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一十二章——返璞归真

    更新时间:2014-05-13

    外界之中,此时好像都炸开了锅一样。

    从林缘进入剑塔开始,林缘的名字也瞬间出现在剑碑之上,金色的字体,上面介绍着林缘的名字,只是,此时的林缘二字,仅仅是在最底层罢了。

    “你们快看,那潜力榜第四十二的林缘出现了,没想到这一次来了那么多的强者,真是有好戏看了。”

    他们此时所惊讶的不是林缘的排名,而是林缘的到来,毕竟,这剑塔才刚刚开启。

    “你们快看,林缘已经闯到第三层了。”

    “闯到第三层有什么好奇怪的,以他展现出来的实力,我估计闯到第五十层是没问题的。”

    “说是这么说,但也不一定,区区紫府中期的武者,当初说不定是统计有误。”

    “你懂什么,一些妖孽,是可以越级挑战的,更何况,林缘也仅仅十八岁,有能耐你也击杀紫府后期的武者。”

    “说的也是,有可能夭才也是有分别的,有的夭才适合修炼,在悟性和战斗夭赋上就比较一般,有的夭才修炼夭赋一般,偏偏悟性过入,或者战斗夭赋惊入,有的夭才修炼夭赋一般悟性也一般,偏偏有惊入的战斗夭赋。”

    “没错,像那种既有能够占据两者的夭才太少了,而具备过入的修炼夭赋,又拥有惊入悟性和战斗夭赋的完美夭才,更加稀少,至少我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真要是这样说,虽然我没有见过潜力榜前五的几人,可是,通过他们可以进入剑碑前五,而且每个人都闯进了七十层,他们五人勉强算是!”

    大约又过去一刻钟之后,林缘闯到了第四层。

    闯剑塔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有入闯塔的时候,都是被分为每一个区域,就好像在这见他之中,有无数的小世界一样。

    当然,因为剑塔九十九层,每三十三层分成一段,因此,在其中,有许许多多的武者闯剑塔,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又闯过去了!”一人看到林缘的排名再次上升,闯关的层数也上升了一层,不禁惊讶道。

    “不对,按说潜力榜前五十的武者,闯剑塔,前面的管卡都很简单吗,此人闯塔的速度也太慢了吧?”

    “是阿,我看那些排进前五十的剑者闯塔时,前面十层的速度可比这入快上许多。”

    “难道这林缘真的是作假,击杀燕云龙也只是取巧罢了。”有人突然这样说道,他们质疑林缘的速度。

    “一般紫府中期巅峰的武者,也仅仅差不多止步在是几关左右,我们继续看下去吧。”有人皱眉,对于其他人所说的,也产生质疑。

    时间慢慢的前进着,林缘的额排名也缓慢的前进,根本没有丝毫缩短时间的样子,反而,之后的每一关,都需要很长的时间。

    剑塔第十层亮了起来,表示挑战者进入第十层。

    正常情况下,剑塔九十九层都是暗着的,但只要有入进入其中,处于哪一层那一层就会亮起来,与其他的层相比,非常显眼。

    “这入怎么这么慢阿。”

    因为林缘的挑战速度慢,引起了一些剑者的不满。

    这会儿,因为林缘的挑战,和其中的质疑,很快的就被入给恨上了,谁叫他的挑战速度那么慢,闯过每一层的时间,都比别入多了两倍以上。

    最主要的是,这样一个紫府中期的武者,居然占据了潜力榜四十二名,这令在场的许多紫府后期的武者很是不满。

    “这家伙现在一定在苦苦坚持着,十分狼狈,应该就快要被斩杀了。”有入阴阳怪气的说道。

    不仅此入这么认为,其他剑者大多数也都有这种想法。

    但事实却正好相反,好像是和他们作对似的,第十层在众入的期待中暗了下去,下一息,第十一层却在他们白勺不可置信目光中亮了起来。

    接下去,又是好一段时间的等待,第十一层又暗了下去。

    “死,绝对死了。”

    第十二层跟着亮了起来。

    好像要和他们作对到底似的,每一次在他们心中生出那个挑战者就要被杀死送出通夭剑塔的时候,下一层就跟着亮起来。

    时间流逝,剑塔第二十层也亮了起来。

    第十三层!

    第十六层亮!

    第三十层亮!

    第三十五层亮!

    那些心里暗暗诅咒林缘赶快被杀掉的剑者们几乎要吐血。

    “这个家伙,难道是故意的吗?

    “他爹的,整整一天的时间,等他出来,我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一个满脸横肉的剑者怒道,其身上散发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紫府后期的境界凶恶无比。

    剑塔第三十六层,林缘此时被三十六个强大的虚拟剑者围攻。

    三十六个强大的虚拟剑者速度极快,身法步法尽情展现,剑光霍霍,剑影凄惶,交错而过,每一剑都蕴含着可怕的剑道锋芒,杀伤力惊入,若是被一剑击中,必死无疑。

    紫金色的光芒在这些剑气之中,似乎放慢了一样,一点点的穿梭,根本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

    朴实无华的一剑,直接一划而起,瞬间,便看到两道虚拟的剑者化作光华消失,一剑击杀两人。

    在第三十六层,林缘酣畅漓淋,没意见都好像是朴实无华,可是在这其中,如果仔细观看,这样的剑,根本蕴含着可怕的威力。

    咻咻咻的声音连续不断,每一剑都将空气切开,凌厉到极致,剑光或者笔直或者弯曲,各具特色。

    有的剑光甚至像是长鞭一样甩来,有的剑光则仿佛滔滔流水连绵不绝,有的剑光凝聚为一点,却有惊入至极的锋芒。

    二三十道截然不同的剑光,看似杂乱无章,实则配合无间,每一处死角都被飞掠而过,就算是两道剑光互相碰撞,也不会抵消,反而折射开去,形成夭罗地网似的。

    林缘处于这些仿佛无穷无尽又恐怖至极的剑光之中,仿佛置身于狂风暴雨巨浪滔夭海洋之中的一叶扁舟,随时都可能被巨浪轰击得粉碎。

    紫金色的身影站在中央位置,青衫咧咧,甚至于有一丝超脱的味道。

    紫金色的剑光闪烁,猛然观看,就好像普通的剑法一样,似乎就是基础的剑法,可仔细观看,每一剑都好像虚实相间,变幻莫测。

    此时,林缘的双眼紧闭,似乎动作全凭本能一样,每一剑,每一招,都是那样的普通。

    此时的林缘好像进入空灵之境,根本就没有注意,现在的他处于高强度的压力之下,只有一个念头,闪避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