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绝望的钱元

    是林缘的浩然剑,在一瞬间连续无数次连续点击在钱元横出的长剑之上。

    钱元的长剑算得上是一柄锋利的长剑,可是,林缘的浩然剑曾作为南院院主宋长青的配件,自然不是一般的长剑可以比得上。

    但是他很快就因为自己这个举动而后悔。

    因为双臂横击,林缘出击的速度极其迅速,双臂被那剑尖点到,却宛若是被攻城巨锤狠狠地砸击了无数下,臂骨疼痛欲裂,仿佛是片片碎裂了开来。

    与此同时,一层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的深蓝色剑气真元,从每一次剑尖撞击的地方弥漫开来,瞬间布满了钱元的长剑的表层,仿佛是镀上了一层蓝水,让他的双臂和双手变得僵直了起来。

    这时林缘长期战斗以来,所自己钻研出来的一个方法,利用自己的真元缠绕住对方,形成束缚之力。

    而他原本主动后退的身形,此时已经失去了轻功身法的潇洒和从容。

    身躯颤抖!

    双脚离地!

    身形后仰!

    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被不断地抽打着的沙包一样狼狈不堪。

    而更让他魂飞天外的是,那深蓝色的长剑之中传来的的力量,竟是一剑比一剑快,一剑比一剑霸道,一剑比一剑霸烈,转眼之间,就已经刺出了五十六剑,他的真元长剑几乎就要被刺穿了。

    “都他妈的愣着干什么?并肩一起上,做掉这个莫名其妙的小杂碎!”钱元魂飞天外,一边急退,一边厉色大喝。

    而直到这个时候,钱家的其他弟子,才反应过来。

    他们出手了。

    一瞬间,尖啸的破空声响了起来,各种千奇百怪的武器朝着林缘笼罩而来。

    “林缘小心!”莫嫣然忍不住出声提醒。

    “卑鄙!”旁边的那个女子一颗芳心在这一瞬间,也提了起来。

    不过两位青元宗的少女几乎从喉咙里跳出来的心脏,在下一瞬间就重新落回到了肚子里。

    因为林缘果断地放弃了对于钱元的追击。

    ‘踏云步法’身法爆发,林缘青色的衣衫携带者深蓝色的身影在原地一晃,分化出来十几个虚影,在这个空旷的洪荒森林边缘之中,显得更为模糊飘渺,闪电一般地避开了暴雨一般的武器,扑入到了钱家弟子们之中。

    犹如虎趟羊群!

    然后,一场屠杀揭开了序幕。

    ‘噗!’

    剑光闪烁,一股血泉冲天而起。

    伴随着飞起来的一颗惊恐地睁大了眼睛的钱家弟子的头颅。

    火热的鲜血从失去了头颅的身躯之中喷洒出来,旁边几位钱家的弟子被浇了一头一脸,血色模糊了视线,前所未有的恐惧犹如死神之手一般扼住了他们的喉咙,他们本能地想要张嘴惊呼……

    但是却在同时,喉间一抹死神冰吻般的凉意,他们就此永远地失去了说话能力。

    他们哪里见识过这样血腥的场面,青元宗的两位女性全部在那里干呕了起来,整个身体甚至脸色也苍白无力。

    林缘既然决定要杀了几人,自然不会留手,这样的武者和人物性格,林缘很清楚,如果此时不解决掉,留到以后,也是一个麻烦。

    --------

    在旁人看来,却是林缘的长剑,带着飘忽不定的深蓝色剑气,略过了两人的咽喉,留下一层浅浅的白印,就此终结了他们的生命,让最后丑陋恐惧的表情,凝聚在了两个人的脸上。

    “不……”一位钱家的子弟惊呼出声。

    可,还不等他说完。下一瞬间,浩然剑携带者不可忽视的剑光,略过了他的喉咙。

    “大家快散开来!”另一位钱家的弟子疾声高呼。

    然后,剑光闪烁,林缘的浩然剑丝毫不停留,他的生命也就此终结。

    “不要啊,饶命,我错了!”

    “你不能杀我们,我们是钱家的弟子,天罗郡的人,你杀了我们,钱家不会放过你的!天罗郡也不会放过你们!”

    “恶魔,你这个屠杀人类的恶魔!”

    难以形容的恐怖死亡压力,一股股冲天而起血光,让这些钱家的弟子们所有抵抗的勇气瞬间消失,在这一瞬间,他们不复之前的嚣张跋扈,一个个丑态毕露,有人下跪求饶,有人疾言厉色地威胁,也有人不甘心地发出了怨毒的诅咒!

    短短的一瞬间,林缘在人群中飘忽不定,没出击一剑,就意味着一条生命的结束,瞬间,钱家的子弟所剩无几。

    但是,林缘面色冷静,步履轻灵,在这一瞬间毫无怜悯之心。

    来到这个世界,从一开始的畏手畏脚,到现在的杀伐果断,林缘也渐渐已经飞速地适应了这个空间弱肉强食的冰冷法则,也已经适应了……杀人!杀兽!

    何况,对于这样一群人渣,林缘也清楚地见识到,认识到,所以,他从来不会有任何的仁慈。

    没有任何的动摇,林缘仿佛化身一尊生命收割者,青衫飘摆,黑发飞扬,剑光如电,深蓝色的神秘真元剑气飞溅,鬼魅一般闪烁在钱家弟子人群之中,深蓝色的真元剑气不可遏止地散发出来,令周围数百米之内的气温瞬间下降。

    这样的真元剑气对于钱家的弟子们来说,是极为致命的。

    林缘故意把自身的真元剑气转化成了阴属性,就像太阴之力一样,这些阴属性剑气,会使得他们的身躯僵硬,让他们原本灵活无比的双臂双手变得拙劣,让他们引以为傲的灵活身法,也变得笨重,自己最擅长的优势无法发挥出来,偶尔发出去的武器剑气,也被那激荡着的剑光一扫而飞,根本无法给林缘造成威胁。

    这一切,只不过是两三息的时间而已。

    林缘的身形,就突破了他们的封锁,从仅剩的十位钱家的弟子们身边擦肩而过。

    他黑发飞舞犹如瀑布,面色冷峻,眸光明亮,青色长衫朝后飘摆,身形如箭,飘忽的漫天璀璨剑光一收,重又化作一点寒星,闪电一般朝着钱家子弟身后的千元疾驰压迫而去。

    而这个时候,千元也只不过是刚刚恢复过来神色而已。

    连深呼吸一次的时间都没有,那让他浑身冰冷的深蓝色剑光,竟然是又压迫到了面前。

    十几位钱家的弟子没有为他争取到哪怕是多一秒的调整时间,死亡的阴影,无情而至。

    “你……欺人太甚!”钱元如同负伤的野兽一般,疯狂地挣扎了起来。

    书友群:17795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