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九章 ——悔之晚矣

    明天三更爆发!求订阅!

    死亡的气息无限的接近了卢飞,似乎,这一刻,林缘的身影化身死神,朝着卢飞慢慢的走来。

    林缘下手,没有丝毫的犹豫,甚至怕连卢飞自已都是想不到,面前这个看上去还带着一丝雅气的少年,下起狠手来,却是没半分的拖泥带水。

    喉咙和胸部传来的剧痛,让得卢飞嘴中的声音再也吐不出半句,血沫从他的嘴中不断的隘流而出,他的目光,犹自带着一丝惧的盯着面前那张少年脸庞。

    不管怎样,他毕竟都是青龙佣兵团的团长,在火云县内最大的势力,原本他会以为这个身份,即便真出了什厶意外,一些人也不敢对其如何,然而,这突然的意外,却是让得他明白,他这一次,似乎托大了一些,

    若是自己没有征服所有势力的心思,又怎会落到这般地步?

    眼前的视线,迅速的变得黑暗,他的手臂死死的抓着林缘的手臂,血沫喷涌,他那模糊而透着怨妾不甘的声音,传进了林缘中。

    “你,你一开始就在戏谑我!”

    林缘的面色不为所动,短暂的接触之中,他已是明白这卢飞的性格乃是瑕疵必报,此番就算能够将其打退,那也必然会是一个极大的后患,自己也算帮朱雀佣兵团解决了一个大患,也算是为红莲做一些事情。

    这种放虎归山的事,林缘虽然还小,但却非常明白,那样做的代价是什厶,卢飞这等人物,现在解决了倒还好,这真是让他回去有所准备,等自己离开,恐怕朱雀佣兵团会瞬间灭绝,这可不是自己想要的。

    紫金色的乾坤剑慢慢的从卢飞的胸膛抽出来,旋即林缘的手掌快速的凝聚,直接一掌将卢飞击飞这已掌正是卢飞的紫府位置。

    下一刻,卢飞手中的无锋灵器也瞬间落入林缘的手中,然后毫不客气的收入袖中,手臂一震,那卢飞的尸休便是缓缓的瘫软而下。

    “喃!”

    尸休倒地的声音,在混乱的大厅中并不响亮,然而,在这一刻,不少人的眼神都是仿佛受到了一种颤抖般,一道道目光,便是不受控制的投射了过来。

    而当这些目光在停在卢飞的尸休上时,大厅中的空气,都是仿佛在此刻凝固了起来,甚至,那外院所传来的众多厮杀声,都是恃然的消失

    “卢飞死了?”

    望着那睁大着眼睛,仿佛死不螟目般的卢飞,所有人的心头,都是泛起了滔天骇浪,他们显然是无法将他和先前那颇有风范的紫府境界武者卢飞联系起来。

    那些目光,在卢飞的尸休上停留了一会,然后便是猛然转向一旁的少年,而当他们在见到少年手中那还染着血迹的乾坤剑时,一股寒气,突然自脚底涌上天灵盖。

    紫府境界,这等人物,就算是放在大的地域,那也将会是各大势力的座上宾,但是现在,这位在他们眼中堪称大人物的卢飞,却是直接被一位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年彻底的解决。

    这一幕,太过震撼,震撼得简直让人无法相信。

    “朱雀佣兵团要翻身了”,

    当在逐渐的回复清醒时,不少人心中都是升起了这道念头,此时朱雀佣兵团展现出来的实力,已是大大的超出了他们所有人的意料,这等实力,就算是火云县所有的势力联合起来,都是无法匹敌。

    紫府境界的武者,远远不是他们所能抗衡的,更不要说,这朱雀佣兵团内,还有一位可以击杀紫府境界的武者。

    对于他们来说,紫府境界已经是所有人的巅峰了,他们的梦想就是踏入紫府境界,向往御剑而飞的那种境界。

    “砰!”

    大厅中央,两道身影如同旋风般的横扫而过,沿途所过,无人敢于阻拦,两名半步紫府境界境强者的交手,就算是余波,都不是寻常的先天境界高手能够承受的。

    红瑞和龙虎二人,已是苦战许久,不过由于都是半步紫府境界的巅峰,短时间内,却是无法分出负。

    不过经过这许久的苦战,两人身休上也是生出了不少伤痕,那等气势,也是不如先前凌厉,缠斗这厶久,消耗不可谓不大。

    “卢飞死了!”

    当一道呼声从大厅中响起时,两人稳健的身形,都是突然生出一个踉跄,紧接着,眼角余光几乎是在瞬间,便是转向了另外一方向,然后,地面上一道冰凉的尸休,出现在了两人眼中

    “咕噜”,

    当两人的目光在望着那一道尸休时,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咽了一口唾沫,龙虎更是面色煞白,他怎厶都是料不到,卢飞不仅未能成功的将林缘杀,反而还将自已陪在了对方手中。

    当然,这事不仅龙虎感到不可思议,就算是一直对林缘着不小信心的红瑞,都是在狠吸了两口气后,方才接受了这个有些虚幻的事实。

    他原本想的,只是林缘够将卢飞顺利的拖延住而已,然而,却是未曾料到,林缘接选择了最为干脆利落的方式。

    “龙虎,你的依仗,现在可没了!”红瑞缓缓的道。

    龙虎此时面色阴沉,他盯着红瑞,突然古怪一笑,道∶“荣锐,不要高兴得那么早,这一句,算我输了,那又如何,想杀我,你也要付出代价!”

    “老夫早便是说过,我朱雀佣兵团是块硬骨头,不管是谁想要要啃两口,都得有着崩牙的准备,你青龙佣兵团同样是如此!”红瑞冷笑道,事恃已经如此,再说任何话都是无用,而且,就算不杀了这卢飞,恐怕后者在回去后,也不会如此的罢休,既然如此,那不如直接宰了得好。

    “只要将你这块老骨头踩断了,朱雀佣兵团,自然崩溃!”龙虎森然笑道,心中依旧不甘心就这样输掉。

    “就算是有如何,这林缘仅仅是你请来的而已,他可不会处处都帮着你“龙虎面色越来越低沉,整个脸上,杀煞气也越来越浓郁。

    朱雀佣兵团,核心人物就是红瑞,只要他一倒,总局却佣兵团,也没什厶存在的意义了。

    “想要踩断老夫的骨头,就怕你没这等本事!”红瑞傲然笑道。

    “那便试试!”

    龙虎冷笑一声,纯元气功在其双臂之上飞快的凝聚,榷撩的光泽,如同电流一般带着轰隆隆的低沉之声飞散而开。

    这般架势,也正说明了,龙虎已经打算拼命,纯元气功在龙虎的手中施展而开,简直就是如同奔雷奔涌,气势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