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武极天下

    轰!

    武技场上猛地一震,丝丝裂缝无中生有,旋即,林缘所在的空间瞬间绷紧,塌陷,形成天地牢笼,把林缘囚禁在其中,与此同时,浩瀚雄霸的剑气伴随着武萧的气势打了过去。

    喀喀喀喀喀喀!

    一剑出,经历无数场战斗,仅有些许受损的比武台犁出一条坑道,狂暴的气劲让众人头皮发麻。

    锵!

    林缘右手瞬间拔出浩然剑,真元剑意有了依附的对象,可怕的锋芒纵横无匹,震惊世人,而这时的剑意才是最强的剑意,剑客的剑不出鞘,剑意就不能发挥出巅峰的威力。

    “雷源暴!”

    一道半米粗细的电光狂射出去,不但挣脱了空间的束缚,更从林缘的丹田汲取道足够的真元之力,在众人呆滞的目光下,重重劈在武萧的剑气之上。

    轰隆!

    空气暴动,可怕的撞击力形成肉眼可见的闪亮涟漪和森然气劲,银白色的光幕再也承受不住两者叠加的破坏力,往外膨胀到极限,啵啵的声响中,出现一道道细小的口子,气劲和残余的剑气顺着口子冲出去,如同一束束胳膊粗细的光柱,一眼望去,整个武技场好似一个发光的‘刺猬’,只是这刺猬的颜色是深蓝色。

    银白色光幕居然承受不了俩人的攻击被戳破了!

    众人皆惊!

    “小心!”

    武技场周围是年轻一代站立的地方,眼看一束束气劲和剑气激射过来,年轻一代惊呼出声,纷纷施展出绝招守护住自己,一步步退到极远的区域。

    “太可怕了,仅仅是剑气的余波就让我们全力以赴。”年轻一代感受到与台上两人的差距,心中越发震惊。

    程思佳拂开气劲的射击,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台上两人,确切的说,她注意的是林缘,这从头到尾都要让人惊叹的存在。

    武萧林缘不约而同的退到数十米外,刚才那一次对拼多少蕴含试探的意思,并不是他们最强的攻击力。

    “半步紫府境界,果然非同小可。”林缘第一次感受到巨大的压力,不拼尽全力的话,很可能会输掉,武宗第一人不是空口说说。

    “剑意不错”武萧面带惊讶,随着林缘剑意的爆发,武学意境水涨船高,到了一个极高的层次,容不得他小觑,拂了拂衣袖,武萧淡漠道:“挡住这一剑,说明你的确有实力和我抗衡,不过刚才只是试探,接下来的在对决,你可要万分小心了。”

    武萧的刚刚一剑,叫剑出无名,有着束缚的作用,可是这样,攻击力难免弱了一点,武萧知道与其束缚对方,还不如以绝对的战力压倒对方。

    “这一剑同样是我的试探,这雷源暴可不仅仅是我的绝招,仅仅是开胃菜而已!”对于这次排名碑比赛,林缘准备良多,底牌众多。

    “还只是试探?”

    “不会吧!”

    刚才两人的第一次对决就让所有人震惊,现在听他们一说,仅仅是试探对方,一个个顿时出话来

    “果然,这两个人早已超出我们的层次。”排名碑比赛未开始时,武萧因为最后比试运气不佳,只获得了第四名,因此靠着他的野性直觉,猜到林缘和武萧是最深藏不露的人,现在,他的猜测应验了,武萧的最大底牌是半步紫府境界和坚毅的领悟,林缘的是剑意,年轻一代无人可对他们造成威胁。

    武技场上。

    林缘手持浩然长剑,体内的真元极速运转,凌厉的剑意和剑势不断攀高,为接下来的强力一剑做准备,而对面的武萧同样在蓄势,他的剑意浓烈无比,化为一**强横的浩荡意境。

    两人抛去了试探之意,决定全力以赴。

    轰!

    几乎在瞬间,两人朝对方发动猛烈的攻势。

    “乾坤剑法——无极!”林缘的瞳孔几乎染成了闪耀的深蓝色,在那抹蓝色之内,一抹紫色的电弧状隐约出现,那是深蓝色的真元颜色,身形在疾驰,他手中的浩然剑化为电光狂劈,迅猛中带着飘渺之意,速度奇快无比。

    “武极天下!”武萧神情肃穆,斩出了一记绝招,强烈的剑意一下子轰穿前方的空气。

    嘭!

    雷霆的深蓝色剑光与浩荡剑意撞击在一起,整个比武台颤抖起来,台面碎石浮起,飘在空中,成诡异的静止状态,下一刻,空气如煮沸的开水剧烈波动,狂暴的气劲朝着四面八方辐射,轰然炸开。

    林缘止不住身体,被气劲震到数十米之外。

    “好凝练的剑意。”林缘抑制住逆流而上的气血,刚乾坤剑法的第一式,虽然是剑法的起手式,可是被林缘融入到紫色的电弧之内,再加上这么多天的比赛不是虚度的,对他的启发很大。

    可武萧的剑意更要霸道,完会整合成一体,以一剑之势,撼动整个天地,林缘的剑意和他的剑意碰撞,瞬间两者同时消散。

    “他的剑法绝对不会弱,恐怕是武宗内的绝学,不管是招式和意境都是最顶尖的。”林缘脑海之中极具速度的运转着,思考着下一步的战斗。

    “不过我的乾坤剑法也不是平常货色,配合上剑意,爆发力绝对一等一。”

    林缘舒出一口气,望向对面的武萧。

    如果林缘此时展露剑道锋芒,再加上现在的境界,绝对可以战胜武萧,或者二十招之内分出胜负,可是,林缘不想这样。

    本来,林缘就是为了历练自己,和锤炼自身的战斗,如果那样,就失去了本来的意义,这对于林缘来说,没意义。

    真元爆发下,武萧比林缘少退了数米,只是现在的他同样不好受,那道雷霆般的深蓝色剑光爆发力十足,在极短的时间内释放出最大的威力,使得他的剑意未能一下子击溃它。

    之所以能少退数米,是因为武萧的基础实力要超过林缘,不管是修为,真元质量,真元数量,他都要凌驾在林缘之上,这一点是他最大的优势,也是林缘最大的劣势。

    “好,很好,两年来,你是第一个让我后退的年轻一代,足以自豪了!”抬起眼,武萧的目光有若神明,透着强大的自信,“但是接下来,我不会有任何留手了,你要做好重伤的准备。”

    “放马过来便是,何须多言。”林缘的剑意凝而不散,越发凌厉,周边的空气急剧震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