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风云变

    山洞内,林缘手掌拿着一张不知名兽皮做成的卷轴,眼神之中充满了疑惑。

    林缘此时并没有立刻就去寻找混元境界的妖兽去作战,这需要做足全面的准备,各种武技身法全部要修炼完全。

    此时,林缘手上的不知名卷轴,便是林缘和红莲在那洞府内得到的宝物之一,一直被林缘搁置在乾坤戒指里面,根本没来得及查看。

    略显昏黄的兽皮上,一道道不知名路线纵横交错,令林缘眼花缭乱,这似乎是一个地图,可是地图上的一些地方,林缘根本就没有见到过。

    整张地图似乎分为五个部分,而每一个部分被五种不同颜色的东西所覆盖着,似乎是某一个地域的分布图,而在每一个地域的分布图上,还有这一个重要标记,在地图的中间。

    这也是林缘一直皱眉摇头的原因,看了一会,林缘手上一闪,不知名兽皮做成的古朴卷轴直接消失,被收到了乾坤戒指内,随即在林缘的手上,另一个卷轴出现,在卷轴的上方,正是踏云步法的先天篇内容。

    “啧啧,踏云步法先天篇,自己的轻功步法一直欠缺,虽然可以比的上一般先天境界的步法,可是毕竟有所欠缺。”林缘咂舌,自从自己得到了这篇,一直因为事情的耽搁而没有修炼,此时腾出时间,正是修炼的时机。

    站起身来,林缘直接朝着前面发现的小山丘上走去。

    三个时辰后,林缘一直在洪荒森林的一处山丘顶峰修炼踏云步发,踏云步法先天篇的总纲也一直在林缘脑海内回想。

    “什么是风?什么是云?”

    这个问题,再次跳进脑海。

    “风,无形无相,无色无味,无边无际,无孔不入,无处不在……”

    “当日,我在林家庄修炼踏云步法,进入顿悟,悟得风之意境,领悟踏云步法后天篇,直接学会云踏九天。

    今日,林缘在洪荒森林,一处山丘顶峰,面朝劲风,观山壁风痕,终于有所悟。”

    林缘脚下步伐不断转换,腰间的浩然剑散发深蓝之光,和天上的云彩遥相呼应,他的剑速渐渐增加,浩然剑上,更像是被一层淡淡的气流包裹着,无数的风,从旁边吹掠而过,不仅没有阻挡剑,似乎,让剑速再次有所增加,如鱼得水如鹰翔空。

    不仅仅如此,林缘的监会,可是脚下的步伐更加的难以捉摸痕迹,变幻莫测,哟普如风之相,不可捉摸。

    林缘只觉得,自己仿佛融入了这一片风中,不管是清风还是大风还是狂风还是劲风,随风起舞,脚步离地,如同摆柳,在山丘顶峰上摇摆着,直欲飞天,残影重重。

    不知道过去多久,林缘方才清醒落地,收剑入鞘。

    如刀般的劲风,这时候也减弱,变成大风扑面,对林缘,毫无影响。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道路,各自的成长,各自的机遇,各自的开始和过程和终结。相遇是缘,相识是缘,相知是缘,若是能够结成好友,并路走下去,终归是一件好事。”林缘喃喃自言自语,脸上带着微笑,尽是释然:“但,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整体,有的人注定只能蹒跚而行,有的人注定乘风御剑,最终不一。真正能够相交乃至一路相伴,也要是心性能够相符之辈。”

    “我有我的道路,他们有他们的道路,大道不止,只是需要去探索,不放弃,不抛弃。”林缘心中渐渐明悟,头脑更加的清醒。

    心宽天地,云海浩瀚,林缘只觉得,自己的头脑,变得更加的清晰,周围的一切,变得更加的清晰,轻易感觉到。

    “何为云,何为踏云?”

    眼前,林缘目视前方,风吹来,翻腾的云海,仿佛都纳入了林缘的眼中。

    聚散离合……亦卷亦舒……云生云聚……云散云灭……终归是去留无意……生灭无相……

    “古代剑仙,踏云而行,踏云,踏云,脚踩白云,这是一种真元利用之法,真元逆行,汇于脚底……”

    种种明悟,如泉水般的涌现,涌上林缘的心头,顿时,林缘觉得自己如同置身于无尽云海之中,眼中周边,都有无数的连绵不绝的白云飞过……缠绕……回旋……

    风吹来,卷起白云,风之相,渐渐在林缘不知情的状况下融入到云之相内,渐渐的,林缘灵魂深深的融入体悟。

    脚下的步伐在无意识的想起踏云步法上面的节奏,身影转换,忽而凝实,忽而虚幻,整个身影,在在真与实之间转换。

    渐渐地,林缘的周围似乎是因为无意识领悟中,体内不仅踏云步发的总刚在运转,渐渐的,太上原始经也不知不觉间引动,自行运转,顿时,林缘的整个人,被一层深蓝色云雾包裹,深蓝色之中,有一层白云遮盖。

    蓝天白云,这时天地之相,这时踏云步发的精髓,踏云,林园此时就像是踏云而行,整个身体被云雾遮盖,脚下也是被一层蓝色真元覆盖。

    如果仔细看,就可以看出,林园此时双脚离地,就像他在空中一样,只是距离太低。

    林缘的双眼瞳孔,仿佛也变成了白与深蓝交之,如同白云般的缓缓飘动。

    一刹那,林缘仿佛也化身为一朵白云般的,融入无尽云海之中。

    云之意境,在不知不觉当中,领悟渐渐加深。

    林缘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徜徉于无尽云海之中,忘却时间忘却世界忘却自我。

    不知不觉,日暮西沉,夕阳红色如血,照耀西方天际,一缕夕阳穿透五金失控,直接诶照射在了林缘的脸上。

    正在修炼踏云步法的林缘,突然之间,脚步沉落,瞬间还在周围的一些云气瞬间消散,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林缘蓦然清醒,眼中有残红,才知道,原来自己在这里不知不觉的,站了整整一天的时间了。

    缓缓的呼出一口白气,如同云卷云舒变幻消散,楚暮发自内心一笑。

    “一次顿悟,踏云步法居然达到了小成,甚至连真元都隐隐增加,甚至有突破的痕迹,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虽然林缘可望突破,可是此时境界刚刚稳固,还不到时候。最后还是被林缘压制了下来。

    步法随风摆柳,更是突破桎梏,现在的踏云步发终于突破先天,已经不是后天身法了,这踏云步法只有介绍,没有名字,该起个新的名字。”林缘暗自说道:“新的身法,能更直接轻易感受到气流,随风起舞,踏云而行,如同鱼儿水中游,就叫风云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