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八章——五成剑势

    第六场比赛结束,第七场开始,比赛双方为唐杰和上届榜上的一名年轻高手。レ♠レ

    似乎在和林缘比赛,唐杰居然也只出了一剑就打败了实力不俗的对手,取得第十二场胜利。

    不少人议论纷纷,议论的内容是唐杰和林缘,十大新星中,这唐杰居然排在第四,林缘也仅仅第五,现在林缘的风头盖过唐杰,让他感受到了绝大的压力,想要以剑法证明自己的实力在林缘之上,十大新星第四实至名归。

    而且,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这唐杰居然也把自身会剑势的手段展露出来,惊讶许多弟子。

    接下来第三轮和第四轮比赛中,唐杰的所作所为印证了这个事实,先是用剑击败了第三轮的对手,而后又用普通的拔剑术击败第四轮对手,风头一时无两。

    林缘可没有这种兴致,就算有兴致,也不会把唐杰当成对比的目标,他只需要一场场的赢下去就好了。

    尽管如此,林缘的十四连胜依旧那么醒目,他的不争,反而比唐杰的刻意竞争更具有说服力。

    这边的比赛如火如荼,其它小组丝毫不逊色。

    一组,萧楚刚刚战胜了上届排名第九的年轻高手,比较有意思的是,他先是承受了对方一击,然后才反击的,恐怖的防御力使得很多人皱起眉头,再怎么说,那个上届排名第九的年轻高手都不是无名之辈,有谁敢正面承受他的一击,不是闲的无聊吗?

    二组,打败众多高手的谢腾达输了一场比赛,他的对手不是别人,正是老牌的年轻巨头,段梦,一个剑道的高手。

    这谢腾达同样会剑势,可是小成的剑势在年轻一代中无疑是排名前几的存在,可惜他遇到的是段梦,对方的剑势同样惊人,剑势一出,空气都凝固了,一剑斩飞了谢腾达的宝剑。

    三组,西院弟子程思佳和北院弟子苍云对上。

    这苍云的实力略逊色吴伟伟,自身剑法属于火属性,更是炽热无比,融金化铁,只是面对程思佳的水属性剑法,他的火属性剑法根本无用武之地,仅仅攻出三招,就被程思佳的抓住破绽,直接一剑横挑摔得头晕眼花。

    四组,东院弟子任志,每一招每一式都堪称完美,在他眼中,对手简直是漏洞百出,哪里都是破绽,哪里都是可下手的角度。

    六组,同样是东院的弟子李伟告诉了人们什么是霸道,什么是势不可挡,长剑在他手上就好像一条张牙舞爪的火龙,一剑斩下,布下重重防御的年轻高手吐血倒飞,干脆利落。

    到了此时,众人很清楚,接下来的比赛随时都有可能出现超级对决。

    所有观战的弟子长老和各院的院主此时都很清楚,比试到达了现在的这种地步,每一个天才弟子的各种隐藏手段也都会灼见的显示出来,这才是最激动人心的。

    前面的比试仅仅是开胃菜,接下来的比试,才是真正的精彩,而且,可以进入到现在比试的,自身的战斗力几乎都处在了混元境中期之上。

    “第五轮第四场,林缘对唐杰!”

    随着裁判的声音落下,观众席上的气氛火热起来。

    对此,林缘不太意外,目前参赛选手共分为六个小组,每个小组有十二个人,去除掉本人,就是十一个人,十一个人进行十轮比赛,每个人都会有十个对手,所以林缘对上唐杰的几率有四成多,现在遇上是在意料之中,不能说是巧合。

    “十大新星排名第四和第五终于要对上了,不知道谁技高一筹?”

    “看了就知道,他们之前一直保持连胜,这场结束,有一个人的连胜纪录将不保。”

    “这唐杰也算是天才了,上届排名仅仅二十,没想到一年后居然突飞猛进,达到了现在的程度,算是出人意料了。”

    唐杰冷笑一声,身形一闪,径直穿过银白色的光幕,出现在比武台上,他手腕一转,一把长剑出现在手中。

    见林缘登上比武台,唐杰眼帘低垂,盯着剑刃道:“提醒你一句,我的剑势已经不是小成境界,而是中期,若是不想受伤,可以选择认输。”

    “什么,唐杰的剑势达到了中期境界?这样看来,他在十大新星的排名还要往上升一两位,不是第二,就是第三,以目前李云的实力来看,这李云不一定能压制住他,说不定要被反压制。”

    “实力隐藏的太狠了,中期的剑势,年轻一代用剑高手中,仅次于段梦了。”

    剑势作为剑者的一个必要的修炼,其领悟难,提升也难,而且是越往后越难,用关卡来形容的话,悟到剑势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属于第一个关卡,剑势达到小成又是一个关卡,小成往后,更是恐怖,几乎每一成都是关卡。

    剑势共分九成,每三成为一级,如四成是一个关卡,六成成剑势是一个关卡,……,大成的剑势则是一个巨大的关卡,至于圆满剑势,那已经不能用关卡来形容了,准确的来说,是对剑势的回顾和提炼,没有足够的经历和意志,圆满的剑势对所有剑者来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对于天才中的天才,对于剑修着独特的爱好与喜爱,当然,天赋也是很重要的一关,而现在的唐杰,自身的剑势便达到了五成境界。

    年轻一代,剑势达至小成阶段,绝对是顶尖的存在,之后每提升一成,战斗力会随之上升一个档次,也就是说,领悟五成剑势的唐杰比领悟小成剑势的谢腾达高了两个档次,差距十分明显。

    “五成剑势,有意思。”李云略带意外,本以为除了他之外,小成剑势已经是最高级别,想不到又冒出一个领悟五成剑势的。

    李云站在程思佳的身旁,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程思佳,笑容满面道:“认输尚能保留一些颜面,不过看他样子,似乎没有这个意思。”

    程思佳拂了拂耳旁的柔顺长发,“现在下结论为时过早,看下去就知道了。”他们很清楚,林缘的剑势已达到小成阶段,打败了许多年轻一辈的高手,一直高歌猛进,自身同样拥有着剑势,唐杰想要用一句话吓退林缘,明显不现实,她相信林缘一定还有后手。

    “既然如此,就用结果说话吧!”李云眯起眼睛。

    比武台上。

    林缘双手手掌放在剑柄上,淡淡道:“剑势的运用也是一门学问,不知道你又能把五成的剑势发挥到什么程度。”

    前面苏礼忠的剑势虽然达至小成阶段,但运用手段太过粗糙,不够灵活,远远没有把小成的剑势推升到极限。

    “五成的剑势可碾压你,何须运用!”

    锵!

    雪亮的剑光迸发,唐杰瞬间拔出长剑,剑锋指向林缘,惊人的剑势在真元的灌注下,如同长江大河,绵绵不断,摧枯拉朽。

    整个武技场内,瞬间一股冰冷的寒意侵袭而来,透着银白色的光幕,延伸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