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绝杀之剑

    “给我败!”

    蓦然,武萧接连两个闪烁,出现在林缘不远处,携带着击穿虚空的一剑击了过去。

    “危险。”

    林缘瞬间身化青烟,随风飘散。

    噗!

    失去打击目标,剑势去势不停,把银白色的光幕一下子轰穿,制造出一个巨大的孔洞。

    “不会吧!银白色的光幕一下子穿了。”之前银白色的光幕是被两人对攻时所造成的气劲风暴攻破,是一道道小口子,不算太大,如今武萧一剑击出,独自攻破了银白色的光幕,使得众人瞪大了眼睛,他们明白,这代表武萧的全力一击已经可以攻破紫府境界强者的护体真元了。

    “既然你想那么早的结束战斗,那么我也不会再留手了。”林缘心中决定不再保留,想快速的解决战斗。

    他也看出了武萧同样想快点结束战斗,迟则生变。

    “乾坤剑法——三才”

    武萧一剑轰出,有了些许的停顿,林缘抓住机会,身形一转,回身一剑刺了过去,蕴舍圆满剑意的配合下意境释放开来,笼罩住三丈范围内的武萧。

    武萧瞬间觉察到了变化,暗道不妙,立刻破开林缘的剑法,身形瞬移到数丈外。

    噗!

    一道笔直的剑气激射而过,贯穿了银白的光幕。

    观众席上的众多先天境界武者口干舌燥。

    两人的攻击力匪夷所思,一个轰穿了银白色光幕……一个刺穿了银白色的光幕,这要是打在先天境界的武者身上,谁受得了,别说先天境武者了,就算普通的紫府境界初期武者都承受不住。

    “又是难以摧毁的剑气。”武萧面色凝重,要不是他拥有半步紫府的实力,再加上真元无比凝练,精神力强大,这一剑就能让他重伤。

    事实上,如果此时的武萧和林缘相同的境界,武萧已经算是输了,毕竟,此时的林缘才混元巅峰的境界。

    双方各攻一括,继续开始缠斗,武萧占着自身精神力敏感的作用,不时捕捉到林缘的踪迹,发动最猛烈的攻势,而林缘利用踏云步法轻功的超强闪避能力,不断地闪躲开来,抓到机会,回以凶险的反击,观战众人只听到一次次可怕的轰击声,伴随的是银白色光幕一次又一次的被恫穿。

    砰!

    这一次,银白色的光幕直接被撕裂,两人的深蓝色剑气糅合在一起,朝着四处的年轻一代轰去,原来是林缘和武萧互不相让,缠斗的过程中,心下发狠硬拼了一括。

    裁判长眉头一皱,身形展开,直接腾空飞起,横跨数百米的距离,拦截在可帕的气劲之前,伸手封挡。

    两人糅合在一起的气劲虽然枉猛,但裁判长是紫府境界的强者,伸手都能让大地崩裂,又岂会把这股气劲放在眼里。

    气劲湮灭,裁判长回头对着众位弟子道:“后退的远一点。”

    闻言,年轻一代不敢逞强,齐齐后退,林缘和武萧单独发出的攻击就能要他们的命,更不要说糅合在一起的气劲了。

    两人一记对拼,身影分开,直接站立了对面。

    “林缘,没想到你才是我最大的对手,实力如此强悍,我们一剑决胜负吧。现在你认输还来得及,否则一剑之下,不是死亡,就是重伤,我也无法完全掌拄。”

    作为年轻一代第一人,武萧总要给自己留下一些底牌,以防止被人看穿实力,面临被动,只是林缘的强大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不动用这张底牌,想要分出胜负很难。

    林缘面色讶然,还有底牌,嘴上道:“你留了底牌,我又何尝没留,那我们就以底牌分高下吧!”

    “他们还有底牌?”观战武者彻底麻木,只觉得这一生都没有见过如此厉害的先天境界的武者。

    “既然你不识好歹,就不要怨我没有提酲你了。”武萧大喝一声,周身气势膨胀,汹涌滔天,整个人看上去没什么变化,却给人一种无限拔高的错觉,耸立天际。

    这一刻,武萧的实力无限拔高,气势瞬间恢复道巅峰,整个头顶就像悬浮着一柄巨剑,君临天下,这一刻,武萧的剑意直接达到了巅峰,大圆满剑意瞬间弥漫。

    “什么,这才是武萧的底牌,差一步就可以再进一步,寻找到自己的剑道。”下面无数的人震惊,一个个睁大双眼,不可思议。

    剑者,先聚势、后凝意,,最终,踏入属于自己的剑道,寻找到自身的剑者之道。也就是人既是剑,剑,就是人。天人合一。

    聚势,就是指剑势,人不动,剑势成,凛冽无比,让剑修的攻击力提高许多倍,威力强大无比。

    凝意,就是剑意,剑气宁而不散,建议随心而动,散发剑之道意。

    剑者之道,就是剑道锋芒,踏入自身的剑道,那是,自身见到的领悟将要加速的上升,剑道之书中有云,剑,在于悟,悟剑、悟意、悟境、悟道,而想要打开悟道之门,必先踏入一种境界,此境界,为天人合一。

    这是剑道的境界,也是林缘至今所达到的境界。

    “剑破天惊!”

    这一剑乃是武萧的杀招,在气势如巨人的武萧手上施展,以榷枯拉朽的姿态暴冲出去,碾压虚空。

    话音落下的同时,林缘已经做好施展底牌的准备,他双手握剑,心神沉入浩然剑中,古井无波,暗暗积蓄着可怕的力量,给人一种暴风雨前的宁静,黎明前的黑暗感觉。

    林缘浑身的气势瞬间消散,丝毫没有了刚刚的狂暴与霸道,此时,林缘就像一个普通人,没了往日的锋芒之气。

    待武萧剑气轰出,即将要到达林缘身边时,瞬间,一股可怕的剑道锋芒出现,一剑直击。

    “五行之剑!”

    这一剑,划破天际!

    这一剑,照亮黎明!

    这一剑,石破天惊。

    轰隆!

    “什么,你……不可能!”武萧在林缘体内爆发出可怕气势的一瞬间,脸色陡然间出现惊慌,可是,无比锋锐的剑气令他根本没有时间诉说。

    剑气与剑气凶猛撞击在一起,四方银白色光幕齐齐告破,是被硬生生震破的,浩大的气劲波动幅散开来,席卷而出。

    举目关注下,令人吃惊的一幕发生,武萧的剑气居然被一剑击穿,迅速溃散,而林缘的剑气余势未消,带着决然的意境重重斩在武萧的半步紫府形成护罩的真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