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十三章——三剑必败

    在酒楼内部修行一月之后,真正的实战,实际上只有与蓝水云一次,其余的战斗,林缘都很轻松,此时遇见这样一个强悍的对手,林缘岂能放过。

    剑法展开,连绵不绝。

    林缘此时打得畅快,口中轻啸,剑光挥舞,在暴风雨之下,绽放出极为绚烂的光彩。

    那些在远处观战的武者,此时早已跌破了眼睛。

    琅琊的心中,也是极为憋闷。

    他之前之所以不进攻,就是想要看清林缘的剑路,作为一个剑痴,并不代表他不懂得作战,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谁知道这林缘的剑法变化无穷,竟然让自己无从应付,更不用说看清了——这小子才多大年纪,竟然能施展这么多剑法,简直是妖孽!

    他怒吼一声,终于忍不住双袖翻飞,轰然反攻!

    青色的灵力暗含天地规则,一道锋芒,立时迸现!

    琅琊所修的武学,乃是风雷属性,风无常,雷至刚,这也就造就了他的狂,他的痴,这两种结合起来的风雷之力,更是变化无穷却又威猛无双。

    林缘此时看到琅琊开始进攻,也不敢怠慢,剑法一收,渐渐转为守势。

    风雷之力,极难守御,既快且猛,不过风子岳的剑招,也是滴水不漏,虽然在猛烈轰击之下,却还是封得极为严密,没有什么破绽,一时之间,琅琊也拿不下他。

    林缘明白,对付这样的人,开始一定要压制,这样的剑痴,只要战斗起来,绝对是勇猛五千,只有前期压制,才可以打消他的战意。

    战局陷入僵持。

    对林缘而言,这倒是他所期待的局面。

    虽然他有获胜的信心,却也并不想胜得太快,与顶尖高手作战的机会,实在是太缺乏了,他现在所需要的就是战斗的技巧。

    也只能怪他的实力提升得太快,尤其是进入先天之后,简直就是大踏步的前进,短短一两年的时间,直接达到了所有武者梦寐以求的紫府境界,甚至直接达到了后期。

    所以他才任由琅琊,希望他能够达到自己的最巅峰,与自己一战。

    只有不断累积与这样的高手交手,才能够更快地磨砺自身武学,达到更高的境界,更快的进步!

    林缘的时间,可并不多。他需要寻找自己的父亲,他有着太多的牵绊。

    他连施重手,竟然都是奈何不得林缘,胸中憋闷之气越来越重浊,鼻子里面喷出白气,更是愤怒。

    这小子就跟牛皮糖一般,眼看一剑就可以将他打成飞灰,却偏偏到最后被他剑招一引,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让他逃得了性命。

    不过这么久下来,琅琊也并不是白痴,知道这小子能够在他风雷剑下活命,自然靠得不是运气,这一套守御的剑法,也是极为了得。

    琅琊同样也知道,林缘此时在借助他的进攻,来磨砺自己的技巧,不过,琅琊也不在意,他又何尝不是。

    “好!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守多久!以你来当磨刀石,你还不够资格!”

    琅琊此时被彻底激怒,剑招一变,已是施展出了绝招。

    作为剑痴,他的矿此时根本没有丝毫的涌出,那股气势也被林缘全部打散,哪里还能够见到它的丝毫气势。

    天空之中,风雷之力瞬间震动,一道道青色的天地灵气汇聚到琅琊的身前,一道道电弧也凭空产生。

    “林缘,试试我的这一招!”

    林缘避无可避,只得挥剑下削,划出一道弧形的剑光,林缘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其中蕴含的电光是多么的恐怖,虽然林缘一直在磨砺自己,可是,他也不傻,一剑东来,将那电弧引开。

    而就在引开的瞬间,紫金色的剑芒刚一接触,那电弧就轰然炸开。林缘剑尖一点,趁势翻开,却觉得耳中嗡嗡作响,虎口酸麻,这一剑的威力,果然是非同小可!

    琅琊见这招奏效,厉喝一声,剑气连挥,直接在此斩出几剑,向着林缘的身上砸来。

    “同样的招式,再次使用,愚蠢。”林缘轻笑,根本不在意,剑招轻引,之将诶划过一道弧度,将那些电弧粉碎。

    “可恶。”琅琊看到林缘居然不在山东港,脸色怒气横生,有一道青色的剑气,朝林缘身上轰来。

    “琅琊,如果你就这些实力的话,真不知道潜力榜第十你是如何而来。”林缘根本不理会他的怒气,在一旁说道。

    “这算什么,这仅仅是开胃菜,你想这么着急的失败,那我成全你。”琅琊嘿嘿一笑,阴森的脸庞之上,瞬间散发一道气势。

    气势似乎和天地之间结合,风雷之力大作,整片天空瞬间被乌云笼罩,一道道的电光在空中不时的滋生。

    随着剑拔出,隐约之间,悬崖之中,似乎响起一道苍劲的咆哮声,虎啸山林。

    剑出鞘,琅琊身上的气势暴涨数倍,如洪水潮汐,如山体崩塌,几乎令远处的武者窒息。

    再加上天时地利,就好像,正片区域被琅琊所掌控。而他们,只是其中的石子,浮浮沉沉。

    作为潜力榜前十的武者,此时的琅琊,才是属于潜力榜前十的任务,这一刻,他的狂,他的痴,淋漓尽致,一身实力,十分强横。

    林缘也感受到,随着琅琊的气势散发开去,碾压而来,仿佛一座无尽山岳从虚无中出现,镇压自身,那种感觉,身躯好像被可怕的压力碾压得无法动弹一般。

    天时地利人和,全部汇聚到了琅琊的身上,他是在和天斗,是在和整片天地而战。

    不愧是潜力榜第十的强者,这种气势,就让自己不得不凝重对待。

    深深吸一口气,林缘的喉咙传出一声低喝,仿佛奔雷滚滚,强横气息从强横的天乾坤剑体内迸发而出,一种荒芜苍凉,但其中却散发着无尽锋芒的紫金色剑芒弥漫开去,与琅琊气势隐隐对抗,势均力敌,各占半壁江山。

