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青衫豪气生

    “啊……啊,我的胳膊……我的胳膊断了……”曾伟抱着自己的右臂惨呼,一张脸疼蜡黄,仿佛是敷上了一层金粉一般,杀猪一般嚎叫。

    “快,让开,武宗执法堂来了,闲杂人等尽快离开。”突然之间,蓝光消失,在众人的后方,一行身穿武宗执法堂衣服的人员出现在众人眼前。

    “什么人?竟敢在我的面前行凶伤人?”执法堂的领头人物,突然之间大喝,浑身气势大涨,就要下令抓人。

    气氛骤然紧张了起来

    其他十几位执法队员也都各自执剑出鞘,从四面围了过来,各自释放出真元气息,凶悍之气骤然升腾,四周犹如变成了战场一般。

    周围围观的众人,一个个胆战心惊,纷纷后退。

    但是——

    “你们好大的官威啊!”青色身影云淡风轻,无视如狼似虎围过来的执法堂武者,微微皱眉,轻飘飘地道。

    这个时候的林缘,面色平静,波澜不惊。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众人却分明清晰地感觉到,一缕有点儿可怕的寒意,在这个俊秀少年的身躯中悄无声息地弥漫开来,有一种狂风暴雨即将降临之前令人窒息的寂静。

    执法堂的领头人这个时候,也终于注意到了周强,独孤剑两人身边这个风姿如玉的英俊少年,但是他此时已经内心惶恐,无比焦虑,并未太多注意,所以第一反应,误以为这是和他们一起的人物,所以并未怎么重视,也没有仔细去看。

    “林缘师兄。”独孤剑和周强这时也认出来了林缘,一脸喜色地冲了过来,一左一右站在了两侧。

    一些人的目光,刷地一下子集中到了这个翩翩英俊的青衣少年身上。

    原来这个英气勃勃的少年,是叫做林缘的少年啊,看其穿着,应该是一位内门弟子吧……

    咦?他是……一些消息灵通的人,却已经是渐渐认出了这少年是谁,顿时到吸一口冷气,立刻变得幸灾乐祸起来,曾伟这群恶霸,总算是踢到了铁板。

    “林,林缘师兄,您回来了!”执法堂领头人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甚至连称呼都变得尊敬起来。

    “周强,你做的很不错。”林缘把头转向了周强的方向,笑着对旁边的周强说到。

    顿了顿,林缘抬起头,看着前方道:“怎么回事?”

    “事情是这样的……”独孤剑的表情同样充斥着愤怒,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刚刚还在紧张的独孤剑,此时表情无比的轻松,把事情的经过一字不漏的说了个清楚。

    这个时候,周强一直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回到了肚子里,整个人彻底轻松了下来。

    他甚至有些兴奋。

    林缘看都不看执法堂的几人,眼神一直在看向曾伟的地方,这才是最主要的事故造成者。

    话音未落。

    甚至,在所有人反应之外。

    一抹深蓝色的光芒再一次出现,一层淡淡的深蓝色真元似乎摇曳的灯光一样,慢腾腾的朝着曾伟几人的方向再次冲去。

    “你,林缘师兄……”这一刻,曾伟的眼神之中充满挂满了惊骇的目光,他第一次感觉,死亡距离自己如此之近。

    他可是知道林缘的恐怖,而且也听说过林缘的一些事情,这可是一位杀伐果断的主,当场击杀自己也不是不可能。

    “咔嚓!”

    深蓝色的真元瞬间越过曾伟几人,恐怖的气势瞬间急转,那深蓝色的真元,直接撞击在了屋中的一些兵器柜台上面。

    顿时,那些兵器,草药还有一些重要的东西,就像朽木一样,寸寸断裂。大量的碎屑直接掉落在了地面上。

    “大胆!”

    “小子放肆!”

    执法堂的武者瞬间咆哮起来,擅自摧毁武宗的东西,而且是交易场所,这本身就是违反武宗门规的事情。

    当着他们执法堂的面,直接摧毁了武宗的重要场所,这不就是明显在打他们的脸吗?

    执法堂的一些弟子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队长居然对这少年这么客气,但是,队长客气,可不代表他们会客气。

    其实,他们是刚刚加入的弟子,对于林缘,他们也只是听说过,可是,一些传说也早已经把林缘夸大化,甚至年龄化。

    他们并不认识林缘,也仅仅是听说过,可是,他们一直以当上执法堂的弟子而感到骄傲,一时根本没有想起来。

    “你们才放肆,给我退下。”执法堂的队长,也就是领头人瞬间脸色膨胀,怒吼着对手下说道。

    “你们一群小子,难道找死不成,这可是我们武宗的杀神。”执法堂队长心中也苦不堪言,要是自己知道今天的事情会是这样,打死自己也不会来。

    一怒杀北院!

    青衫豪气生!

    内门第一人!

    林缘!

    想到这个名字,武宗之内或许不知道他长得什么样子,可是,名字早已经传遍武宗各个角落。

    刚刚还在训斥林缘的执法堂弟子瞬间身体如坠冰窖,双腿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这样的人物,即便如今身份地位比不上门派中的长老,宗主,但未来的前途绝对不可限量,绝对不是他这样一个执法队所能够招惹得起的。

    而且更令他们胆寒的是,就算林缘凶名如何,只要不触犯到他的,林缘也是很好说话的。

    可是,今天,所有人的眼中都可以看出林缘眼睛之中充斥的滔天怒火,这绝对是一场灾难。

    武者强大之后,什么最重要,亲人,朋友,还有自己的家乡。

    而独孤剑明显是林缘家乡的人,也明显是林缘让他来到无踪,自己家乡过来的,如今受到了这样的对待,林缘如何不怒。

    “真是该死啊,怎么居然又惹到这位爷?”执法队队长脸色同样不好,眼睛骨碌碌的转动,在思考方法。

    这个时候,本来就已经被林缘击伤倒在一边的北院弟子,也终于明白了发生什么事情。

    “不是说他已经死在外面了吗,怎么还会出现?”曾伟一肚子的苦水,要是知道林缘还活着,自己说什么也不会和他的人作对。

    曾伟此时吓得都快要尿裤子了,和躺在地上的几个人相互使了个眼色,曾伟也顾不上自己是内门弟子的身份,更不顾断了骨头的胳膊和肿的像是猪头一样的脸,就要脚底抹油开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