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 ——这里的浑水,你不该趟

    林缘的双眼,死死的盯着那道闪烁着淡淡光泽的毫芒,伴随看着这东西的愈发接近,那种危险的感觉,也是变得浓郁了许多。

    林缘明白,要真是让这东西轰入自己的胸膛,恐怕连自己的性命都得被生生摧毁,而那个时候,不管他有再强的实力,恐怕都是无法在这一途上取得什么成就。

    “想要我死,没那么容易!”

    危急关头,林缘心头也是冒起火气与狠劲,被压制的修为,猛然间破裂了一丝,一缕强大的气机瞬间发动。

    这一缕紫金色的灵力瞬间融入林缘的手上,那本来被林缘刻意压制的修为,瞬间提升,直接达到了半步紫府境界的巅峰。

    那一缕紫金色灵力融入,瞬间提升了林缘的修为,是林缘不在处于被动状态。

    “卢飞团长,没想到你的这个灵器居然如此强大,使用这件灵器,你居然可以比拟紫府境界初期的巅峰。”林缘嘴角发笑,眼神之中丝毫不在意。

    那本来就要竟又是将那道青色豪芒居然缓缓的逼退了去。

    “这小子,怎么这么难对付?!”卢飞的心中骇然,自己的这件灵器可是中品的,这也是自己多年来的最大的秘密,自己也是靠着这件灵器的帮助才突破紫府境境界。

    此时自己使用灵器,居然依旧没有击杀这小子,难道,这小子并不是刚刚突破,可是,他的身上明明还存在着刚刚突破的气息。

    面对着这僵持的局面,卢飞心头也是一惊,他怎么也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林缘凭借这这样的实力,居然能够在灵力的强度上,与他拼个不相上下。

    “我卢飞什么场面没见过,今日还不信连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都是解决不了!”

    而这般僵持,也是让得卢飞有些恼怒起来,若是其他那些家伙知道了他被一个少年逼成这幅模样,指不定要被嘲笑成什么模样。

    心中发了狠,卢飞突然一咬舌尖,双眼之中,迸射出两道无形光泽,紧接着,身上的青色灵力似乎更加的庞大,在卢飞身上三四米左右,居然生气了灵力的风暴。

    “这卢飞,居然是把自己紫府之中的灵力全部调动了起来,终于开始拼命了吗?”林缘心中冷然:“这样才有意思!”

    看到自身的青色灵力越来越庞大,直接覆盖了方圆五米的样子,卢飞冲着林缘森然一笑,一声厉喝,青色的剑锋便是带起滚滚的青色龙形身影,狠狠的撞向正在抵御着的林缘。

    而见到这一幕,林缘同样是被惊了一下,可是面色依旧,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手中的乾坤剑瞬间散发,一缕紫金色的剑芒,宁而不散。

    紫金色剑芒刚刚出现,便是掠向了卢飞的那条青龙,而在飞掠同时,紫金色的灵力竟然是迅速的扭曲了起来,到得最后,直接是在卢飞震惊的目光中,化为了一个剑形一样的长剑。

    “灵力化形!”

    紫金色长剑出现的瞬间,其余的人并没有感到多么的震惊,本来林缘是紫府境界已经令他们震惊了,林缘这样做,并没有什么么。

    而那卢飞,则是直接惊骇的失声叫了出来,紧接着,他便是急忙的挥舞手中的无锋剑芒。

    然而,就在卢飞打算收回自己这一击之后,林缘的紫金色剑芒却是暴冲而来,一股股强悍的威压散发而出,而在这种威压下,那青色的龙形虚影被一点点的逼退。

    “噗嗤!”

    在林缘的紫金色剑芒接近青龙影像的瞬间,卢飞的青色龙形,迅速的变得黯淡下来,而他本身也是受到牵扯,一口鲜血喷吐而出,然后他面色有些扭曲,死咬着牙,身体直接向后退去。

    停止下来的卢飞,满脸惊骇的朝着林缘的方向看去,甚至连自己嘴上的鲜血也没有时间擦拭,只狗狗的看向林缘。

    “你竟然也有灵器,而且自身的灵器丝毫不弱于我的灵气?!”

    在众人都在沉吟时,那卢飞突然再度开口,他的面色很是苍白,但那盯着林缘的双眼,却是极端的炽热,那炽热中,充斥着贪婪。

    “小子,你只要把你的灵器交给我,我可以不杀你,甚至我可以把这个盟主之位也交给你,其他的报酬,我都不要,我只要这个!怎么样?”

    林缘眼角跳了跳,经过先前交手,他已是知道此人城府颇深,但没想到他这等城府,现在却是会说出这般愚蠢的话来,只能说很白痴。

    “好啊。”

    林缘目光一闪,竟是微微一笑,与此同时,他的脚步疾走上前,从手中拿过乾坤剑,递向了卢飞所在的地方。

    林缘的举动,让得卢飞狂喜,然而,就在他刚刚踏出两步时,这才骤然反应过来现在是什么局面,对方又不是白痴,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交给他这么重要的东西?

    “死吧!”

    不过,就在他的脚步刚刚停下时,凌厉的劲风,便是迎面而来一道紫金色的道寒芒快若闪电般的射向他的胸膛。

    “叮!”,

    危急关头,卢飞急忙鼓动紫府内的灵力,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急忙将那紫金色的寒芒抵御而下,不过,就在他刚欲松一口气并且暴退时,一股异常强悍的灵力冲击,却是瞬息而来,狠狠的轰击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刹那间,卢飞整个身体都是急速的倒退而出,脑海之中也都是嗡鸣了起来,心脏指出,紫府之心的地方,瞬间被震得黯淡无光。

    神智的瞬间恍忧,虽然仅仅只是霎那光景,然而,就在卢飞再度清醒过来时,少年的脸庞,已是近在咫尺,在其手中,一道紫金色的寒芒再次暴刺而出。

    “住手!我不在找朱雀佣兵团的事情了,也不会在策划联盟的事情!”

    卢飞浑身的寒毛,都是在此刻倒竖了起来,他嗅到了一种浓浓的死亡味道,当下急忙喊道。

    林缘面色十非漠然,身形没有丝毫的停滞,手中锋利的乾坤剑,直接是化为一道紫金色剑芒,毫不留情的射进卢飞字符的位置。

    “卢飞团长,晚了,这里的浑水,你不该倘!更不应该让你的儿子去娶红莲,这是你该死的地方!”

    剧痛传来,卢飞的耳边,响起了少年低低的喃喃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