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九十四章——仙云成海,血杀天下

    更新时间:2014-05-04

    燕云龙的手势一变,那弥漫天际的血雾,突然开始迅速的汇聚,而后,似乎是隐隐间,化为了一道极端庞大的血珠,在那血珠之中,一种滔天般的阴煞之气,席卷开来,令得这片天地间的温度都是骤降下来。

    “这是……”。

    远处,那些正在观看的武者也似乎承受不这这样的压力和阴煞之气,脚步不断的后退着而目光望着那在燕云龙周围凝聚而成的那一颗血珠,眼神皆是一凝。

    “好强悍的武学,看来这燕国的皇子的确得到过上古的遗迹,而且,在其中,不仅仅有着剑法,居然还有这这样的强悍武学,这武学波动都足以媲美顶尖的绝学了……”那些武者沉声道。

    其余等人微微点头,旋即眼中掠过一丝担忧,燕云龙的强悍,连他们都是有些感到意外,也不知道林那青衫少年能否坚持下来.

    其实,在他们的心中,多少还是希望林缘可以赢得,毕竟在之前,燕云龙曾经联合褐袍老者阻止他们夺取天元圣果。

    “看这架势,燕云龙所施展的武学绝对强悍,甚至不仅仅是上古剑法那样简单。”那一直在紧紧的关注着两方战斗的紫府中期的武者,此时淡淡的开口。

    “没想到这燕云龙可以得到如此强悍的武学,要是我的话,实力绝对会大大增加……”

    轰轰。

    那一颗血珠,直接出现在燕云龙的上空,虽说看不具体,但那种仿佛穿越时空而来的阴煞之气,却是极端的恐怖。

    悬浮在空中的金黄色长剑,更加的颤抖,血珠越来越紧紧,那金黄色的长剑颤抖的月家里还,似乎受到了什么牵引一样。

    最主要的是,因为金黄色长剑的颤抖,那一小片的空间,全部出现了震动,甚至,空间都有一种要破碎的感觉。

    “呼。”

    一口金黄色的灵气,自燕云龙的嘴中缓缓吐出,他此时的面色,似是苍白了一分,想来施展这种武学,对于他来说,也是有着不小的消耗。

    那无数的血雾化作的血珠,就在众人不可思议之间,直接进入了金黄色的长剑上面。

    “轰!”

    一瞬间,血珠进入金黄色长剑,一条血线蔓延而出,出现在金黄色长剑的中间位置,而此时,那周围所散发的震动,直接崩裂了空间。

    他微微抬起略显苍白的脸庞,泛着猩红的眼瞳看上去格外的阴厉,而后,他手印轻结,沙哑冷漠的声音,带着许些狂热,在这半空之上,响彻而起。

    “仙云成海,血杀天下!”

    轰!

    滔天的金黄色光芒,突兀的在中间出现了一条血色的光芒,像一条红色的细线一样,夹杂在其中。

    疯狂的金黄色灵力涌入那道庞大的剑光之中,而后,在那金黄色长剑的位置,两道猩红之光浮现出来,犹如一对血线,顿时间,那种弥漫的阴煞之气,猛然暴涨。

    最诡异的是,着金黄色的剑芒,不仅仅存在着阴煞之气,还有一股浓厚的锋锐在其中,显然,这是燕云龙把自身的剑道锋芒催生到极致的表现。

    “嘶!”

    在那种阴煞之气和极致剑道锋芒的弥漫下,周团无数人都是猛的感到体内元力的运转都是在此刻变得迟缓起来,当即便是有着一道道倒吸吭气的声音响起,这燕云龙的攻势尚未展开是没想到竟只是如此的凶猛。

    燕云龙眼中的腥气,也同样是在此刻暴威到极致,下一霎,他手掌探出,右手持剑遥遥的对准着林缘的方向,然后猛然握下。

    咔嚓

    剑柄握下的霎那,这天地间的灵气仿佛都是被其生生捏碎,而后,那庞大的剑影,和燕云龙两道猩红目光,直接是锁定林缘的方向,漫天狂暴灵气汇聚,竟是形成屏障,将林缘的所有退路,尽数封锁。

    退路封锁,燕云龙瞬间横跨一步,身体降落,直接一剑劈下。

    轰轰!

    随着燕云龙这一剑怒劈而下,地面上的山峰疯狂的颤抖起来,那一片大地,竟都是生生的崩塌了数十丈,紧接着,一道将近百丈庞大的裂缝,从地面上浮现出来,犹如一条窜腾的地龙,快若闪电般的对着林缘延伸而去。

    这可怕一剑,当真是有着碎山破空之力!

    所有的武者,都是被这可怕的声势骇得有些窒息,脸颊也是变得极端的凝重,有的武者脸色更是有点苍白。

    这一剑,就算是紫府后期的强者,恐怕都不敢去接!

    “好强大的剑法……”

    林缘抬头,望着那遮天蔽日而来的金黄色剑芒,在那里,他能够感觉到一股浓郁得几乎化不开的危险味道,他明白,即便他肉身强悍,但若是真被这一剑正面轰中,怕至少也是重伤之局甚至直接死亡。

    “退路也被封锁了啊……”。

    林缘瞟了一眼周身,那里狂暴的天地灵气形成无形的屏障,将其困在此处动弹不得。

    “看来,他真的要拼命了,既然如此……那就只能与你拼一场了啊。”

    林缘喃喃自语,双目之中,冷冽之色,却是骤然强威,掌心一握,便是有着紫金色的灵气光芒渗透出来,然后飞快的汇聚到右手握着的乾坤剑内。

    砰!

    紫金色的剑气出现,璀璨的紫金色光芒,化作漫天剑影,瞬间围绕在林缘额的身上,好像那些紫金色的剑影在朝拜他们的主任。

    同时间,一股极端奇特的波动,以他身体为中心,沿着大地,顺着空间,闪电般的扩散开来。

    无名的韵律散发。

    嗤嗤!

    随着那股波动的扩散,所有人都是能够清楚的见到,空中,地面,原本葱郁的山顶之上,竟是以一种诡异的速度变得破碎,荒芜,甚至连大地,都是出现了龟裂。

    咔嚓嚓。

    龟裂的大地,闪电般的蔓延着,短短数息的时间,这座庞大的山头,便是变得异常的碎裂,仿佛那不是一座山,而是一座泡沫一样。

    轰隆隆!

    这一刻,似乎有雷音炸响,林缘这一剑之间,整个人似无限拔高,剑韵一晃,仿佛天穹破裂,一股新生的剑韵自身上升腾而起。

    一剑落下,好像要将天穹打破,将这枷锁击穿,将这屏障击碎。

    紧随着,一道冲天的剑韵,携带者万千剑影,虚空乍现,那虚无之中的空间裂缝,瞬间被着一股力量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