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二章——排名碑第一

    护体真元撕裂,武萧喷出一口鲜血,昏飞出去。

    呼!

    林缘沉重喘气,这一剑击出,让他的心神消耗颇巨,状态有所下滑,不过威力让他很满意。

    这一剑,林缘在最后的关头,一击必杀,可是对于他的消耗同样不少,几乎是林缘三分之二的真元。

    不过幸好的是,武萧败了,败的很彻底,虽然,最后林缘使用了剑道锋芒,哪怕是仅仅一丝融入其中,可是,林缘毕竟胜了。

    抬起眼,林缘望向倒飞出去的武萧。

    武萧人在空中,左手箕张呈爪,死死抵住深蓝色的剑气,虎口有鲜血流淌,那是剑气透过真元护罩造成的伤害

    喝!

    吐气发力,武萧真元一震,丹田之内立刻涌出真元,把林缘的剑气震碎,踉跄的落在地上,一连倒退了十数步方才站稳身体。

    眼神中流露出惊疑之色,武萧喉咙干涩道:“想不到你还留了一记剑法杀招?”林缘的这一剑是乾坤剑法内第五式,也是林缘目前所会的最厉害的一式,一招蕴含五种意境,金木水火土,五行剑。

    五种意境合而为一,本身破坏力和速度更是无法想象,一剑诛心。

    林缘也有些吃惊,自己全力发挥的乾坤剑法五行,已经是他的极致剑招了,居然都无法一下子击溃武萧,对方的基础实力超出想象。

    当然,林缘一剑击伤武萧,已经算是胜利,而且,这武萧被林缘一剑击伤,恐怕能剩下六七成的战斗力就算不错了,已经无法对他构成威胁。

    “彼此彼此!”,林缘徐徐吐出一口气息,不动声色。

    噗!

    武萧的状态比林缘想象中的还差,说完这句话,再次喷出一口鲜血,五行剑气看似没有攻破其封挡,只是上面蕴含的细小剑气窜入了体内,与他体内的真元互相冲击,带给他不小的伤害。

    观战武者早已呆住了。

    最后一战,是林缘胜利!

    他们无论如何都没有想过这个结果,毕竟前面的武萧是那么的强势和不可阻挡,给了他们很深的印象,可如此强势的武萧都败在林缘的手上,带来的冲击力简直天翻地覆。

    “这匹黑马可真够黑的,一路黑到底,连武萧也被干掉了。”观众席上,不知谁说了一句。

    排名碑第一,他们南院从没有去期盼过,连想都没有想过,不是他们不敢,是觉得不可能,其他三院,或许可能,可是,他们北院除了三年前,之后的每一场比试,几乎都是败,甚至连前十都没有进去过。

    所有人都在诧异,这一次,南院弟子获得了第一,而且是刚刚进入武宗仅仅一年的弟子,林缘,这使他们感觉到无比的震撼。

    其他人或许不知道林缘的变化,可是,在座的宋长青可是很清楚林缘的变化。

    林缘在离开的时候,可是实打实的先天纳灵境界,半年回来之后,居然发生了如此的变化,甚至直接突破两大境界。

    “看来他冥冥中自有感应,认为呆在宗门内不可能有大成就,方才外出历练。”宗门如同一个枷锁,会束缚拥有潜力的年轻一代成长,这个枷锁会随着修为提高,越发沉重不堪,必须在很早的时候选择离行,否则再大的潜力都会被消磨殆尽,成为普涌的绝顶天才。

    “也或许一些天才就应该如此,宋长青,可以想象林缘这些历练是如何的可怕,生死之间有大机缘,这句话说的果然没错。”

    “成为紫府境界的路必须自己走,我放他飞!”宋长青心生感慨,被岁月消磨的气血不由自主的沸腾起来,有什么能比看着一个人成为紫府境界的武者更让人激动,没有!

    宋长青的南院这边气氛火热,至于其他三院那边突兀的沉默下来。

    武天吐出一口悠长的气息,“不得不说,我看走眼了,这不是一条蛟龙,而是一条蛰伏在深渊中的苍龙,chūn雷一响,潜龙出渊,他的峥嵘足以与许多大势力的绝顶天才媲美。”

    “这宗门气运此时处于决定之风,甚至达到了这百年来的最巅峰,看来,真的有事情要发生了,太上长老的警告,难道是真的,也是时候让他们去历练了。”武天在心中暗道。

    就在观战武者震惊之时,比武台上再起变化。

    林缘身上长达八丈八的龙形虚影扑向武萧,吞噬了大量的龙脉之气后,不断成长,八丈九,八丈九九,九丈,一举成长到九丈后,龙形虚影不再膨胀,身上的鳞爪迅速清晰,峥嵘毕露,神态威严,看到它,就好像看到一条腾云驾雾的真龙。

    龙形虚影睁开眼睛,不带任何感情的眸子扫到哪里,哪里一片安静,连观众席上的大能都不敢挑战它的威严,有意无意的避开目光,心中暗叫憋屈。

    他们不是畏惧林缘身上的龙形虚影,畏惧的是和龙形虚影连在一起的宗门,他们毫不怀疑,一旦心生恶意,会给自己和宗门带来不可想象的厄运,早年的教训历历在目。

    排名碑比试在林缘击败武萧的瞬间终于敲定帷幕,这一刻,属于南院众人,这一刻属于南院的林缘。

    半年蛰伏,一朝成名。

    内门弟子第一人,属于林缘,不在属于武萧。

    在林缘身上的龙形虚影达到了九丈的时候,林缘渐渐的走下台,直接朝着宋长青的方向走去。

    他的任务结束了,他的承诺也结束了。

    林缘答应过宋长青,在比试前到来,参加内门大比,他来了。

    林缘答应宋长青,当他的弟子,必须每一次都要赢,不赢也要赢,他做到了,此时,林缘是内门弟子第一人,谁还敢欺负他。

    林缘一战,证明了自己的潜力,宗门也会大力培养他,这是武宗的未来,这是武宗的顶梁柱。

    说不定在过几年时间,武宗,又将诞生一位紫府境界的武者,这对于宗门来说无疑又是一件大事。

    “师傅!”林缘微笑,走到了林缘旁边。

    “在这等着,这一次的内门弟子比试,可不仅仅那么简单,这一次,前十名都会有特殊的奖励,不过,这一次的奖励中也伴随着危险。”宋长青微笑。

    “危险,奖励?”林缘疑惑的问道。

    “多余的话不要说了,一会宗主自然会告诉你的。”宋长青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