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三章——紫府秘境

    比试终于结束,可是这里面的结果去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林缘的突然杀出,令所有人都要措手不及,甚至南院也没同样没有想到林缘会这样杀出,不过,幸好的是,林缘成功了。

    前十之列,最终确定。

    第一名,顾名思义,属于林缘,第二名也无可争议,属于武萧,第三名,段梦,第四李云,第五名属于萧楚,他的运气有点差,如果好点的话,甚至可以在前进一名,后面依次是欧阳雨,程思佳,唐杰,吴伟伟,谢腾达。

    排名碑前十名,这一次是属于他们的荣耀,内门弟子前十,站在了武宗的顶梁柱上,这是他们的荣耀。

    在比试完毕,宣布完之后,门内弟子也渐渐散去,在林缘即将走的时候,宋长青告诉林缘,晚上在武宗会议室,宗主武天有事找他。

    林缘回到住处,出奇的没有修炼,而是盘膝坐在床上,心神沉入脑海,一点点的思考着这么多天的战斗。

    林缘自从进入武宗足足一年的时间,自身修为直接由后天境界,进军到现在的先天境界,甚至达到了先天境界的巅峰,可以说紫府境界以下,根本没有人可以伤害到林缘。

    林缘很开心,来到武宗的一幕幕,一场场战斗,一场场厮杀,在林缘的脑海一幕幕的回想着。

    渐渐的,林缘把这些经验完全吸收,整个身上一荡,身上顿时散发一股雄厚的气势,只是瞬间,一层水波形状的护罩便把林缘散发的气势隔绝。

    “红莲!”林缘睁开眼,嘴中呢喃道。

    林缘始终忘不了在地尊者墓穴内发生的情况,那一次可以说是自己最危险的一次,甚至,直接被乱石废屑所淹没。

    如果不是她,或许自己就已经被埋在了那里,甚至死在了那里。

    林缘很清楚,自己身上的担子很多,多到自己必须无时无刻的去修炼,自己的父母还在不知名的地方等待着自己。

    林缘不能考虑儿女私情,这些,他没有资格去想,可是,现在他和红莲的事情,不得不想,虽然第一次自己是为了救他才不得已那样做,但是,第二次,红莲为了救自己,甘愿为自己。

    林缘不是傻子,自然可以看清红莲对自己的感情,虽然两人认识的时间不是很长,再一起的时间也不场,可是,命运就是那样的奇怪。

    冥冥之中zì you造化,命运不可琢磨。

    再一次闭上双眼,林缘心神沉入脑海,渐渐让自己的心神处于一种空寂状态,一点点把杂志驱逐出去。

    日落月升。

    武宗会议室,十几道人影在其中站立着,正是林缘和排名碑前十的几人。

    “很好,这一次,你们的精彩表现令我们很满意,特别是林缘,你们是我们门派的精英,当然我们要奖励你们,而且奖励已经交到了你们各院的院主手上,到时候他们会交给你。”武天笑看着台下的诗人,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第二件事,你们这是人作为我们门派的精英,而且,自身的修为全部达到了混元境界的巅峰,因此,我们决定,让你们进入紫府秘境,也就是五行秘境。”武天说完,顿时一片深呼吸。

    紫府秘境,他们自知道,这是整个天罗郡内的唯一一处秘境,有各大门派和家族紧紧地把守着,共同进入其中,每一年,也仅仅开启一次的时间。

    这是一条生与死相互作用的秘境,其中充斥着无数的宝物,甚至连紫府境界的武者都很想进入其中。

    但是,紫府秘境,必须紫府境界以下的人才可以进入,而且,紫府秘境,不仅仅只有武宗的可以进入,各个门派的人物都可以进入其中。

    这也就是危险的来源,里面不仅仅有强大的妖兽,这或许不是最危险的,最危险的还是里面的人,来自于各个门派弟子的威胁。

    一些门派弟子,为了宝物,为了功法,可能就趁你们不注意就被杀害,还有一些妖魔邪道,这都是最危险的。

    另外,紫府秘境,同样存在这好处,其中天地真元浑厚,比外界要浓厚数十倍,在其中修炼,再加上宝物,甚至可以突破到紫府境界,也不是不可能。”

    因此,紫府秘境,生与死是相互的。

    “三天之后,我将会派人带你们进入其中,当然了,在里面,你们会生会死,全靠自己。”

    “对了,紫府秘境中,一定要小心,进入之后,如果能够在一起,必须一起合作,在其中不仅仅有着妖兽邪魔外道,甚至还有着散修。”武天看着他们一个个兴奋地样子也忍不住提醒到。

    “那些散修武者们,明着不敢和我们门派的人作对,但是暗中可能会使绊子,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修炼资源匮乏,为了争夺秘籍宝物,他们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既然如此,为什么门派还要派遣弟子们一起来?这不是让优秀弟子都来送死吗?”唐杰微微皱眉。

    “让散修武者们来,当然是为了不惹起众怒,毕竟这些人在赵国内也算是一股不小的势力,而且,蛇有蛇道,鼠有鼠道,这些散修们之中,也不乏一些奇人异士,正面对决他们或许不是名门大派的对手,但是在探索一些秘境这一方面,却有着奇异的本事,门派放他们进来,自然是希望借着这些人的手,将这处遗迹,彻底搜刮的干干净净,以免出现遗漏,说到底,还是把他们当成是炮灰,同样也是为了磨练弟子。”

    台下的武萧静静地说道。

    这一番听来,却是有些毛骨悚然。

    林缘从这番话中,再一次意识到,这个世界的弱肉强食有多么残酷。

    “这些散修武者,都不是傻子,自然也知道门派打的什么主意。不过,他们没有选择,想要变强,就必须冒险,来这里冒险是一次机会,”武萧顿了顿道:“而门派选择各自优秀的弟子来到这里,其实还是为了锻炼,越是优秀的弟子,就越是需要锤炼,没有一个门派希望自己花费了巨大精力培养出来的继承人,是温室里的花朵,经不起风吹雨打,当然,我们的安全也会得到保障,这就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弟子会同意一起来到这里。”

    武萧分析的很透彻。

    林缘听到这里,点点头,的确,这是武宗培养弟子的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