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三章——爱的承诺*十连胜

    以眼前的情况来看,苏礼忠和林缘的实力不分上下,一个领悟了小成剑势,一个剑法技巧无与伦比,剑法恐怖。

    诺大的比武台上,苏礼忠手中的银白se长剑飘忽不定,剑光凌厉,每次挥斩,每一次刺击,都极具威胁,有时真元强猛时,剑尖尚未落实,便有炽热的火星在双方之间迸溅开来,震撼人心。

    与苏礼忠的飘忽不定,剑光凌厉相比,林缘则仿佛是对方的加强版,浩然剑如天马行空,无迹可寻,任何一次出击的角度都无懈可击,出乎众人的意料,使得苏礼忠在拥有剑势的情况下,依旧无法占据到上风。

    两人一直僵持着,这也是因为林缘有意无意的想要知道苏礼忠倒地对剑法的领悟如何。

    当然,林缘也不敢托大,不动用剑势的情况下,林缘也一直使用破天剑诀,这破天剑诀还是要动用的,至于纯粹的乾坤剑法暂时不准备启用,这样也就失去了原本的意味。

    林缘现在的情况就是把自己的境界实力压制在和苏礼忠同样的层次上,这样也有利于对林缘的磨砺。

    至于破天剑诀同样需要剑势或者剑意的催动才能达到极限,不过对于剑势的依赖要低于乾坤剑法,而且破天剑诀一诀九式,也是正面攻击的手段,至于乾坤剑法则不同,那种属于乾坤的意境他的jing髓,而且一旦乾坤剑使出,至少要催动建议才可以符合乾坤剑法,否则,这乾坤剑法也就失去了原本的意义。

    失去乾坤剑法的本意,这剑招的威力起码下降一个大档次。

    台上人影闪掠,剑光纵横,一道道剑气余波偶尔从波及范围内溢出,把银白se的光幕击的波纹四起。

    “怎么可能,我年纪比他大,还领悟了小成的剑势,居然一点上风都占不到,他的剑法究竟达到了什么地步?”手中长剑闪电般挥斩击出,苏礼忠越来越吃惊,到了后面,已经被林缘的剑法给折服。

    虽然林缘一直到战斗都是用的破天剑诀,可是作为媲美先天剑法的破天剑诀来说,自身为例也很强大,在家伙是那个,林缘对于破天剑觉得领悟完全已经熟记于心,一招一式,都是极限。

    随着战斗进入到白热化阶段,苏礼忠脸上的神情凝重如水,眼睛几乎停止了眨动,配合jing神力,注视着林缘的细微举动,希望能找到一丝破绽,只要有一丝,他就能凌厉反击。

    良久,苏礼忠放弃了,林缘的招式没有一丝破绽,至少对他来说,林缘浑身毫无破绽,就算有破绽,那种古怪的破绽也可能是对方故意弄出来的,是为了打乱他的节奏。

    往后稍退一步,苏礼忠双手握剑,一剑横斩。

    “剑锋!”

    既然没有破绽,那么我自己来创造破绽,这一剑苏礼忠几乎动用了全部的实力,本身达到了小成的剑势完全凝聚到剑尖之上。

    凌厉的剑风声响起,可怕的剑风不时凝聚成剑气,又不时涣散开来,无从捉摸。

    “剑势修炼的还行,可惜剑法意境不算很高。”

    林缘能在不动用剑势的情况下,和对方斗得旗鼓相当,除了剑法技巧和战斗经验强大之外,更重要的是剑法的剑道锋芒领悟的深厚,两者叠加在一起,领悟小成剑势的苏礼忠在相同境界下都无法逼出他的剑势。

    在苏礼忠退后一步的同时,林缘双腿向后面一蹬,也退后了一步,双手高举浩然剑,以一种雷电交加,风云变幻的气势竖劈下去。

    “一剑惊天!”

    刺啦,刺啦……虚空中有淡淡的电火花闪烁,苏礼忠的剑风一下子被击溃开来,如水四溅,而林缘的攻击也烟消云散。

    苏礼忠瞬间面se骤变,眼神陡然坚定起来,“本来准备这一招留到最后关头再使用的,现在你有资格让我动用了。”

    小成的剑势弥漫而出,布置在苏礼忠的周边,他右手紧握剑柄,左手则撑在剑柄末端,下一刻,锋锐锋锐无匹的剑势凶猛爆发,配合他修长的身体,整个人仿佛一把即将出鞘的绝世宝剑

    “嘿嘿,这苏礼忠还不错,居然留有更强大的绝招,林缘可能抵挡不住。”唐杰双手环抱在胸膛上,嘴角露出笑意。

    面对气势无比凌厉的苏礼忠,叶尘摇摇头,“剑势,我也会,本来我还想多切磋一下。”对于苏礼忠的剑法技巧,林缘自身有点欣赏,有种见猎心喜的感觉,否则没必要浪费这么多时间,一上台就解决对手得了,以他的实力,不是做不到。

    “什么,他也领悟了剑势?”三组裁判愕然。

    恐怖的锋芒之意迸发,林缘自身的气势与先前截然不同,青se的长衫猎猎飞舞,无形中,一股灌注了剑势的浩然剑瞬间就击穿了小成剑势苏礼忠的剑势,没有丝毫留情,而苏礼忠原本正在攀升的剑势在这股斩杀虚无的攻击下,像小孩子一般可笑,如同漏了气的气球,一下子萎靡下来。

    苏礼忠心中恐惧,这才是他真正的实力吗?

    jing心准备的最终绝招只有苏礼忠自己清楚有多么强大,只要这一剑出去,实力略胜他的人都要饮恨,谁料到林缘不但领悟了自身的剑势,并且在剑势运用上,超过他不知几个级别。

    虚空中有剑光闪过!

    苏礼忠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护体真气破碎,飞速撞在银白se的光幕上。

    “原来如此,这小子一直隐藏着实力。”裁判看到这一幕,内心一弹,自己也看走眼了。

    一直以来,林缘以纯粹的剑法对决苏礼忠,就不相上下,对于半年前就展露出剑法超强的林缘来说,不可能不领悟出剑法的。

    “这小子,连我都没有看出来。”裁判笑了笑,看向林缘的方向,点了点头。

    “林缘,我早应该就想到,当年那个剑挑北院,剑法如此志强的少年,如何不会剑势,呵呵,恐怕,你还有余力吧。”苏礼忠苦笑,一直以来的十连胜,让他有些轻敌,没想到,还是输了。

    “雪儿!”

    苏礼忠向台下看去,苦笑了一下,一个俏丽的女子正担心的看着苏礼忠,十年了,尽管自己没有一直胜下去,可是,自己坚持了,十连胜,自己完成了对你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