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四杀!

    而这一次,林缘的到来,在莫嫣然眼中来看,就等于是在自己的面前,突然撑起了一片遮风挡雨的城墙,一切危险和灾难,都会被阻挡在外面。

    莫嫣然也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仿佛就是自己内心所发出的,暗中感觉很奇妙,就是相信。

    “师妹,这就是你所说的林缘,那个武宗的外门弟子第一人。”突然,旁边的女子轻声问道。

    “嗯,就是他。”莫嫣然似乎很羞涩,说话也低下了头。

    “哦!”说着,那女子把头转向了林缘的方向,眼中流出出异样的神se。

    ……

    莫嫣然和这两个青元宗弟子分别来自青元宗的同一个地方,是这次青元为了培养新人和为了历练新晋升的内门弟子所选拔出来的最为优秀的弟子,被一位会大大的崭露头角。

    但是发生了意外。

    虽然这里是青元宗所占据的地盘,可是毕竟距离青元宗的范围已经远了,而且,他们这一次之所以会来洪荒森林也是一时兴起,而且距离青云宗也近,没想到会遇见同来的钱元一行人。

    长久以来,作为整个天罗郡内的几大势力之一,钱家的风评并不好。

    这个家族主要以从商为主,对于修炼也不算jing通,可是家族内有着紫府境界的高手存在,也渐渐成为几大势力之一,或许是受了商业风格的影响,其中的子弟大多数xing情怪僻,嚣张跋扈,不可一世。

    更主要的是,这个钱家和青元宗最近几年根本没丝毫交好的意思,而且双方发生过不少次摩擦。

    这一次探险地尊者的墓穴,在之前钱家和青元宗就多次施以辣手,杀戮不少流浪武者和弟子,也曾有疑似钱家的杀手暗中偷袭过青元宗的小队,可见双方的矛盾已经激化到了什么程度。

    因此,当数十位钱家子弟,抬眼看到青元宗莫嫣然和其他两人的时候,不管是出于门派之间的矛盾,还是出于个人的丑陋私yu,双方几乎是在第一眼看到对方的时候,就产生了不可调和的冲突。

    而且,直说钱元一个就不是他们三人所能敌的,更不要说其余的钱家十几口武者,三个人自然不是十几个人的对手。

    那平常女子中了毒,莫嫣然也受了不轻的伤,至于那少年,此时也接近油尽灯枯的地步。局面极为被动,这样的情况继续下去,三人根本无法逃出毒手……

    现在好了!

    林缘来了!

    武宗外门弟子之内,最为可靠也最为强大的那个人,来了!

    尽管只是一个人,但是莫嫣然一个人心中一切的担忧、恐惧、害怕,在瞬间就烟消云散。

    这就是信任的力量!

    “几位师兄师姐,不要怕,我来了!”林缘对莫嫣然和那女子微笑,这微笑犹如阳光一样洒落在两位少女的心田。

    下一瞬间,当他转身面对向钱元等一众子弟的时候,脸上的微笑,瞬间就变成了寒冰一样毫不掩饰的杀机。

    自从武宗出来,道历练以来,一路上亲眼见到无数的妖兽屠戮的人族散修流血的尸体,让林缘已经开始对于这些极为不满。

    要知道如今人族和妖族对峙,虽然是人类挑衅,可是死伤的人数还是以人族居多,林缘见识了太多的场景。现在且处于弱势,每一位人族散修武者都是人族的财富,钱家子弟却如此丧心病狂,在青元宗的门口杀害其弟子。

    刚才这几名钱家的子弟的丑陋面貌,更是坚定了林缘的杀心。

    为祸人族者,杀!

    欺凌同族者,杀!

    羞辱亲人者,杀!

    触犯朋友者,杀!

    林缘右手在虚空之中一握,毫光闪烁,深蓝se的浩然长剑瞬间,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迈步。

    林缘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压迫xing气势,不急不缓地朝着钱元一行等人逼近。

    这个青衫身影,给这十几位钱家子弟的感觉,就仿佛是眼前有一座座巍峨的青se山峦,轰鸣着迎面覆压过来一般。

    ‘林缘!’钱元面se急变,咬着牙说出了这两个字。

    钱家的每一个子弟,一个个都面se骤变,感受到了林缘所散发出来的恐怖压力。

    钱元作为在场最强的一个任务,自然可以感受到林缘自身的气势,确实很强每课时却仅仅是先天纳灵境界的后期。

    可是,从气势上所言。对面横剑的少年很强。

    强到他们无法感知到底有多强。

    “你一个人?居然敢站出来,嘿嘿,不知道该说你勇敢呢,还是该说你愚蠢,看来这天下又要少一个天才了。”钱元脸se变了变,四下扫了一眼,见到只是林缘一个人,并无其他的人出来,胆气又回来了,狞笑着试探。

    谁知道林缘根本不看他。手上的长剑散发着深蓝se的幽光,那是先天真元所散发出来的真元剑气。

    “浩然剑,浩然剑,挥浩然之气,荡天下不平之事,今ri让你饱饮鲜血。最好为你浩然剑在我手上的第一次浩然。”林缘只是低着头,轻轻地弹了一下手中的深蓝se浩然剑。

    一股龙吟一般的剑鸣之声在幽暗空旷的空间里响了起来。

    下一瞬间,林缘抬头,双目爆she寒芒,犹如刮骨之刀一般锋利,一声轻斥,身形一晃,一连串淡青se的残影,密密相连,犹如离弦利箭一般,朝着钱元瞬间飙she了过去。

    这可当真是一点寒芒先到,随后剑出如龙!

    钱元眼神睁得老大,顿时大骇。

    迎面而来的这股犀利的深蓝se真元剑气,犹如深蓝se的闪电一般迎面而来,可怕的气息,犹如铁锥刺入天灵盖,瞬间让他眉心剧痛直yu碎裂一般。

    林缘瞬间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太快的速度。

    犹如鬼魅。

    长剑直刺,剑尖与剑身形成一点,宛若暗夜之中的一点寒星。

    仓促之间,钱元甚至都来不及拔出自己早已经准备好的长剑和提起的真元。

    他只能本能地横起双臂,往眉心的部位一挡,脚尖点地,一身真元骤然爆发,身形如飘絮一般,拼命地朝后急退,想要躲避开这石破天惊般的一击。

    然而,已经迟了。

    叮叮叮!

    细碎犹如暴雨击打芭蕉一般的金属撞击之声,伴随着一连串火花,在寂静的空间之中骤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