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二章——剑势!剑斩!

    混元境界,本身就是让自身真元混元如意,控制自身的每一点真元,丝毫不外泄,这就是达到混元境界武者的一点好处。レ♠思♥路♣客レ

    只是,此时的林缘,自身境界,他们根本不能看出分毫,其中除了太上原始经内隐藏的很难让人发现之外,就是因为林缘刻意的隐藏。

    可是,林缘自身的气势同样让众多的武者,可以清晰的感受道危险的气息,这不是林缘有意散发出来,而是林缘多年来所养成的一种独特的气息。

    听到自己的名字,苏礼忠一脸凝重的掠上比武台。

    林缘没有多做犹豫,脚下一点地面,几乎和苏礼忠同时出现在比武台上,两人相距五十米站立。

    “你很强,不过想要在我手上取得一分,不是那么容易。”右手轻轻握在银se剑柄上,苏礼忠一字一句道。

    他同样可以感受到林缘身上隐隐传来的危险,这种危险,令现在的苏礼忠不得不重视。

    林缘淡笑道:“会很容易的。”

    苏礼忠皱起眉头,按照他的估计,应该有三成的把握战胜林缘,不是没有胜算,但不知为何,看到林缘那副风轻云淡的表情,一点底都没有,第一次有种无从下手的憋闷感。

    半年前的林缘,仅仅是纳灵境界的中期,半年后,就算这么多长的比试,在苏礼忠的认识之中,这林缘也仅仅混元初期境界的实力罢了。

    可是,这也仅仅是实力,他知道林园在纳灵境界的时候击败了聚灵后期境界的胡晓龙,可这并不能代表,半年后,这林缘的自身境界会直接突破混元境界。

    可是,他根部不知道林缘在外面历练,得到了什么养的好处,只一个紫府之心就会惊叹所有人。

    心中一惊,苏礼忠暗道:难道他还保有更多的实力?

    裁判席上,三组裁判和十二组裁判坐在一起。

    十二组裁判道:“这苏礼忠是个好苗子,看得出来,他隐藏了部分实力,剑法修炼应该趋近或者达到了大城,是指衍生出了剑势出来。”

    三组裁判点头道:“我比较奇怪的是,到现在为止,林缘身上没有展露出一丝一毫的剑势,而且自身像水一样朦胧,让人看不清楚,很难估计?”

    “估计还没领悟吧!剑势虽然是剑客的一个标杆,但不是每个强大的剑客都拥有了剑势,有些事情谁又能说的清楚?”

    “说的也是,只是有点可惜,若是再加上剑势,竞逐总榜前十不是没希望!”三组裁判是看着林缘一场场赢过来的,心中多多少少有些期盼,期盼他能大放异彩,多个看头。

    当然,他清楚剑势不是那么容易领悟的,这和悟姓有关,又不是息息相关,与剑法上的天赋有关,却也不是剑法天赋高,就一定能领悟剑势,武宗有很多达到先天混元境界的剑客都没有领悟剑势,而一些悟姓和剑法天赋不算绝顶,修为又不是很高的武者偏偏领悟到了剑势,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

    只是他们所不知道的是,林缘根本看不上剑势,这剑势仅仅是从剑道锋芒上衍生出来的一角。

    而剑者修炼,剑势就是最初所要修炼的,这苏礼忠就算修炼会了剑势,也仅仅是踏上了见到锋芒之路的开始而已。

    在剑势之上,就是剑意,而混元境界一下,在他们的想法中,最高的只能领悟剑意,剑道锋芒是属于紫府强者才能接触的东西。

    可是,他们却不知道,林缘在刚开始修炼的时候,虽然是靠着碧玉珠的帮助,直接越过了剑势,修炼出来剑意,最后经过师傅的帮助,寻找到自己的道,领悟出剑道锋芒。

    关于剑道锋芒,在赵国有一个说法,据说,领悟剑道锋芒,需要jing神足够纯粹,或者修为达到紫府境界,这两种前提是最容易领悟剑道锋芒的,其他的要视情况而定,毕竟万事总有例外。

    在紫府境界之前,武者可以领悟出见到锋芒的剑势就算上天才了,更不要说完全领悟见到锋芒的武者了,这根本就是妖孽。

    “苏礼忠师兄,打败他,你就是十一连胜了。”

    就在这时,观众台上传来年轻女子的声音,看样子应该是追慕他的一个弟子。

    苏礼忠面se一变,目光看向那边,旋即苦笑着摇摇头,打败林缘,谈何容易,他只希望林缘的实力没有超乎他的想象。

    深蓝se的浩然剑出现在右手上,剑未出鞘,林缘道:“你师妹看起来很希望你赢,可惜我不会放水的。”

    “最好不要放水,我会堂堂正正赢你。”苏礼忠手掌握紧,骨节发白,说话的人是他的师妹,也是他的青梅竹马,这次他和对方约好,一定要完成十连胜,纪念他们认识的十年。

    其实他早已经十连胜,只是好胜的心想让他一直处于胜利状态,走的更远一些。

    锵!

    苏礼忠的剑出鞘了,银白se的剑光闪过,无形的剑压冲向林缘,平静无波的空气顿时如水纹一样,被扯到一个极限。

    啵的一声!

    剑压和水纹空气被切开,林缘的剑刚刚出鞘一半而已。

    “好强大的剑势!这苏礼忠真的触摸到了剑势。”三组和十二组裁判心中一惊,这个时候的林缘,似乎才稍微有点认真。

    另外一组那边,李云无意中注意到这一幕,轻轻摇头,混元境界,不领悟到剑意,终究无用。

    “原来是领悟出了剑势,可是这根本没用。”萧楚一件直接击败了一个对手,正好看到了苏礼忠的方向,淡淡的说道。

    “剑斩!”

    剑压只不过是前奏,苏礼忠一上来,就施展出曾打败王佳敏的绝招,一剑出,剑风呼啸,剑气凛然。

    啵!

    又是一记脆响,剑风和剑气破灭,而林缘的剑尖才从剑鞘里露出,深沉如星的剑光闪烁。

    “厉害!”

    苏礼忠深吸一口气,他还从没有见过有人单靠一剑就能破去他一大绝招的同级别剑客,不过这仅仅是开始,他可是领悟了剑势的剑客,不巧的是,两个月前,剑势正式跨入小成阶段。

    催动剑势,苏礼忠的剑势无比凝练,无坚不摧,外物难以动摇,包括林缘的剑势、、长剑。

    下一刻,苏礼忠瞬息出现在林缘身前,旋即,金铁交鸣声和炽烈的火星四溅开来,疯狂闪烁。

    台下,观众席上,众多年轻一代和观战武者只看到一蓝一银两道模糊影子交错闪掠,最引人注目的则是那无处不在的剑光,每一道都是那么的惊艳,然后便是瞧得比武台上出现了一道道浅浅的划痕,划痕锋利无比,一眼望去,连心神都要被洞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