    “我要三剑内将你击败。”琅琊一声大笑,此时的他,已经达到了平生的巅峰,所有的优势集于一身。

    他决定,拿出真正的实力,三剑内了结林缘。

    “风雷剑道,.崩山裂地!”

    心中低喝,琅琊的气势刹那暴涨一倍,整个人突然跃起,出现在悬崖的最高空,双手握剑举过头顶,仿佛化为一座万古山岳般的,厚重的气息镇压而下,如同要将整哥地面压入地底。

    青色的剑气,携带着恐怖的压力,似乎天穹隋磊,一座大山出现,要镇压下面的林缘。

    一声暴喝,一剑斩落。

    刹那,石破天惊,仿佛山岳崩碎,大地开裂,令人脸色大变。

    “好恐怖的一剑,要是我,根本接不住。”

    “林缘必败!”

    “这一剑之下,林缘不死也要重伤!”

    远处,看到琅琊的这一剑,那些武者们纷纷大惊,一个个暗道。

    不是他们小看林缘,而是琅琊的这一剑,实在是太恐怖了,它的威力,覆盖了整个悬崖之中,无处闪避。

    人的影,树的名,一个潜力榜十八,一个潜力榜第十,不可思议,众人的心中偏向于琅琊。

    轰的一声,山崩地裂般的,整个悬崖一震,恐怖的能量冲击波冲击开去,轰击在四周的山石上,肆虐着,令人看不清悬崖上的一切。

    陡然,在进攻的一瞬间,琅琊的心头一震,危险气息蔓延全身,飞速转身,一剑回旋,如同龙卷风般的,与林缘斩出的剑碰撞。

    刺耳铿锵声响起,火星飞溅,强横的碰撞,真空波从双剑碰撞处炸开,冲击林缘与琅琊,在半空处飞退。

    “你是怎么避开我那一剑的?”琅琊稳住身形,剑身高速震动,右手虎口传出一阵阵的疼痛,神色有掩饰不住的震惊,喝问道。

    那一剑,虽然没有动用半步剑韵,但那威力却十分恐怖,覆盖整个悬崖,林缘竟然毫发无损,还诡异的出现在自己身后出剑。

    琅琊不解,其他的武者也不解。

    林缘没有回答,神色更加凝重,方才一剑是自己的剑道锋芒,竟然被琅琊也挡住了。

    极致的剑道锋芒,此时在两人身上散发,在极致的见到锋芒制种,在两人的身上,竟然逐渐的衍生出无数的剑影。

    此刻,两人的气势,全部达到了巅峰,狂风暴雨,风雷闪电,四号影响不了两人的战意,此时,两道气势冲天而起。

    “还有两剑!”看林缘不回答,琅琊没有再追问,风雷剑散发青色的剑芒,停止震动,手掌也恢复过来,再度一剑挥出。

    吼的一声,琅琊手中的剑,就好像天雷一样,仿佛活过来一般,化身为天雷降世,虚空咆哮,冲向林缘,张牙舞爪凶威凌天。

    乾坤剑也瞬间散发紫金色的剑气,剑二出现,林缘身形变幻,又诡异的出现在琅琊的身后,一剑当空刺出,深邃的剑气洞穿虚空。

    滚开!

    琅琊大吼,剑气更加的庞大,咆哮一声,冲向林缘。

    琅琊飞速转身,剑当空斩落,强横的一剑斩碎林缘的剑气,又一剑顺势刺出,同时低喝“第三剑”,隐约有一座山岳虚影凝聚,在山岳之上,也瞬间凝聚一道雷电,镇压而下,霎时,林缘只感觉周身的空间如同被禁锢般的,可怕的压力从四面八方碾压而来。

    山岳都在咆哮,冲击而来,好像猛虎一样,一爪拍向林缘,仿佛要将林缘的脑袋如西瓜一般拍碎。

    “好强的压力。”林缘心头暗惊。

    剑招落下,眼看就要攻击到林缘的身体,而在这一瞬间,林缘的身影变换,紫金色的剑芒绽放极致的锋芒。

    “剑三!”

    一声大吼,紫金色的剑气就好像要撕裂整片天地。

    天不容我,我就破天!

    天时地利都在你那里,那么,我就打出一片天地,一片属于我的天地。

    这一剑,衍生出极致的威力,膳食碎裂,悬崖折断,狂风暴雨好像也瞬间停止了,那空中的雷电也瞬间干涸。

    三剑已过,林缘还活着,也没有失败,琅琊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琅琊被打脸了啊。”

    “这林缘还真是够顽强的,竟然扛过了琅琊的三剑。”

    “估计此时琅琊被彻底激怒了,接下去,就是全力出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