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林缘vs李云(求订阅)

    “第一场,林缘vs李云”

    裁判长亲自站起来宣布比赛。

    轰!

    声浪冲天,天空中的空气似乎都被震开,空气中泛起一缕缕细微的涟漪,遍及整个武技场。

    这一届的排名碑比赛,到现在第五到第十基本上明朗,不会出现太大的变化,唯有前四始终云里雾里,确切的说,第二和第三第四有点不明朗,第一的位置留给了武萧。

    毫无疑问,第二第三第四说的就是林缘段梦李云,武萧不作考虑,只有他们二人连战连胜,未曾一败。

    李云对这一战很重视,在台下就取出了剑,佩戴在腰上,浑身剑势涌动,闪掠到比武台上。

    深蓝色的剑芒一闪,林缘紧接着上来。

    面对李云那随意散发的冲天的大成剑势,林缘面不改色一袭青色长袍配合腰上的长剑……”显得风轻云淡,气质出尘中带着稳重。

    “开赛前,没想过走到这一步的会是你。”李云身上的剑势越来越盛,甚至距离剑意的层次仅剩下一层膜,随时都有冲破的迹象,不过这一层膜不是想破就破,对剑势的领悟不达到一定境界,三五年都没有任何希望。

    如果有高人指点,或许需要不了那么长的时间。

    林缘表情淡然,这李云的剑势无疑达到了大成巅峰的境界,比刚刚对战蒋地的时候更加成熟。

    “战吧!”

    剑势如出鞘的神兵,从林缘身上迸发出来,林缘同样压制剑法境界,同样是大圆满的剑势,不过林缘的剑势更加的纯粹。

    林缘此时不在保留自身的境界,属于混元境巅峰的气势瞬间展开,一股恐怖的气势瞬间蔓延。

    “哗!”

    在林缘自身实力显露的一瞬间,观众席上,包括众多的内门弟子,无一不哗然。

    半年的时间,林缘直接连破两大境界,直接从聚灵境界,达到了混元境界,而且是后期,或许,来日破掉紫府境界也只是时间问题。

    “这小子,隐藏的够深!”宋长青微笑,显然,对于林缘的表现很满意。

    “或许,武萧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此时在宋长青的心中,对于林缘又有了另外一个评价。

    别人不知道林缘的底蕴,这宋长青还是了解的,被太上长老看重,再加上以前就可以在纳灵境界战胜聚灵,现在是混元境界的巅峰,自身实力更强,甚至,和武萧也有的一拼。

    宋长青的心中,隐隐期待起来,自己的这个弟子,一开始就给自己这样的惊喜,或许,事情会有所改变。

    “梵炎烈日!”

    剑气化成无尽的烈日,李云鼓动真气,朝着林缘挥出可怕的一剑。

    虚空中有深沉如星的剑光闪过,不知何时,林缘的浩然剑已出了鞘,深蓝色的剑气伴随着大成的剑势以及破天剑诀,准确的点在赤红色长剑的头部,火星沫子四溅,仿佛火雨。

    身形一闪,林缘瞬间突破火雨,出现在李云近前,一剑刺了过去。

    这一剑既凌厉,又带着八荒**的意境,不待一丝烟火之气,自然而然的刺出,如同用剑勾画出一副天地间的山水画。

    众多体悟化为一剑……”前面许多场比赛并不是白费的,而且,这一剑并没有把繁复的体悟溶为一炉,时间不够,林缘相信,有体悟的不止他一个,但他们需要更长的时间去吸收其中的精华。

    林缘在这么多长的比试中,全部把自身的境界压制在和他们一样,就是为了更好的发挥每一招没意识。

    尽最小的力,发挥出最强大的招式,林缘所学的剑招,厉害的就两种剑法,一个乾坤剑法,一个破天剑诀。

    此时,林缘一招破天剑诀内的八荒**使出,完全有种脱离原本意味,融入了自己的剑势。

    化别人的为自己的,这才是最高剑道,林缘把破天剑诀融入了自己独特的体会,瞬间,把破天剑诀一举推进了先天剑法的层次。

    “什么?”

    排名碑比赛开赛以来,李云第一次落入了下风,林缘的一剑让他有无法阻挡的感觉,剑法意境太协调了,协调的李云都不知道如何去反击,手足无措,这一刻,他才知道林缘的可怕,剑法修为的高超,很多内门弟子与他一比,黯然失色。

    “爆!”

    千钧一发之际,李云一咬舌尖,休内真气如火山爆发,携带着冲天剑势席卷而出,似乎要以真气爆破的力量封档林缘致命的一剑。

    嗤!

    浩然剑去势稍缓,依日刺了进去,剑芒直指李云的胸膛。

    “给我开!”

    争取到了一丝时间,李云不及细想,如岩浆烧红般的赤红色剑芒轰然而出,击打在剑芒之上。

    金铁交鸣声暴起,林缘手中的星浩然剑被剑芒压弯,猛地弹开,整个人轻飘飘的飞退开来,而李云更不好受,左手上鲜血淋漓,出现一道深可及骨的剑痕,若不是他修为高超,单单剑的反震之力就会把他的左臂废掉。

    望着比武台上的情景,众人神情呆滞。

    “这是什么惜况,太夸张了吧一剑让李云受伤了……”

    “难道说前面林缘还没有完全发挥出实力只是玩玩而已……”

    在所有人心目中,林缘的轻功和剑法要略高于李云,但综合实力两者绝对差不多,某种方面来说,林缘还有所不如,只是这一开场,林缘就推翻了众人的判断,以匪夷所思的一剑击伤李云。

    李云双目如火,“你成激怒我了,接下来便迎接我的愤怒吧!”

    一声大喝,李云把真自身的真元完全释放,没有丝毫保留,手中那把赤红色的长剑,蓦然化为一条咆哮的火龙,以劈山裂地,击破虚空的姿态,朝着林缘疾斩而出。

    这一刻,李云的战力全开,比面对以前的对手强了三成不止,精气神全面爆发。

    见状,林缘并无什么表情变化,身形连连闪烁漂移,轻易让开炽热的攻击,旋即浩然剑抖动,灿烂的剑光如雨密布,笼罩住不远处的李云。

    深蓝色的剑光如雨幕一样,完全笼罩整个武技场,把整个武技场的银白色光幕印成了海洋一般的颜色。

    李云冷笑,“你以为还能伤到我,笑话,我李云绝对不会在一个人手上吃第二次亏。”

    说完,他背后喷射出赤红色的火浪,推动其身形暴闪出去,凌空一剑飞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