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冰封极地(第一更)

    “放马过来吧!希望等会你不要被打击到。”浩然剑拔出半截,林缘仅仅感受了一下唐杰的剑势,暗暗摇头。

    如他所料,对方在剑势上的运用不算精妙,剑势在真元的催动下看似强大,却不够严密,存在诸多破绽。

    在林缘仅仅后天境界的时候,便可以熟练的运用剑势甚至剑意,这固然有着体内碧玉珠的影响,可主要的还是林缘自身对于剑道的一种天赋。

    最后,林缘再一次经过师傅宋长青的点拨,成功进入剑道锋芒这一层次,完全可以越级挑战,也奠定了林缘一路崛起的路途。

    林缘从这点上来说,这唐杰和苏礼忠没什么区别,否则前面的比赛中,林缘不会靠剑势就摧毁了苏礼忠的剑势,当时他只动用了一点点剑势而已。

    当然,林缘自身对于剑道锋芒并没有完全掌握,也仅仅是吧剑势和剑意完美的掌握,剑道锋芒还仅仅是入门而已。

    练剑初期,最先接触到的是剑势,剑势达到一定程度,就会体悟到一丝剑法意境,而剑法意境有成,剑意的萌芽便会慢慢滋生,当各方面条件充足的情况下,领悟剑意变得容易许多,最后就是寻找出属于自己的剑道锋芒,也就是剑道。

    而林缘所寻找的就是属于自己的剑道锋芒,一种守护之道,一种为守护而屠戮之道,勇往直前的锋锐。

    所以剑道锋芒就像是剑势的爷爷,是剑意的父亲,剑势则是辈分最小的,有一代强过一代的意思在里面。

    不过对其他人而言,唐杰的剑势的确够恐怖,仿佛一条长江大河正在朝自己涌来,根本做不到林缘这个程度,单单从剑势中便能看出破绽,估计很多年轻一辈的高手甚至紫府境界的武者都不能。

    “冰雪寒天!”

    待唐杰的剑势提升到极限,唐杰出剑了,如寒冰一样的剑势陡然间出击,身影一闪,横跨数十米的距离,瞬间出现在林缘的头顶上空,一剑挥刺下去。

    轰隆!

    这一剑狂暴无比,仿佛江河决堤,洪水泛,泛滥的洪水又像突然间被一剑冰封,寒气漫天。

    “破天剑诀——流星火雨!”

    论武学品级,林缘的破天剑诀自然比不上唐杰的剑法,只是此刻所施展出来的破天剑诀的每一式中和普通的破天剑诀不同,在林缘剑势的催动下,每一招每一式都极尽爆发力,颇有风起云涌,雷电交加,流星坠落,漫天火雨的气势。

    当!

    一长串火星斜飞出去,唐杰的冰剑瞬间被荡了开来。

    “冰封极地!”

    唐杰心中一惊,身体凌空回旋,一剑反刺下去,那种大气磅礴,压塌大地的气势看的不少年轻一代一愣一愣的,他们自认为,在这一剑之下,除了身死还是身死,没有一点悬念。

    “白虹贯日!”

    身化残影,林缘接连几个闪烁,来到唐杰的死角位置,施展出破天剑诀中最飘忽不定的一剑。

    林缘的身影在剑势和步法的作用下,就像一道白虹一样,贯穿天际,直接朝着唐杰的方向迅速滑落。

    卡擦!

    台面被剑气直接击裂,唐杰的眼前失去林缘的踪影,立马转身一扭,仿佛水中的鱼儿一样,避开剑气的侵袭,并顺势回了一剑。

    唐杰作为混元境中期境界,自然不可能没有几分本事是不可能的,自身剑法配合上剑势的作用,再辅以自身修炼的轻功身法,进可战,退亦可战,没有任何缺陷。

    如果换成其他实力稍弱的人,一见面就要败在他的手上,没有翻身余地。

    “分!”

    剑气袭来,林缘的踏云步法施展,速度几乎达到了极致,身影一分为二,从两旁掠开,而剑气从中穿过,击打在银白色的光幕上。

    “好快,眼睛跟不上。”

    “那么短的时间内,他们不但能躲开对方的攻击,还能趁势反击,简直是不可思议。”

    众人眼中,这林缘和唐杰就像是两道鬼影,剑气和剑芒连他们的边都沾不到,徒劳无功的斩击在比武台和光幕上。

    其实,林缘的每一次比试都是把自身的境界压制在和对方一样的境界,这也是林缘锻炼身法和磨练武道技巧的一个方面。

    “看你怎么躲?”唐杰身影闪掠,逼近林缘。

    两人的剑芒虽然厉害,但想要分出胜负,依旧需要实打实的战斗,除非你的实力具有压倒姓优势,让对方无从闪开,很显然,单靠剑势和剑法,唐杰想要战胜林缘几乎不可能。

    至于台下的观众,一支不可思议,没想到,在这唐杰的五成剑势下,林缘依旧可以轻松地应对,而且不落下风。

    “有意思,看样子这林缘还有所保留,这好看了。”其他擂台上,一些年轻高手小道。

    剑光一闪,唐杰携带着滚滚气势攻向林缘。

    “差不多了!”

    林缘站在那里没有动弹,到现在为止,他把自身的境界压制的和对方一样,可是,自身的实力根本没有发挥完全,甚至连半成的实力都没有发挥出来,除了是给自己增添一些乐趣,更重要的是,其他人都在隐藏实力,如武萧,吴伟伟,李云,萧楚等人,没有一个拿出真实的实力出来战斗,林缘自然也没有。

    唐杰的五成剑势的确很强,可惜在林缘这个高手面前面前,五成剑势根本不够看,既不能影响他的状态,也无法攻击到他,如同拿着斧头的小孩,除了攻击力高一些,依旧是个小孩。

    比赛进行到这里,也该结束了。

    林缘心中微动,稍微收敛了一下,把剑势以五成的形式催动出来,糅合进破天剑诀本身的意境中。

    唐杰面色大骇,在他和林缘之间,如同隔着千山万水,怎么都无法接近对方,这是错觉,唐杰立刻反应过来,可惜为时已晚,对于一个剑者,产生错觉是致命的破绽,看破与否已经不重要。

    哧!

    剑光以超越唐小山的反应速度刺了过来,轨迹全无。

    下一刻!

    一道鲜血飙出,异常醒目。

    ps:第二更在十二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