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一章——精英对决(求红票)

    其他组的年轻高手不少,不说原来三组的林缘,苏礼忠,王佳敏,以及两个上届榜上有名的年轻高手,原来十二组的高手不比三组少,甚至要超过许多,上届排名第一的武萧,段梦,十大后起之秀的李云,萧楚,欧阳雨,都是一等一的年轻俊杰。

    “第一场,王佳敏对张梅。”

    第一轮第一场比赛开始,对战双方都不是无名之辈,正是原来各自小组中的高手之一,在三组比赛中,王佳敏只输给苏礼忠一人,只是积分很低,而这张梅名列十大后起之秀之内,也只输了一场,那一场的对手是上届排名碑排名第十的蒋地。

    王佳敏可不敢小视张梅,自从输给默默无名的苏礼忠后,他就不敢小视任何后起之秀了。

    哧!

    细剑出鞘,王佳敏没有立刻出击,眼睛紧紧盯视着张梅的方向。

    张梅的武器是两把淡红色的短剑,短剑长有二尺八,剑背弯曲如蛇,刀剑刃寒光闪烁,在阳光下不时划出一条条细细的流光。

    “请指教!”

    脚下一跺地面,张梅率先攻击,整个人仿佛失去了重量,横跨数十米的距离,瞬间出现在王佳敏前方。

    当当当当当当当……短剑与细剑交击的声音连绵不绝,炽烈的火星四下崩飞,格外的绚丽和张扬,充斥着暴力美。

    “剑杀!”

    张梅低喝一声,两把短剑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斜斩而出,凌空斩杀向全力防守的王佳敏。

    铿锵!

    无数的火星溅起,化为两轮绚丽的光带飘出,如同老鹰的翅膀,这就是剑杀的可怕,连火星迸溅的方向都会被影响。

    这王佳敏一退再退,似乎挡不住张梅的攻势。

    “王佳敏要输了。”虽然失去第二阶段淘汰赛的参赛资格,但由于参加过第一阶段淘汰赛,所以一些人依旧可以在台下观战,不需要回到观众席。

    林缘听到旁边的弟子摇摇头,“不出十招,张梅要输了。”

    “怎么说?”

    旁边的弟子好奇的看着林缘。

    林缘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是不变的真理,张梅的攻势看上去猛烈无比,但劲道用的太猛,没有留下余力,对付实力略低的参赛选手,或许能一举拿下,但王佳敏的实力不弱于张梅,再加上经验更要在其之上,想要一鼓作气拿下明显不可能,等她气势一衰,就是王佳敏反击的时候,那时候想要扳回败局,几乎无可能。”

    旁边的一个弟子疑问道:“攻势太猛也不是好事吗?”

    “这个不一定,我的意思是,张梅的战斗经验有些差了,对付同级别的对手,千万不要让对方掌控节奏,现在局面看似有利于张梅,节奏却已经落在王佳敏手上,如果我是她,趁着气势还没有衰竭,立刻改变风格,打乱节奏,如此的话,胜算反而会很高,毕竟前面她已经占据上风。”

    林缘闲来无事,也和旁边的弟子解释,反正,作为武宗之人,为武宗做些事情也好,在林缘心中,只要不招惹他,就可以了。

    林缘话音刚落,台上局面风云变幻。

    从一开始占据绝对上风的张梅被逼退了,如林缘所料,刚不可久,气势也不可能一直只涨不跌,在攀升到一定程度时,张梅的气势和剑势终于开始回落,而这时,王佳敏抓住一个细微的破绽,凌厉反击,仅有二指粗的细剑如秋风,如流水,见缝插针,处处针对张梅的弱点,彻底打乱她的节奏和心神,一举反攻。

    张梅手忙脚落,全无先前的风采,她现在只想扳回局面,到时,她的胜算会很高。

    可惜王佳敏怎能如她所愿,细剑一直保持住稳定的节奏,绵绵不断的斩刺而出,如此一来,便没有气势过高不及的弱点,始终可以压制住来不及调整状态的张梅。

    当!

    一剑横削,张梅右手短剑骤然飞出。

    “我输了!”

    张梅顿住身体,苦笑道。

    王佳敏凛然,这次他胜得有点侥幸,在实力相等的情况下,战斗经验决定了胜负,若是再比一场,他没有一丝把握赢对方,所幸总算是赢了,接下来九轮比赛,也不需要担心遇到她。

    双方下场,第一轮第二场比赛随之进行。

    “和你说的一模一样,林缘师弟,你不去当武技长老真是浪费。”旁边弟子因为和林缘聊久了,居然和林缘搭上了话,满脸佩服,武宗自然有传授武技的长老,这些长老除了教授他们武技,也会告诉他们战斗的经验,只是那些经验明显及不上林缘的先进,因为林缘往往能切中要点,并针对战斗做出对策。

    林缘笑了笑,有些高手会教徒弟,有些高手不会教徒弟,他的眼力和经验虽然很先进,却不一定能教好徒弟,因为教徒弟不是手把手的交,而是要让他自己去领悟,在这个世界,有一句俗语,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当然,短时间内,林缘的确可以让一个人拥有不错的战斗经验,长此以往,他就不敢确定了,毕竟有什么东西能比得上自己领悟来的踏实,来的得心应手,别人的终究隔着一层膜,想要打破这层膜,不是那么容易。

    七组的比赛进行的不快不慢,往后几场比赛,潘陵,程青以及几位年轻高手纷纷拿下属于自己的胜利。

    程青不愧是上一届排名第七的存在,她的对手还没出手,就被隔空一拳击飞。

    蒋地作为上一届排名第十的高手,同样异常强悍,弹指间就把对手给震飞了出去。

    至于唐杰,除了林缘这个妖孽般的天才外,他无疑是众多新星中最耀眼的人物,仅次于苏礼忠,连排名在他之上的张梅都有所不及,这唐杰以惊人的剑术,直接诶赢得了一场场比试,因此,无踪很多长老,认为这是宗门中不世出的天才,有望竞逐前十,哪怕他没有进入前十,前二十也是稳得。

    不费吹灰之力,唐杰赢得了比赛,强大的实力让上届排名第十的蒋地都皱起眉头。

    “第一轮第八场,林缘对苏礼忠!”

    几个耀眼的人物出过场,轮到林缘了,他的对手是原来三组中的热门高手苏礼忠,连王佳敏都不是他对手。

    唐杰对自己的眼力很自信,对身旁几个人道:“这苏礼忠还差点,胜算大概是三成,不过林缘想要赢他,也不是太容易。”

    唐杰也是练剑高手,他可以明显感受到林缘身上散发的那种气势,虽然林缘隐藏了,可是,天生的感觉告诉自己,这林缘绝不是表面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