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十二章——当战一场

    林缘朗声长笑,“琅琊,你的剑法,固然高妙,不过胸怀杀戮,未必能发挥出最高境界——否则的话,也不至于这么多年都停留在紫府后期境界的巅峰,再无寸进。”

    “我虽不才,却只知一剑在手,有进无退之理!今日一战,不到最后,谁知道鹿死谁手!”

    琅琊暴眼圆睁,狂笑道:“就凭你,还想生我,我虽杀戮,剑本就是杀戮之剑,必用剑来杀戮,难道要来救人吗?!”

    琅琊暴怒,他最不想听到得到就是别人说他的境界,他停留在这个境界确实好多年,丝毫未进。

    他们言语交锋,想找出对方弱点,琅琊尤其是咄咄逼人,想让林缘不战自溃。

    只可惜,他的话语根本对林缘没有丝毫作用,更不明白林缘的道心,又怎么可能找到林缘的破绽。

    林缘哈哈大笑,“既然如此,话不投机半句多,我就让你看看,我的剑!”

    “哼!不知死活!”

    琅琊从对话之中,也明白林缘的心志如铁,言语挑动全然无用,终于废然放弃,身影闪烁,紧接着,林缘的身影也闪烁不断,显然要离开这一出地方,寻找合适的战斗地点。

    眼前的景象,再一次发生了变化。

    原本是嘈杂的区域,此时忽然变成了一道绝壁之顶,两人就站在悬崖边,遥遥对峙。

    风雨交加,雷电大作。

    倾盆大雨轰然而下,斗大的雨点,打在脸上都生疼。

    空中,是有炫目闪电掠过,随后又是隆隆雷声,不绝于耳。

    绝壁,雷雨,乌云密布!

    此时上天好像是故意这样作出,整个场面瞬间变换,暴风雨之中,雷电轰鸣,即使琅琊不出手,也能感觉得到强悍的狂暴之力的压迫。

    此时,在这样一处场景之下,琅琊的气势尽显,那股杀戮之气携带着狂暴的气势,瞬间席卷整片区域。

    一道青色的屏障瞬间出现在琅琊的周围,周围的雨水纷纷被蒸发,消散在空中,一缕缕雨雾也瞬间出现。

    年少轻狂,风雨雷电,当战一场。

    此时的林缘,就如一座雕塑一般,在暴风雨中一动不动,细心感受着先这气势之中的种种细微之处。

    而这个时候的琅琊,似乎是因为这样的情况对于他来说,太过适合,在天时地利的配合之下,已经到达了此生剑术的巅峰。

    “这样的天时地利,上天都让我战斗,那么,我就进行一场巅峰之战。”琅琊大笑,感受到这一场景象。

    只听他怪叫一声,一剑拍出,轰然雷响,竟是压倒了天上的雷声。狂风大作,暴雨改向,雷声轰鸣,闪电交加。

    人力而压倒了自然之威,虽然并不是自己的气势所造成,却也是气势如虹!

    琅琊在这雨夜绝壁,身形高大,双目放光,仿佛天地全都在他掌控之中,这风雷之力全都要为他所用,无人可以抵抗!

    这是何等的威势!

    相比之下,林缘此时在这雨中,却是渺小的仿佛一片树叶一般,在暴风雨的席卷之下,眼看瞬间就要被吞没。

    “你的风雷之剑,很适合这样的战斗,你号称剑痴,那么就在你最巅峰的时候战败你,也算是一场幸事。”林缘嘴角轻启,淡淡的说道。

    林缘乾坤剑上散发淡淡的紫金色之光,并没有太过的艳丽,依然是平平地举着剑,淡然微笑,仿佛这铺天盖地的压力,并不是作用于他的身上一般。

    琅琊也并没有急于进攻。

    毕竟在此之前的一剑,让他对于林缘的实力也有一个了解。

    但这之前的那一剑虽然看似平平无奇,但越想却越是觉得其中后招无穷,这也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尽管此时,上天给予了自己天时地利,但琅琊依然是谨慎观望,想要看清林缘的剑路。

    作为一个仅仅十八岁的少年,在这种情况之下对堂堂剑痴琅琊还有这样的威慑力,不管此战胜负,已经是于有荣焉。

    不过林缘并不需要这样的荣光,他要的是胜利!

    对战真正剑者的胜利!

    琅琊此时在等待,他也同样在等待,感受着这一片战斗景象之中,虽然此时的天时地利都倾向于琅琊,但何尝不是林缘的历练。

    风雷雨水,琅琊所修炼的就是雷,他的狂,他的痴,他的杀戮,无不是在风雨之中散发,这一刻,天地震颤。

    林缘见琅琊迟迟没有动手,微微一笑,也不再多耽搁时间,赫然当头一剑劈下!

    雨水飞溅!

    暴雨如注,不停地洒落,林缘一剑斩下,琅琊这一次竟然是没有硬接,很不符合剑痴的风格,退了一步,避开这平平直直的一剑。

    闪电掠过,照亮了他阴沉的面孔,剑光雪亮连环不绝,林缘一剑落空,攻势连绵,自然没有停止。

    紫金色的剑芒一道接着一道,就好像在这样的空间之中划过一道道紫金色的流光,而琅琊居然一反常态,一直是退。

    悬崖之上,两道人影互相追逐,不同的剑气产生,照亮着湖南的天空,远处,一个个武者也好奇这样的战斗。

    怎么说也应该是惨烈的对战,此时两人居然一追一套,很不符合真实的情况,不过,他们也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睁大了双眼,看着前面区域的战斗。

    紫金色的剑气时不时的散发,半空中,一道道黑洞也在紫金色剑气的切割下被粉碎,一招一式,朝他身上招呼。

    每一步落脚,同样都是在落在悬崖的山石之上!

    他的剑法越来越快,脚步也是越来越急,大雨倾盆之下,地面已经全是积水,踏足之处,水花飞溅。

    琅琊的面色,似乎是,越来越是凝重,对于林缘这样的剑法,也感到很吃惊,自己这样观看一个人的剑法,们似乎还从来没有那么久的记录。

    但是林缘的剑法,他到现在还是没有摸清。

    变幻莫测,随心所欲,偏偏每一剑,又都是神奇玄奥,让琅琊也不由暗自心惊。

    这个小子,到底修炼的是什么剑法,其中居然有一股莫名的韵律,可是,那也不像是剑韵的存在?

    而且,此时是最适合自己战斗的场景,为何,他一点阻塞也没有,反而更加的勇猛,一往无前?

    琅琊越是惶然,林缘就越是淡定。

    或许,琅琊的境界比自己搞,或许,琅琊修炼的时间比自己场,可是,自己的努力,自己修炼之中所承受的那种痛苦,不必所有人少。

    林缘的修炼道路,缺少磨练是,是一只缺少,缺少那种真正的天才来和他战斗,显然,这上古战场是他的一次机遇,也是他的历练之地。

    如今的琅琊,正是他一块最好的磨刀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