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五章——林缘的暴怒(四更)

    林缘的目光,也是望着那道身影,笼罩周身的元力波动,也是此刻沸腾起来,缓缓的道:“那可未必。”

    闻言,那道人影似是一笑,而后逐渐的转过身来,那般看似普通的模样,却是让得林缘双掌缓缓紧握,而后轻声吐出两字。

    “宇文吉!”

    林缘淡淡的吐出这三个字,声音之中突然出现了一抹冰冷的神色,随即,一股浓厚的的气势压向了对面的宇文吉。

    “林缘,你果然很强悍。”宇文吉依旧淡淡的说。

    林缘之所以突然之间释放压力,是因为在宇文吉的身上,林缘居然感受到了一抹杀气,而这种杀气,居然很浓厚。

    “呵呵,你也很强。”林缘冷笑。

    “就算你强又如何,红莲始终是我的,我早晚会把他从你身边夺回来。”突然之间,宇文吉一语惊人。

    “什么,红莲在你那里,快告诉我,他在哪里。”林缘猛然间听到红莲儿子,整个身体都似乎有微微的颤抖。

    “红莲在哪里,你没有资格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宇文吉和之前的表情一样,根本不把林缘放在眼里。

    “你,找死!”林缘拳头紧握,身上的紫金色灵力似乎也跟着颤抖起来。

    “哈哈,我不告诉你又如何,就凭你,想见红莲,不可能。”突然,红色的灵力从宇文吉的身上散发,和林缘的紫金色灵力瞬间对抗起来。

    无声的震荡在整个空间激荡,两股气势的对抗,在一瞬间,周围的空间似乎都扭曲不堪一样。

    “嘿嘿,既然你知道红脸的住处,那么,红莲一定在丹元宗,放心,十国大战我会去接她的。”林缘突然一笑。

    既然这宇文吉是丹元宗的大弟子,而且,对于红莲这个名字很是熟悉,那么,红莲一定在丹元宗内,自己刚刚也是被心智迷了。

    “他是我的女人,我林缘的!”林缘身上的紫金色灵力激荡,直接把宇文吉的气势推到了一旁。

    “想见道红莲,还是先过我这一关吧!”宇文吉怒哼,丝毫不在意。

    “就凭你,废物一只。”林缘心中下了决定,也不多说。

    话音未落。

    “嚣张!”

    赤红色的剑芒瞬间在大殿内亮起,整个大殿的温度似乎都急剧的上升起来,在林缘对面的宇文吉瞬间出招。

    林缘身形如同风中柳絮一般,轻轻飘动,随手一剑点出。

    嗤!

    一道紫金色的剑气迸射。

    一缕古朴而又沧桑的气息,从林缘手上的乾坤剑之中弥漫出来。

    林缘这次动怒了,为了自己的女人,自己那个牵挂的人,还有,自己爱的人。

    光幕外面的所有人都眼前一亮。

    “没想到林缘居然和丹元宗的人对上了,看来,这次有好戏看了,好像他们还发生了口角之争。”外面的重任虽然不能听到他们的谈话,可是,从其中的情形还是可以发现些端倪呢。

    紫金色的剑气从林缘的手中施展出来,却隐隐有一种磅礴大气的威压,更显神韵奥妙,单单一个起手式,就给人一种浑然天成、毫无破绽的感觉。

    “哈哈,小子,你这是找死,看剑!”

    宇文吉大笑一声,猛地一剑刺出。’

    这一剑是的蚀日剑式之一,是丹元宗的绝学,也是他的得意之作。

    既然眼前这个林缘无比的狂妄,那正好一剑将其重创,所以一开始他就下了杀手,打算瞬间把林缘击败。

    宇文吉赤红色的灵力涌入,剑身化流光,瞬息便至。

    剑芒分开气流,剑到半途,骤然千变万化,化作漫天剑雨一般,根本无法捕捉到底哪一个才是真身,而哪一个是幻影,一道道赤红色的剑气犀利无匹,划破虚空,当真是有遮天蔽日之势,席卷天地之威。

    对面。

    林缘仿若未闻,一动不动。

    待到那漫天剑雨就要刺入身体的瞬间,他手中长剑,才骤然一荡,反手一剑划出。

    这一剑,看似简单至极,就似乎是一个起手式一样,可是吗,大道至简,正是击败影一的那一招——剑一。

    但正是这极为普通简单的剑式,林缘手中却仿佛是活了一般。

    一剑划出,隐隐有一种一剑破万法的意蕴。

    对面的宇文吉似乎时发现了什么,脸色瞬间转变,大骇。

    一瞬间只觉得视线之中的一切都消失,只有那闪烁着寒芒的紫金色剑气迎面而来,不论自己往哪个方向闪避,竟然都无法躲开这一剑,自己的进攻,看起来简直就像是赶着要将身体送上那迎面而来的剑尖一般。

    仓促之间,宇文吉只能回剑抵挡。

    漫天的剑雨瞬间消失无踪。

    叮地一声轻响。

    两支长剑撞击。

    紫金色和赤红色的剑芒瞬间对轰在一起。

    恐怖的未能瞬间在大殿内传递,整个大殿,全部被恐怖的剑气所覆盖,随即,大殿内的裂纹更加的弥漫开来。

    这还不仅仅如此,林缘在和宇文吉对战的瞬间,乾坤剑瞬间抽出,陡然之间,乾坤剑变化,突然增长了三尺左右。

    一抹红色的血流从宇文吉的脖子间射出,瞬间被两种剑气所蒸发。

    这一刹那,林缘把握时机,直接,双脚一踏,身体飞起来,脚步踏空,直接从宇文吉的胸口踏过。

    “噗……”本来就被林缘重伤的宇文吉喷出一口血箭,倒飞出去,一脸的骇然:“这怎么可能?”

    林缘并未追击,一脸的冷笑,失望地地摇头:“看来我还是高估了你,根本不用三剑,只是一剑,就已经足够败你了!”

    “这不可能,你耍诈,你这是什么剑式?你怎么会有这样高明的剑式?”宇文吉勉强稳住身形,不可置信地怒吼。

    “不可能的,这根本不可能,一剑,怎么可能!”宇文吉依旧不相信自己居然被林缘落败。

    自己可是天才,绝世天才,整个赵国能与自己相比的仅仅几人,自己怎么可能就这样失败。

    此时的宇文吉完全不相信自己就这样落败,可是,咽喉处的那一丝血迹,依旧不得不让他承认。

    “你,你永远不可能见到红莲,就算你击败我,也不可能,她是我的,是我的。”宇文吉突然想到了什么,似若癫狂。

    “可怜的家伙。”林缘嘴中低语,自己已经知道了红莲的所在,只要十国大战结束,就是自己接红莲回去的时候。

    看着倒地的宇文吉,林缘丝毫不加理会,可怜的看了他一眼,直接向外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