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第一战

    “第十场,林缘对张恒!”

    终于,轮到林缘上台比赛了。

    很不巧,对手居然是一位半步混元境界修为的参赛选手,上届排名第五十一,武器是一把银se长矛,矛尖闪烁着森冷的寒光。

    “第一分到手。”

    对方很明显没把林缘放在眼里,脚下一点地面,身影闪烁,飘忽不定,手中一杆长矛如同出洞的毒蛇,矛光点点,寒意逼人。

    林缘站在原地不动,剑道锋芒意境释放出去,一股锋锐的气息瞬间笼罩住对方的心神,直接令对方心神受影响。

    “什么,这是幻觉!”

    比武台上不可能出现千山万水,而且,千山万水化作长剑,令对方心神一乱,矛法失去准头,力道全失,破绽百出。

    闲庭信步,林缘以普普通通的速度出现在对方身前,一拳击破了他的护体真气。

    背部撞在银白se光幕上,对方看向林缘的目光带着丝丝恐惧,可以的话,他再也不想面对林缘了,那种有力打不出,空间感混乱的感觉简直让他发疯,他相信,多和林缘打几场,状态会下降到前所未有的地步。

    “承让!”

    不敢看林缘,对方连忙从出口掠了出去,生怕林缘再次对他施展那种可怕的意境。

    林缘摸了摸下巴,觉得自己是有些过分了,剑道锋芒意境虽然好用,但是会让对手状态下降,遇到心理素质不好的,说不定会彻底影响他的比赛状态,十成实力只能发挥出仈jiu成。

    “算了,不到必要时刻,剑道锋芒意境暂时不用,先用指剑好了。”前面的比赛,林缘不打算催动剑道锋芒了,所以只能选择指剑,此时的林缘还不想过多的暴露自己的实力。

    “怎么回事?难道是放水。”

    林缘的煎熬剑道锋芒仅仅是针对张恒一人,而且,范围也不大,很多人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包括一脸yin沉的胡晓龙。

    唯有三组裁判目露惊se,他的jing神力何其强大,场上的细微变化都在掌控之中,林缘的剑道锋芒自然也没有瞒过他,说实话,先天境武者中,他很少看到有人把见到的剑道锋芒催动到如此地步,居然可以影响武者的感官,难怪那个参赛选手到后面一脸恐惧。

    “有意思!”

    三组裁判笑了笑,比赛才进行了十场,就已经冒出一个出类拔萃的,再过几轮,哪些人有实力晋级应该可以看出一二。

    要知道,这一次的裁判长全部是紫府境界的武者,这令林缘不可思议,不是说武宗仅仅十几位紫府境界的五折吗,这突然冒出来的十三位裁判,居然全部是紫府境界,令林缘也惊叹不已。

    他知道,这武宗一定还有这隐藏实力,不然,不可能作为天罗郡内四大势力之一。

    “第十一场,王佳敏对苏礼忠!”

    裁判的声音刚刚落下,三组这边寂静了一会儿,旋即议论声如chao水响起,连绵不绝。

    “上届排名碑上,王佳敏排在第三十位,想不到这么快就上场了。”

    “三组没什么高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积分前二没得跑,不知道这个叫苏礼忠的参赛选手能否多支持一会儿,逼出王佳敏的一部分实力。”

    “难!能支持三招就算不错了,王佳敏可不是普通的年轻高手。”

    随着众人的讨论,王佳敏和苏礼忠上台了。

    王佳敏身穿一袭黑se劲装,头束金冠,一对眉毛如利剑一般,锋利无匹,原本有着这种眉毛的青年,应该很英俊,再不济,也必然英气逼人,可惜王佳敏的出现打破了这个定律,他的脸型狭长,眼睛狭长,鼻子尖尖的,嘴唇极薄,给人的第一印象很不好,像是蛇和狐狸的集合体。

    站在王佳敏对面的年轻人大约十九岁到二十岁左右,身材颀长单薄,外面罩着浅灰se的长袍,一头长发随意用细绳扎在脑后,看上去既飘逸清新,又带着一丝无拘无束,面对王佳敏这个强敌,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直很冷静,冷静的让人发毛。

    “这个苏礼忠不简单啊!”林缘的看法和众人不一致,在他眼中,神情冷静的苏礼忠气息很强,几乎不在王佳敏之下,除此之外,林缘居然从苏礼忠身上感受到了和自己类似的心态,这种心态就是不被常规束缚,走出自己的道路,不难猜测的话,他的招式也应该和他的心态一样,天马行空,无迹可寻。

    比武台上。

    两人相距五十米站立。

    “怎么,你不认输吗?”王佳敏眯着眼睛道。

    苏礼忠摇摇头,“我在想,需要几招才能打败你。”

    这句话一出,不止王佳敏变se,连观战的众人都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觉得苏礼忠大言不惭,口出狂言,王佳敏是什么人,上一届排名碑三十位,如今已达到混元境界修为,功法和武技在年轻一代,属于顶尖的存在。

    就仅仅比东院的大师兄武萧等人略微逊se而已,如果不是因为这一届天才太多,必然是争夺前十的热门人选,尽管如此,谁也不敢保证他没有争夺前十的实力,只不过没有靠前的几个人惹眼罢了。

    “哈哈!”

    仿佛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王佳敏仰天大笑,旋即面se森然,“很好,我倒要看看你几招打败我?不过在此之前,我打算十招打败你,不知道你有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胜算又增加了一点。”

    苏礼忠答非所问。

    “我认识这苏礼忠,他是今年新崛起的一个天才,是东院的弟子,听说实力同样是混元境界,最近才外出归来。”一名弟子认出苏礼忠,惊声叫道。

    “狂妄!”

    王佳敏怒了,腰上幽光一闪,一把细剑出现在手掌中,手腕一抖,细剑爆发出成百上千道剑芒,每一道剑芒都夹杂着火红之意,封锁住高风所在的空间,yu要一剑败他。

    “出现了,是王佳敏的招牌剑法,火雨流星剑!”

    “火雨流星剑法,一剑之下,剑芒如同燎原之火,覆盖范围极大,几乎不可能闪躲开来,而一旦闪不开,必然要面临一波又一波的强力打击,无休无止。

    耳边听着附近参赛选手的议论,林缘摸了摸下巴,总门弟子就是好,拿出手的剑法都是高阶品级,先天上占据了绝大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