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十一章——剑痴琅琊

    第四百二十一章——剑痴琅琊

    紫府后期以后的突破,每一关都非常艰难,到了后期,想要突破,都会有屏障的出现,这也体会到了越往后突破越难的现状。

    一个多月,长时间的战斗,这对于林缘来说,是对他的极限挑战,无时无刻不在战斗中修炼。

    这是林缘进步飞快的原因,通过战斗,凝练技巧,凝练灵力,这是一种修行,只是,这种修行,太过于危险。

    虽然突破高兴,但林缘没有得意忘形。

    当然,现在对于林缘,最重要的是领悟。

    进入紫府后期,林缘的路比其他人的路遥不同一些,一般的紫府后期武者,还需要凝练灵力,强大道珠。

    对于林缘现在的情况来说,显然不是和,林缘的道珠,无时无刻的不在增加,只是速度的问题。

    最主要的是,林缘此时所领悟的,早已经突破了紫府后期的限制,达到了道魂境界方才能领悟的道韵。

    在这片天地之中,所有的武者都是一样,紫府后期,达到道魂境界,就需要领悟道,也就是说道德韵律。

    剑有剑韵,刀有刀韵,戟有戟韵,每一个修炼者都会领悟属于自己的韵律,这个是必然所经过的。

    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林缘再次闭上双目,进入到天人合一状态中,一边自动运转灵力,稳定修为,一边参悟各种韵律,现在可是参悟剑韵的最好时机,错过这次,下次不知要什么时候。

    林缘此时突破,精神状态属于最巅峰,迅速的进入到天人合一的状态,一道道领悟在心中划过。

    “原来剑道还可以这样推演!”

    天人合一状态中,林缘的悟性和推演能力达到极致,脑海中自然而然生出了一团虚无的人影,人影手中之剑,划过无数的剑韵,一剑似乎开天辟地,一间似乎飘渺无神。

    各式各样的剑招在林缘的心中划过,一个个招式被推演的更加精致,剑招以各种形态存在着,蕴含极高的剑韵存在,而林缘把剑招内的剑韵,观察的一清二楚。

    此时,林缘的剑术在增加,对于剑道的领悟似乎也越来越清晰,本来,林缘对于见到的领悟,也仅仅是以为突破剑四陨灭那一剑而领悟剑道。

    这一次,林缘进入天人合一,精气神达到了巅峰,自身的领悟自然也在巅峰,再加上天人合一,神于心合,领悟力简直飙升。

    原先林缘对于剑韵的领悟只能说初涉,现在连连攀升,直接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心神之中,甚至在捉奸的推演剑五这一个剑招。

    这一套剑法,林缘也不清楚第四百二十一章——剑痴琅琊

    多少招式,好像是根据自己的情况,而慢慢产生演变,每一招威力都极其的巨大。

    前三找,就好像是入门的剑招,一步步让你领悟剑道之韵,后面的招式,就有了剑韵的存在,只有你对剑韵的力竭越深,才能使出来。

    心神之中,一道身影他在半空之中,并指成剑,似乎是再聚势,此时,心神之中,似乎诞生一道不可思议的气势。

    心神不发一言,不动一发,却尽得天地之势。

    壁立千仞,飞鸟往还,无论是大江奔流,或是雪崩坍塌,都不能动其根本。此时,林缘的心神就好像身在悬崖之边,有一种葬进天下的感觉。

    林缘的灵魂和心神在颤抖,此时,那种名无就好像越来越近,一道道神经都好像被绷紧一样。

    悬崖之上,冰川消融。

    林缘就好像在冰川下,见旭日初升于冰壁之上,瑰丽之极,一剑在手,就如壁立千仞,天下无物可破!

    此时,林缘的心神就好像被脏进了无尽的深渊,魂魄都不受控制的在颤抖,好想要被埋葬。

    噼啪!

    眼睛没有睁开,林缘心神控制下,下意识的伸出一根手指,隔空点了出去,只见一道紫金色的剑气响起,瞬间,割裂那屏障直接朝着前面呼啸而去。

    “斩!”

    林缘的剑指划出,奇异的一幕发生,林缘散发出来的剑气,发生了变异,不再是一道涟漪光束,而是一道月牙般的剑劲。

    轰隆一声!

    酒楼内的墙壁,轰然被斩开,剑劲无双。

    剑气继续飞射,速度似乎快到了极致,整个剑气,呈现一道弧度,朝着酒楼的对面飙射而去。

    轰!

    林缘的剑气,即将要再次触碰前面一面墙壁的时候,突然之间,在其前方,另一道剑气出现,碰撞声瞬间响彻。

    “阁下观察我很久了,为何鬼鬼祟祟!”再剑气消失的一瞬间,林缘身影出现,怒喝道。

    “不愧是潜力榜十八名的存在,一匹黑马,居然能发现我的存在。”一道黄衫青年出现,再出现的一瞬间,一股狂暴的其实出现。

    “剑痴琅琊!”在一瞬间,有人惊呼,为这样一个人的出现而惊叹。

    “潜力榜第十,剑尊榜第九!”林缘嘴中呢喃,似乎在思考。

    “没错,我就是琅琊,听说你剑法不错,故来一会,这次一见,果然不错,有当我踏脚石的资格!”

    琅琊身上的气势更显得霸道,衣衫被风吹的咧咧作响,整个人,就好像高高在上的感觉。第四百二十一章——剑痴琅琊

    “这样说话的人,到头来,都被我踩在了脚下,可能,下一个就是你。”林缘看出来了,着琅琊的修为是紫府后期的巅峰,应该和潜力榜上记载的一样,整个上古战场,只有前五的是半步道魂境界。

    “小子,你的口气也很大,不要以为战胜了那些废物,就有资本战胜我,天才,不是你这样得来的。”琅琊似乎故意用言语挤兑林缘。

    “我琅琊,自出生以来——!“

    琅琊突然跨前一步,浑身衣物无风自动,两只袍袖,更是满满当当地鼓起。

    “精研剑道一途,凡历百余战,未尝一败,妖魔灵兽之属,在我狂风剑之下,化为飞灰……”

    他双眼一翻,气势更盛。

    “你一个下等国家的小子,毛都没长齐,又有何德何能,敢与我一战!”

    琅琊向前逼近了一步,气势所及,就连地面上的一些摊子,一起飞远,那一些紫府初期的武者无力抵抗,踉踉跄跄后退,已是抵到了墙壁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