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一剑封杀

    林缘的嘴唇微微一动,轻轻吐出四个字,如同一阵清风般的,旋即,拔剑信手挥斩而出。

    所有凝固的真元,在这一刹那,解冻一般的,汹涌起来,随着林缘挥出的一剑,全数往前方冲击汹涌吹袭而去。

    呜呜之声不断响起,就像是深夜之风吹过山谷般的发出哭泣呜咽声响,骤然一转,呜咽之声变成了咆哮,如同狂风吹过峡谷般的,再一转,呼呼徐徐吹来,化为清风一缕。

    三才之相,天剑,地剑,人剑,仿佛三把神剑出现,要取凡人的xing命。

    三才之相出现,整个真元在风中吹袭,巨大的火蟒骤然一顿,身上的火焰疯狂摇摆,一缕缕的火星被不断的吹起,好似烟雾般消散在半空之中。巨大的火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变小,好像缩水似的。

    只是一晃,巨大的火蟒变得若隐若现,李根持剑飞身全力刺来的姿态渐渐呈现而出,他的速度越来越慢,脸上尽是一片不可置信的惊骇神se。无法想象,林缘的这一剑,竟然破掉了他引以为傲的至强的一剑。

    三才剑下,李根只感觉到自己的双眼无法直视,被风吹得涩涩发痛,不由的紧闭双眼,眼角都渗出泪水;鼻孔无法呼吸,被吹来的风堵住,猛然往里面灌去,让鼻腔好像被刀子切割搅动似的疼痛难忍;因为无法呼吸而下意识张嘴,大风吹来灌入口中,吹得他喉咙发干,又如同刀子似的绞杀喉咙,火辣辣的疼痛。

    一瞬间,李根有种受尽苦楚刑罚的感觉,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感到难受。陡然,多年战斗的直觉告诉他,有巨大的危机靠近,没有任何的犹豫。

    丹田之内残留不多的真元完全爆发,冲出体外,真元成罩,凝聚成淡淡的红se将自身保护起来。

    吹袭的风中,有一道森寒至极的杀机若隐若现,变幻莫测,飘忽异常,骤然出现,从侧面斩杀而来,杀向李根的脖子。

    林缘的剑气袭来,飘忽不定,似一柄,似三柄,变幻莫测,直接朝着李根的方向袭来。

    咔的一声,李根的真元形成的护罩瞬间被斩破,还来不及惊骇之际,便感到脖子一疼,被一道锋利至极的杀机斩切,头被大风吹得往后,鲜血喷出,也在大风之下往后吹去洒遍全身。

    李根的无头尸身,更是在大风的吹袭之下,好像破袋子似的往后抛飞,飞出十几米远方才落地。

    呜咽呼啸之风,缓缓停顿,渐渐沉寂下来,林缘重新落地,眼中充斥的淡青se消散无形,有浓烈疲惫之se迅速占据,弥漫到整个脸部,脸se发白虚弱,浑身无力,手中的浩然剑都差点握不住掉落地面。身子微微摇晃之间,差点跌倒,却凭着自身坚强的意志力挺住不动。

    “死……死了……”不管是雷水宗的弟子,还是青元宗的弟子,又甚是李家或者钱家的弟子看到李根就这么的死在林缘的剑下,都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双眼瞪得好像蛤蟆,嘴巴大张。

    林缘双腿支撑着身体,似乎有些呼吸艰难,整个人大汗淋漓。

    林缘在危急之时,突然领悟乾坤剑法第三式——三才,也在危急关头使出,虽然林缘丹田内所剩余的真元不多,使这一招大打折扣,可是在最后的时间,还是轻松地杀死了李根。

    可伴随的就是他的真元消耗的几乎没有,甚至连支撑他再次作战也很艰难,此时,林缘的处境极其危险。

    “李少爷死了,为他报仇。”突然,一名李家弟子率先清醒反应过来,却说出犯傻的话,惊醒了其他人。

    “对,大家冲上去,夺了紫府之心,只要炼化紫府之心,我们的境界瞬间便可以提高书曾,甚至直接晋升紫府也不是不可能。”突然,在人群中暴起,整个人群内,再一次暴起,渐渐朝林缘逼来。

    “哼,一群落井下石之人,期我林缘。”林缘大小,嘴角的血丝勾起一抹弧度。

    “哈哈,那就来吧,纵然我林缘死没也不会被你们得逞,哈哈,今天,就让我林缘杀个够,只要参展者,全部杀!杀!杀!”林缘大小,被双腿支撑的身体瞬间战力,整个人就如杀神一样。

    浩然剑依然爆发一阵璀璨的深蓝se剑光,丝毫不犹豫,直接冲向自己而来的各家子弟。

    “钱家,李家,你们会为今天的事情后悔。”林缘再一次大小,如虎入羊群,冲杀过去。

    虽然林缘真元不多,纵然,真元消耗过度,纵然身死,可是,我林缘不惧。

    “林缘真元消耗过度,现在只是强行支撑,他还能有什么,这么多大势力出手,此地注定成为焦土,我们齐上,早些覆灭林缘,夺取紫府之心。“

    一个钱家半步混元境武者开口,是钱家一个天才弟子,罕有敌手,在钱家可谓是核心弟子之列。

    “你说完就完吗?!”

    一道深蓝se剑气升起,璀璨夺目,让人睁不开眼睛,林缘浑身被深蓝se真元充斥,从天地之间吸收真元,以保持真元消耗,整个场面看起来异常的慑人。

    “钱家的领头人钱枫!”

    众人变se,人的名树的影,钱枫早就赫赫威名,那全是靠自己杀出来的,当年有力各地,一些人也认识他。

    不得不说,他真的太强大了,抬手间金se真元满布,像是瀚海般压下前方,直接冲向林缘的方向。

    “杀!”林缘张口怒吼,浩然剑三尺剑光,流光溢彩,化成一道匹练劈来。

    浩然剑通体深蓝se剑光,无坚不摧,直接诶冲向了钱枫。

    “当!”

    然而,在这一刻,林缘直接对抗,硬撼钱枫的长剑,并无任何忌惮之se,以剑对剑。

    深蓝se剑气颤抖,剑气闪耀,差点坠落下高空。

    “给我杀!”钱枫喷出一片jing气,没入深蓝se剑光中,让它光芒更盛了,如一挂神河在淌。

    “当当当……”

    林缘连续和这人对抗数次,直接把钱枫真退,一口鲜血喷出,可林缘也不好受,直接甩开钱枫,冲向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