们来说,就是小事,他们每一个人都有着妖孽的天赋,惊人的很战斗力。

    天空上疯狂扩散的余波,持续了足足数分钟方才逐渐的散去,而此时,整座山峰,已是变得异常的狼藉,不少倒霉被波及的家伙,披头散发,看上去格外的狼狈。

    这里的骚乱持续了一会,然后那一道道目光,便是唰唰的立即投向天空,他们想要立刻的知道结果…

    漫天火热的目光,凝聚在天空,然后便是见到那里,有着两道身影,遥遥的凌空对恃…

    噗嗤。

    在那无数道视线汇聚下,那琅琊率先一口鲜血喷出,旋即浑身衣衫炸裂,血雾从毛孔中喷射出来,而其身体,也是一头栽落,气息极端的萎靡,显然是受到了极大的重创。

    “怎么可能…”

    琅琊头发披散,脸庞上血迹弥漫,他的双手颤抖的握着青色的风雷剑,一滴滴的鲜血从剑尖处落下来,此时他那原本阴沉凌厉的双目,却是充斥着许些惊恐与不甘之色。

    他实在是有些无法相信,凭借着他的剑气,竟然依旧是被林缘伤到了这种地步…

    林缘漆黑双目注视着琅琊,旋即他的身体上传出两道低沉闷声,手臂上,两个血洞炸裂出来,但他只是轻瞥了一眼便是收回,而后淡漠的看向前方凌空而立的琅琊。

    “你败了。”

    漠然的声音,自林缘的嘴中,缓缓的传出。

    噗嗤!

    而就在他这句话落下之霎,那琅琊嘴中终是一口鲜血喷出,手中青色的长剑,竟然是在此刻出现了一道道裂纹,弥漫的光芒,也是黯淡到了极致。

    鲜血喷出,琅琊的身体,则是犹如那断翅的飞鸟,带着殷红的血痕,从那天空之上,无力的坠落下来,最后在那满山的死寂中,重重的落至地面之上,强猛的力道,将地面砸出一道道巨大的裂缝。

    随着琅琊的轰然落地,这片区域,依然是处于一片死寂之中,无数道目光望着那道染血的身影,嘴巴,却是缓缓的张大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