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一章——宗门变化

    “父亲,你们等我,我会很快就突破到道魂境界和你们见面的。”林缘的眼中闪烁着泪花。

    这些年,自己无时无刻的修炼,为的是什么,不就是可以一家人平平静静的生活在一起吗。

    风霜雨露,从未变化过,林缘也一直为目标努力着。儿女私情,甚至都被林缘所放在一边。

    “红莲!”林缘有些迷茫,不过转瞬间,林缘看向林天的眼神再次坚定起来。

    “缘儿,姻缘天定,随缘就好,不必刻意压制,这也是修炼的一种。”林天似乎可以看透林缘的内心,提醒道。

    “知道了父亲,缘儿会记住的。”林缘并没有因为父亲知道自己内心的想法而感到震惊,随后到:“父亲,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里不是只有紫府秘境以下的武者才可以进来的吗。”

    “傻孩子,这紫府秘境本来就是我为你而建造,里面的东西妖兽也都是为父我放在里面的。”林天听到林缘的疑惑,笑着说道。

    “什么,这是父亲你建造的,可是,这紫府秘境可都存在了上千年时间了。”林缘似乎听到了什么惊骇的事情,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林天。

    “缘儿,武者修炼到高深,生命本质增加,上千年,上万年都不在话下,移山填海,毁天灭地也不在话下,等你的境界提高了,自然会知道。”林天笑着解释道。

    “多余的话不多说了,这个戒指给你,里面都是五行精华,是帮助你突破紫府境界的,你在秘境中得到的那些五行精华,只是一些普通的,这对于你以后的发展也有些作用。”说着,林天手中出现一枚戒指,直接递给了林缘。

    “父亲,这……”

    “拿着吧,这就是一门普通的储物戒指,里面也就是外面地武者所说的五行秘境的传承,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大量精纯的五行精华而已。“林天笑着递给了林缘。

    “缘儿,为父不能在这里过多停留,否则,一旦被人发现,这将对于你,对我还有这个大陆的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为父必须要离开了。”林天脸色有些为难。

    “父亲,你,你又要离开了吗,可是我该如何去寻找你们,那个通道口又在何方?”林缘脸色有些不舍。

    “那个通道口就在赵国的洪荒森林核心地点,记住,没有达到道魂境界的实力,绝对不要进入核心地带。”林天再次提醒道。

    “羽儿,你该出去了,你的几个同伴都在担心你了,我就先离开了。”林天说完,身形突然之间消失不见,整个空间瞬间就剩下林缘一个人。

    “父亲,父亲!”林缘脸上的目光充斥着不舍,无奈的叫了两声。

    攥着拳头,林缘的脸上充满了坚定地目光:“父亲,放心吧,我一定会找到你们,一切的负担,就交给儿子吧。”

    林缘何尝没有看出来自己父亲的表情变化,知道,自己的父亲有什么事情隐瞒着自己,只是,自己的实力太低,根本不足以知道。

    脚步向前跨入,林缘的身影瞬间消失,下一瞬间,林缘的身影出现在距离武宗聚集地不远处的地方。

    在林缘出现的一瞬间,一道模糊地身影再次出现在林缘的后方,仅仅的看着林缘:“缘儿,这么重的担子落在了你的身上,为父对不起你啊!而且,你的母亲……”林天表情有些挣扎,似乎又有些疯狂,身形一闪,直接消失在空中。

    “林缘,你出来了。”突然,唐杰的声音出现在林缘的耳中,声音中带着一抹高兴的神色。

    “唐杰,是你!”林缘语气中依旧没有从刚刚的那种不舍回来,语气听起来也有气无力。

    “嗯?怎么了林缘?”似乎是发现了林缘的不同,唐杰疑惑的问道。

    “没,没什么,我们赶快进去吧,因为一些事情来晚了,不好意思。”林缘试图摆脱那种不舍,转过身来,对着唐杰说道。

    “哦,好的,我们都在等你呢。”唐杰说完,率先走向武宗的驻点。

    林缘重新调整了一下状态,跟在唐杰的身后,想武宗的据点走去。

    “林缘,你回来了,太好了。”欧阳雨从帐篷外面出来,正好遇见了唐杰身后的林缘,喊道。

    “什么,林缘回来了。”帐篷里面的几人听到欧阳宇的叫声,都快速的从帐篷之中出来。

    “林长老,我回来了。”林缘看见林长老从帐篷内走出,也不多说,招呼一声,便走进帐篷。

    “这,林缘这是怎么了?”武萧看到林缘的状态,感到奇怪,转头看向唐杰的地方。

    “我也不知道!”唐杰双手一摊,表示自己也是不知。

    “我们也准备下回武宗,毕竟已经三个多月的时间了。”林长老对着众人说道,并没有因为林缘的反常而说什么。

    “哦,好的。”众人齐声说什么。

    “你们都不要去打扰林缘了,让他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林长老深思了一会,突然对众人说道。

    武宗交易场所的门口。

    “这根本就不是我们店里出售的精钢剑,你们……简直是无理取闹。”交易所得一个小厮狡猾的眼神之中闪烁着异样的神色。

    自己好不容易得到这样一个机会在内门师兄中出头,好像是让自己故意刁难这个叫做独孤剑的少年。

    “呸,你们撒谎,我昨天亲自从你们这里买的精钢剑,难道还能冤枉你们不成?”独孤剑的脸上充满了愤怒,似乎再说就会冲上去一样。

    “这种货色的精钢剑,我们怎么可能会出手,而且,这精钢剑的好坏你会分不清吗,你分明是在找事吧!”那小厮故意装作一脸的愤怒,朝后面的几人试了一个脸色。

    “你们武宗交易所就是这样做生意的吗?以次充好,坑蒙拐骗,天理难容,滚出商业区!”

    “对,奸商,滚出商业区!”

    独孤剑的身后,一些充满着正义的武者也在旁边说道,企图帮忙,也有一些上过他们当的武者在旁边骂道。

    “你们这一群卑微的弟子,居然这样说,难道是不想留在武宗了吗?……”

    那柜台前的小厮怒喝道,显然,对于这种场面早已经见识过不知道多少次了。

    那小厮朝着后面的一群武者跑了一个眼神,顿时,一群彪形的武者出现在众人面前,顿时,刚刚还在吵闹的交易所门口,顿时寂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