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惊骇的剑修罗

    他所在意的就是如何去提升境界,而且,寻找林缘之前,他也很认真地研究过林缘的资料。

    也曾花费了很长的时间,来确定林缘的行踪。

    对于剑修罗来说,这不是一次简单的杀戮。

    这是一次巨大的享受。

    这也是导致了他在所有人心中,有着一个变态的印象,一个修罗的形象。

    ……

    十息时间,很快就过去。

    而林缘在十息的最后一瞬,抬头,拔剑,出剑……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一缕璀璨若黎明星辰一般的剑芒,从他的手中,似缓实急地舒展开来。

    一出手,林缘就使用了乾坤剑法的招式。

    面对这样一个境界超出自己无数的对手,任何藏拙的举动,都无异于自取死路。

    剑修罗瞳孔皱缩,脸上不可遏止地现出一丝震惊。

    身为一个在武道上修剑十多年的卓绝剑客,他在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林缘这一剑的不同寻常,那迷迷蒙蒙却又璀璨若星辰的深蓝se剑光,不食人间烟火,却蕴含着一种令他感到心悸的危险。

    但是身为一个自认为已经有名气的剑客本能的骄傲,让他无法接受自己面对一个实力远逊于自己的后辈,居然做出躲避的动作。

    所以,他拔剑,硬接。

    叮!

    最初只是一声金属撞击的微响。

    甚至连丝毫的劲气能量都没有碰撞产生。

    就在剑修罗略微诧异的时候,下一瞬间,两人都觉得耳边轰隆一声,就仿佛是一个巨雷骤然在耳朵根子下面炸响一般,都觉得大脑发懵,嗡嗡嗡乱响。

    两种截然不同的真元碰撞,在双剑撞击的那一点上,不可遏止地爆发开来。

    其中一股浑厚如岳的力道,连着赤红se剑芒,正是剑修罗苦苦修炼了十多年的雄浑真元之力,而另一股虽然微弱,但是却犀利了不知道多少倍,却是林缘的乾坤剑法形成的独特的乾坤剑气。

    剑修罗只觉得一股剑气犹如钢针一般的深蓝se诡异剑气,似乎要穿透自己的真元护罩,狠狠地扎在掌心之中,许久不曾体验过的刺痛,让他几乎连长剑都握不住。

    而林缘在剑修罗的攻势之下,却是被直接震飞了出去。

    人在空中,又是鲜血狂喷。

    虽有林缘的乾坤剑法诡异,再加上领悟剑道锋芒,可以越级挑战,也给剑修罗造成了伤害,但毕竟林缘修炼的时间太短,且本身真元雄浑程度,远不及对方,硬憾之下,深蓝se真元激荡,差点儿被震得五脏六腑移位。

    好在他这些ri子积累了无数的战斗经验,察觉到不敌的瞬间,小城的先天踏云步法瞬间爆发,整个人变得轻若柳絮,几乎不再受力,将剑修罗那雄浑真元的伤害,降到了最低。再加上混元罩的抵消,还是令林缘倒飞吐血。

    “这就是那诡异莫测的剑法?果然很强悍。连我也受了轻伤。”剑修罗脸上并没有因为这伤而感到愤怒,反而笑着对林园说道。

    “不对,是剑道锋芒,你居然练成了剑道锋芒?这不可能?”剑修罗疯狂地大吼。

    这个时候,他终于有所发现,他脸上那种虚假一成不变的笑容,化作了难以置信的震撼,再也没有了之前猫戏老鼠一般的从容,想他修剑十余年,几乎是riri夜夜抱剑而眠,都未曾触摸到剑道锋芒的边缘,一个注定要死在他剑下的后辈,居然掌握了传说之中的剑道境界?

    一种命运不公的愤怒,瞬间在剑修罗的胸膛之中熊熊燃烧。

    他杀人,他坠入了众人所说的魔道,受那么多人的嘲讽,甚至不惜得罪那么多江湖人士。

    就是为了修炼剑法,可是,数十年来,每次修炼剑道,就是为了可以徐找出一条剑修之路,修炼成剑道锋芒。

    现在,自己居然被一个小子超过了,剑修罗如何不愤怒,本来就是变态的心里,刺客更是蒙上了一层嫉妒的心理。

    “呵呵,不过你这剑道锋芒还没有完全的成熟,奈何不了我,这一次,林缘,你你必死。”突然之间,剑修罗yin沉的声音带着诡异的笑容。

    “到时候,你的所有东西都是我的,包括你的剑法。”剑修罗yin历,对面的林缘丝毫不在意。

    “想杀我,也要看你有木有那本事。”林缘反驳。

    剑修罗没有再说话,他的双眼缓缓闭上,身上的气息也随之沉寂内敛,一柄赤红se长剑随风挥舞。

    林缘敏锐的jing神力可以感觉到,剑修罗的身上,有一股更加可怕的锋芒,正在酝酿正在汇聚。

    而此时,剑修罗周身的空气,都沉寂下来了,没有丝毫起伏。

    约莫三息时间,剑修罗的双眼猛然睁开,绽she出两道凌厉无比的暗红se气息,如同剑气般的激she而出,洞穿虚空,留下几米长的痕迹。内敛沉寂的锋芒也在瞬间爆炸,如同沉寂的火山突然爆发似的,竟然发出轰隆隆的沉闷巨响,让周围空气剧烈波荡。

    似乎看到了,从剑修罗的身躯之中,有无数的赤红se犹如鲜血一样的剑气,瞬息喷薄而出,充斥四周,其剑芒之强烈,切割一切洞穿一切,无穷无尽,无可抵御!

    赤红se长剑嗡嗡作响,如同被赋予生命般的微微颤抖起来,其上,有赤红se剑气汇聚,形如一道红se的流光,顺着手指缓缓流淌而下,空气,直接被撕开,似乎连空间,都有被撕开的可能。

    “我之剑,有无穷凌厉,有无尽锋芒,我之剑,出招必死人。”剑修罗陡然凌空飞跃,一剑刺出,破空而来:“暗血1绝杀!”

    林缘脸se一变,双眼颤动间,瞳孔瞬息收缩如针,倒映剑修罗被赤红se剑气环绕的身影,仿佛一剑撕裂天空,从天外而来,锁定自身。

    远远便能够感觉到其中的锋锐仿佛无穷无尽汹涌而来,连空气似乎都变成了一把把的利剑刺向自己,无法闪避。

    剑修罗的剑未至,周围的空气已经被渲染成赤红se,到迎着山丘的顶峰,就像一片暗红se夕阳一样,凝聚为一把把的赤红se气剑,锁定林缘,迅速激she而来,发出空气撕裂的咻咻声响。

    “不好,差距太大,混元中期,可恶。”林缘心中暗道不好。

    虽然林缘现在的实力可以比得上混元初期,那也仅仅是比得上,毕竟,此时林缘的境界是聚灵初期的巅峰。

    而且,这一次,林缘遇上的还是浸yin于见到之路数十年的剑修罗,同样是一个见到天才,只是踏上了歧路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