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这是遗憾?

    武宗,武技场上。

    “各位,召集你们过来是为了裁判一事,内门弟子比赛非同小可,启用任何一院的人当裁判都不足以服众,所以和往常一样,裁判的人选从执法堂内武者中挑选,你们可有异议?”武宗宗主武天宗主站在武技场高台上的中间,声音不大,却笼罩住巨大的建筑。

    “我没有异议!”

    “我也没有!”

    “……”

    没有一个人反对。

    武宗宗主见没人反对,道:“上一届裁判执法堂堂主包青公正严明,铁面无私,这一届还是由他当好了。”

    “包青堂主啊!他的确是个铁面无私的人,我同意。”

    “如此最好。”

    包青是一位中年男子,脸色黝黑,他笑呵呵的走了出来,抱拳道:“多谢各位看得起我包青,既然武宗主推荐,包青就勉为其难的担当下来,当然,各位放心,无论是哪一院的弟子,输了就是输了,而且,我绝对不会徇私舞弊。”

    武宗主笑了笑,武宗内门弟子比赛神圣庄严,对方若是包庇某一院的弟子,他第一个不答应,否则也不会推荐他当裁判长了。

    武宗内门弟子比赛共有一名裁判长和十二名裁判,裁判长落实,接下来便是选择十二位裁判了。

    当裁判的条件有三点,一是公正,二是修为高,三是眼力高。

    裁判长包青当过许多次裁判,本身又是武宗执法堂中的堂主,再加上铁面无私的态度,当上裁判长是众望所归,其他裁判人选虽然不需要达到包青堂主这个地步,但也不能太差,要不然闹出笑话,谁的脸面都不好看。

    第一天,在所有人的见证下,终于选出了十二名裁判,这十二名裁判几乎大部分的都是从执法堂内选出,其余的几名,也都是靠弟子推选而来。

    “师傅,林缘师弟还没有归来,不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吧。”长青阁内,两道人影闪动,说话之人的神情似乎有些担心。

    “不可能,林缘不可能是过早夭折的人,而且,它本身气运浑厚,绝对是因为什么是耽搁。”中年男子皱眉,他也不确定林缘现在的情况。

    “可是,师傅,师弟已经离开了六个月时间,现在内门弟子大比,难道要因此而错过。”站在宋长青旁边的郭涛一脸的担心。

    他同样不向往坏处想,可是,现在距离比赛还有两天的时间,着如何不着急,这也是林缘可以进入到精英弟子的最好时机。

    武宗之内,分为外门,内门,还有精英弟子,其中,武宗的精英弟子才算得上无踪内的顶梁柱,而在无踪之内,只要是精英弟子,无一不是混元境界的武者。

    在武宗,精英弟子仅仅数百人,可是着数百人,却是支撑起武宗的大梁,甚至一些精英弟子实力都达到了紫府境界。连一些长老也自愧不如。

    “不要着急,根据我的消息,好像几个月前,你是在地黄县地尊者墓穴内出现过,而且,还得到了地尊者的紫府之心。”宋长青微笑。

    “紫府之心,师弟得到了。”郭涛听到师傅这样说,一脸震惊,他自然很清楚紫府之心时什么东西。

    紫府之心,那可是紫府强者留下的一身精华所在,如果林缘得到了,就算实力仅仅事先天境界初期,一旦炼化,甚至可以直接提升道混元境界甚至更高。

    “你师弟应该在某一个地方在炼化紫府之心,或者遇到了什么事情,不过自身的性命绝对安全。”宋长青笑了笑。

    在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何尝不是震惊,紫府强者的精华所在,在武宗就算是紫府强者也不常见,也仅仅不到二十之数。

    “所以,就算你师弟不来参加,凭借他的实力也可以进入精英之列,到时候,就可以参加一些事情了。”宋长青微笑着。

    虽然,他同样希望林缘可以再最后时间赶来,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而且,林缘在出走的时候,自己还特地的交代过,此时没有赶来,可能就是那里事情耽误了。

    长青阁中再次陷入沉寂,只能听见不知名的油灯发出滋滋的声音,慢慢的传出。

    万众期待下,漫长的两天过去,时间到了第三曰早晨。

    天刚蒙蒙亮,嘈杂的声音已然席卷整个武宗,从天空望去,可以观察到,一条条人海洪流朝着武宗武技场中央区域汇聚,宛如一条条错综复杂的黑色河流,川流不息。

    武技场,武宗众人全部在场。

    武技场中央,包聘请作为裁判,自然需要清点人数,今年参加武宗内门弟子比试的共有二百多人,这可以说是武宗最近数十年最壮观的一次了。

    “下面开始点名。凡三声未到者,取消参赛资格。”包青声音洪亮,传遍整个武技场。

    “师傅,林缘师弟还没有到来,看样子,今年是参加不了了,可惜。”郭涛站在宋长青的身后,而作为一院的院主,宋长青的位置也在武技场中央位置的右方。

    “可惜是可惜了,以缘儿的实力,再加上得到的紫府之心,甚至可以争夺内门弟子前十名之列,哎。”宋长青何尝不叹息。

    他同样希望自己的弟子参赛,可是,这个希望此事因为林缘的消失,而消散。

    “师傅,我的那几个师弟,您为什么不叫他们参赛,二师弟和三师弟就罢了,至于四师弟和五师弟,他们现在的实力一旦参加绝对可以取得前十名。”郭涛声音充满着疑惑。

    “他们,就不用了,钢过易折,我不想再发生那样的事情。”宋长青听到郭涛所说,眼神之中似乎闪过泪光,可是,转眼间消失不见。

    宋长青收弟子,也就仅仅六个,这还是加林缘在内,之所以仅仅让林缘一个人参加,就是因为林缘的性格。

    一些武者,可以从面相上看出一个人的性格,而宋长青作为超越先天的武者,自然可以看出林缘的性格。

    林缘面格清秀,可是在这股清秀之下,却隐藏着一股锋锐,而且,在宋长青的感知内,林缘绝不是早夭之相,其余的宋长青再往深处看,便是一层雾水,看之不透。

    “李云,貌似那个林缘的弟子一直没有出现,而且,得到消息,林缘出外历练,半年都没有回来,可能死在外面了吧。”旁边一少年轻笑,脸上永远一副苦瓜脸。

    “消失了,呵呵,这样的人物,对于我来说没什么压力,本来,还想见识下他的剑法,既然消失了,多半是死亡。”叫李云的少年同样不在意,仿佛就在说一件平常是一样。

    “看来,你对这一次的比试很有信心。”苦瓜脸萧楚呵呵一笑。

    “信心,这一次我必争前十,萧楚,到时候我同样不会对你留手。”李云面目一怔,立刻肃穆起来。

    “希望吧,到时候我同样不会让你一招一式,全凭本事。”萧楚看见李云这样说,一双眼中瞬间精光闪烁。

    ps:书友们,本书将在三月一号上架,到时候的情节绝对会精彩万分,希望书友们,朋友们可以支持,顺便求下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