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破处了

    “热,好热。”嘤咛的女子声音在林缘的耳畔响起,顿时把林缘弄的火热,下面的那个东西顿时间金鸡duli。

    “怎么办,这怎么办。”林缘此时还可以保持着清醒状态,可是心中却已经召集的手无举措。

    他那里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就算是上次出言调戏红莲,也是厚着脸皮,故意调戏,这一次的场面,令林缘瞬间失态。

    “呼呼”

    一股股的热气自火爆美女红莲的口中传来,传到了林缘的耳朵上面,而林缘身上的气息本来就很有吸引力,这一接触,瞬间,更加令红莲体内的药效加快。

    “快,快,热,热。”火爆美女红莲的嘴中不断地喷着热乎乎的热气,女子独有的香气瞬间弥漫。

    见状,林缘也是无奈,只能在心中运功抵制。

    然而,就在林动想尽着办法抵抗着体内那熊熊燃烧的邪火时,一条如莲藕般的纤细玉臂,却是突然挽住了他的脖子,一道仿佛柔若无骨的娇躯,也是如同水蛇般粘在了林动怀中,一股幽香之味,涌进林动鼻间。

    林缘最为一个处男之身,怎么可以忍受的了这红莲一再的挑拨,眼睛看着火爆美女红莲的身体,一双手也不自觉的在他的身子上施展起来。

    林缘的手再碰到红莲的一瞬间,那红脸似乎也可以感觉到来自内心的渴望,那是一种药效的作用,可是,此时他的jing神迷离,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这一刻,她只想赶快把自己体内的chun毒消失掉。

    “刺啦”终于,林缘也受不了这种挑逗,jing神也渐渐被影响,一双大手直接撕裂了红莲遮掩的衣物,瞬间,一股更加有人的气味传递在林缘的鼻中。

    “轰!”

    一缕幽香,怀中的柔软,就犹如那点燃引线的炸药一般,让得林缘双眼瞬间通红了起来,苦苦坚持的理智,也是愈发薄弱。

    “林缘,你敢碰我,待我清醒时,必取你xing命!就在林缘撕裂红莲的衣衫时,火爆美女红莲似乎有点庆幸,咆哮着对林缘吼道。

    可是,此时的红莲也是jing神迷离,只是一丝仅存的理智在抵抗,美人无力的躺在林缘怀中,原本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此刻却是媚眼如丝,化为了那勾魂夺魄的妖娆魔女,她娇喘的靠在林缘的怀中,但那薄纱下,却依然是有一道低不可闻的声音传出。

    见到连这个时候这女人都是还敢放狠话,林缘先是一怔,旋即便是怒了起来,再一想起先前这女人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让自己离开,还莫名其妙的抽自己,本来就呗跳动的兴起的林缘,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

    男人的原始yu望,这一刻在林缘心理升起。

    “我今天就要碰给你看!”

    怒火大炽,林缘此时双眼赤红,理智直接是被火爆美女红莲那一句话尽数摧毁,他怒喝一声,直接是抛去了心中的种种忌惮,伸出手掌,一把便是将火爆美女身上贴身的薄纱撕了去。

    “嗤!”

    薄纱缓缓滑落,终于是露出了那之下的惊世玉体。

    即便是早便知道那薄纱下的东西必然极美,但在这一霎,林缘依然是出现了瞬间的窒息,甚至于连那已被掩盖的理智,都是被这种没见到过的玉体惊得略作瞬息恢复。

    随着林缘的动作,这片山洞之中,也是变得彻底的寂静下来,唯有着林缘两人所在的地方,隐约间,有着令人怦然心动的chun意自中悄然弥漫。

    两道模糊身影,在光团内紧紧交合,仿若yin阳,水ru交融。

    渐渐的,林缘和火爆美女的升上生气了一团青se和深蓝se的芒,渐渐的包裹住了林缘和她两人。

    顿时,整个山洞内,一片嘤咛之声传递。

    ……

    一到黎明从不知名的空间照she下来,因为这个山洞本来就很隐秘,隐约间可以看到一个窈窕的身影坐在洞口处,身旁,是一个光身的男子。

    火爆美女红莲转过脸,此时根本没有了往ri的火爆xing格,有的只是一个女子该有的神态,只是在神态之中,一股难以遮掩的落寞升起。

    看着四周依然平静的山洞,慢慢的道:“我一生之中……襁褓之中,或许曾经承受过欢乐。但我,却没有记忆。自从父亲不再过问朱雀佣兵团,我接手朱雀佣兵团,千钧重担压在身上,从未得到过半点快乐,也从来就没有过,任何一个朋友。也从来没有过喜欢的人,更加不会有什么山盟海誓不顾一切……那种深爱的人,那种深爱的感觉。”

    “自从出生,我就是孤独的。别的女孩子,还可以赏花种草悲chun伤秋,作为闺阁之乐。而我,却连这方面的想法都不能有。伴随我的,自始至终就是为佣兵团的壮大而努力,身为父亲唯一的骨血,这是我的责任,我无法推卸,但,谁曾经想过,就算是一团之长,可我……依然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

    “我也有我的梦,可别人的梦有实现的机会,但我的,却从来没有。压根不可能。压力大的时候,我也想有一个肩膀让我靠一靠,有一个怀抱能让我流泪。”

    “可我只能挺着,还要用一种无所畏惧的姿态,来面对所有的残酷和冰冷!是,这是我的责任!可是……”

    红莲的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泪流满面:“……可是……把这一切都加诸在我的身上,让我一个弱女子去面对风霜,去默默忍受一个佣兵团的压力,而且,还是一个没有尽头的中单,面对着未来的绝无希望的局面,把自己的青chun韶华,难道要直到老去凋零……我真的无法做到?”

    “知道,我遇上了你,遇上了那个混小子,你让我感受到了关爱,感受到了昌吉月以来我所感受不到的一种心情。”红莲坐在林缘的旁边,仿佛自言自语一样。

    “是你,让我知道了什么是牵挂,是你,让我早已经掩盖的心再一次散发。既然这一次上天让我在中毒后遇见你,那边是一次美丽的邂逅吧!”

    “我知道,你有你的世界,我有我的世界,我们之间,不可能!”红脸说道这里,杠杠的那种落寞更加的深厚。

    “呵呵……或许将来……”红莲有些迷惘的看着山洞内的林缘,一双手轻轻的抚着那细致的脸庞,道:“……已经是沧海桑田了吧……

    然后她就笑了:“这山洞内的阳光,岂不胜过了天下最美的烛火?”他的眼中,闪出了一丝羞涩,闪过了一丝甜蜜……或许这一刻,她想到的是她永远都不会得到的,美丽的洞房花烛夜那一对红烛。这一刻,他的眼神凄迷,惘然,却又充满了一种幻想的甘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