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九章——合欢散

    广袤而略显荒芜的大地上,寂静无声,一种古老的沧桑从大地之上弥漫开来,令得整个空间中,都是荡漾着孤寂的味道。

    “这,这居然自成一片空间,这需要多么强悍的实力菜可以做到,这地尊者到底是自负什么境界的武者。”林缘刚一踏上这片空间,明显的可以感受到其中的变化。

    这一种变化林缘虽然说不上来,可是,这里,绝对与外界不一样,按说,这个墓穴应该是处于黑暗之中,毕竟是地下。

    “没想道这里居然如此神奇。”林缘在心中感叹紫府境界武者的强大,一方面,想起自己的师傅也是紫府境界的武者,可是,具体是哪一重,林缘也不清楚。

    整个空间一片沉寂,而且,这地尊者墓穴的传送居然还是分散传送,不确定因素,林缘此时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在何方。

    嗤嗤!

    这种孤寂,持续了不知道多久,突然间,天空上的许多出空间突然出现了蠕动,旋即空间裂开无数道裂缝,一道道身影,带着一丝狼狈的从天空坠落而下,旋即急忙有人催动元力,降缓着速度,稳稳的落下地面。

    林缘的身形,也是从天空上降落下来,望着那广袤得望不见边际的空间,眼中也是有着许些震撼之se,这种在墓穴内部构建处一处duli空间的神通手段,当真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林缘不想与这些人一起探索,于是身形陡然间爆发,踏云把法师站,身形瞬间划起一道弧线直接消失在众人眼中。

    站在一处山坡之上,林缘的目光远眺,看周围那些零零散散的人影,想来进入其中的人,都应该是被随机投放到墓穴内的各个角落,不过所幸,他没有倒霉的被投放到什么危险的地带。

    望着远处降落在此处,同样是有些疑惑的人影,林缘如是的想到。

    “嘿,这墓穴好像也并没有危险?”然而,就在林缘站在山坡上这念头刚刚落下时。

    “轰!”

    林缘尚还来不及多想,便是感觉到身下的大地陡然一颤,然后他便是见到,在那远处的地面上,突然裂开一条巨大的裂缝,一条足足数十丈庞大的像蜈蚣一样的妖兽,直接自地底之中冲出,布满着涎液的狰狞大嘴一张之下,凄厉的吼声,当即在这片天空响了起来。

    不幸的是,在不远处,两名武者直接在反应不及的同时,直接被那十丈长的蜈蚣一样的妖兽吞噬。

    “咕。”

    望着这一幕,林缘不由得暗自咽了一口唾沫,这地尊者墓穴中,果然不是寻常的危险,那奇怪的像蜈蚣一样的妖兽,气息极为yin冷凶悍,想来不是什么善类,不过还好,那大家伙没有冲着他来。

    不过,林缘也感受到,这蜈蚣一样的妖兽,实力做多也就在聚灵境界,而刚刚那两名弟子,实力也仅仅是纳灵初期,在不慎之下,直接被吞噬,只能说是他们的不幸。

    “这地尊者的墓穴,不知道存在了多长时间,其中自然存在什么莫名的妖兽,个个凶悍无比,一个不小心就得成为它们肚中食物”林缘心中想道。

    林缘颇有些陶醉的吸了一口这里那种透着古老味道的空气,然后笑道。

    旋即林缘吸了一口气,眼中顿时掠过一抹震惊之se:“好浓郁的天地元力!”

    “这种地尊者墓穴内的空间,大多都是会使用特殊手段凝聚天地元力,自然远非外界可比,在这里修炼一ri,恐怕抵得上外面数ri之功。”

    “真是一块宝地,若是能够在这里长久修炼,那该多好。”林缘满脸的艳羡,在这种地方修炼,定能够将速度提升数倍。

    林缘身为纳灵境界的武者,其实力更是堪比半步先天境界,对于其中的天地真元的浓厚程度自然可以感受到,甚至这里的天地真元,比武宗有些地方还要浓郁几倍。

    一阵艳羡,林缘抬头看了看四周,这片墓穴的内部空间,林缘粗略的观察了一下,太过广袤,导致林缘一时间有些茫然,这里可不是怒学内部的zhongyang地带,沿着路走就行了,这里的地域,不知道有多辽阔,若是胡乱闯荡的话,恐怕没个一天两天的时间,是无法将这片空间走完的。

    “这种地方,差不多应该是墓穴的zhongyang边缘,都应该是有着核心地带,真正的宝贝,大多都是在那里。”

    小林缘的视线在四周眺望了一下,然后看向北面的方向,在哪个方向,林缘甚至可以感觉到,在哪里,有这一股股强悍的能量波动存在。

    “这地尊者作为一个紫府境界的武者,其墓穴极为辽阔,其中自然有着地尊者留下的宝物,当然,能否遇见那就得看各自的运气与造化了。”

    林缘想了想,目光顺着北面的方向看去,想来一些强大的宗门家族等强横势力,都该是冲着那个方向去了。

    “走吧。”

    有了方位,林缘也就不多说,化为一道电光,迅速的对着墓穴空间zhongyang波动的位置暴掠而去

    对于在这古碑空间之中能够有什么收获,林缘可是期待得很。

    ……

    “江狼,你敢杀我朱雀佣兵团的人,我回去,一定灭了你的天狼佣兵团”地尊者墓穴内,一道狼狈的身穿火红se衣裙的女子看着前面的战场,眼睛通红,咆哮着吼出。

    “红莲,要不是你,我父亲怎么会死,要不是你,我怎么会被林缘那小子击伤。”对面,江狼一双yin沉的眼中闪烁着yin秽的目光,看着前面的红莲,眼神中火热。

    “红莲,这一次算你倒霉,居然遇见了我,我不会放过你的,你现在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也不要试图通过你的药粉迷惑我,这一次我不会放过你的。”江狼眼神反光,丝毫不在意对面红莲的吼叫。

    “小姐,你快走,我拖住他们。”就在红莲和江狼谈话间,一个浑身不满了伤口的老者突然冲到了江狼身边,直接一剑刺向江狼。

    可是,江狼好像早就预料到,直接反撩,手中的长剑刺进了老者的胸膛中。

    “火叔……江狼,你找死,我不会放过你们天狼佣兵团的。”红莲看见江狼反身直接杀害了一直保护自己的火叔,眼中的血丝更加通红。

    红莲也清楚,自己根本不是这江狼的对手,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捧白粉,直接洒向了江狼的方向。

    “臭女人,又来这招。”江狼看见红莲居然有撒药粉,直接骂道。

    等药粉驱散,红莲早已经没了身影。

    “红莲,你跑不了的,中了我的合欢散,嘿嘿!”江狼一声笑,对着还在后面的手下招了招手:“去追,他跑步了多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