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嫣然危机

    不过林缘心里这般想着,林缘心中可什么小觑之心,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心存侥幸轻视,最终或许难逃夭折之局,所以,在略作盘算之后,林缘直接寻找了一个青石,盘膝坐了下来,真元流动,林缘恢复起了自身的伤势。

    而这般修炼,加上恢复自身真元,一修炼便是一ri半的时间,一ri半之内,林林缘所有的时间都用在恢复自身的真元和身体的伤势之上。

    连续经历了两次的高强烈战斗,林缘自身的身体也消耗不起,不过好在这份付出也是获得了不小的收获,林缘不仅对于自己真元的cao控愈发熟练,而且自身的修为也终于完全巩固,自身伤势终于是被他彻底的修复完全!

    “啧啧,都说危机中存在机遇,果然不错。”林缘咂嘴说道,显然他很享受这样的战斗。

    山峰上,林缘望着前方即将进入到地黄县境内的道路,一声长啸,瞬间身影连闪,下一息,林缘的身影已经到了山峰的下面位置。

    “万事俱备!”

    林缘畅快的一声大笑,径直的走向地黄县的境内。

    洪荒森林本来就贯通整个赵国境内,几乎每一个地方都会有着洪荒森林的存在,这地黄县,算是洪荒森林的外围内部,其中的先天妖兽也越来越多,甚至,林缘还听师傅宋长青说,这其中还存在着紫府境界的妖兽,

    把自身的真元和修为完全恢复,林缘也是站起身来,目光眺望向西北方向,如今,也是该动身前往地黄县历练了,想来现在的那里,应该是极端的热闹了。

    林缘这一次历练的目标就是天罗郡内的四大县城和天罗郡内,这林缘就是要把整个天罗郡完全历练,见识这天罗郡的广阔和年轻一辈的天才们。

    ……

    ‘哈哈,想不到在这里碰上了青元宗的小妞,哈哈,你们这三个人,还是放弃挣扎吧,否则一会儿叫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此时已经接近黄昏时分,昏暗的光线照she下,显得极其yin冷、

    一个浑身穿着黑褐se皮质革甲、手戴长筒鹿皮手套的二十多岁的青年满面的狰狞,嚣张跋扈地哈哈大笑。

    在他的身后,是十几个同样穿着黑褐se革甲的护卫。

    而对面。

    一位面容普通,但是身材苗条、皮肤白皙如玉一般绽放着淡淡莹辉的少女,大口大口地急促呼吸,拄剑而立,汗如雨下,黑se的长发湿漉漉地搭在肩头,肩侧和大腿的位置,显然是被利器击中,沁出一大片血花。

    她大口大口地呼吸,脸se苍白,气息紊乱,一滴滴血滴顺着青se的长衫,流淌了下来。

    在她的身后,另一位身穿青se长衫、大约十七八岁的容貌秀丽少女,小腹位置一片殷红,盘膝坐在原地,运转真元功法,似乎是在极力抵抗着体内的某种伤势,一团团青se的氤氲浮现在她俏丽的脸上,朱唇一片漆黑,看样子应该是中了毒。

    旁边一个青年站在旁边,其中气息也是混乱不堪,如果不及时治疗,甚至会产生后遗症,导致以后的境界突破更加艰难。

    这两个少女还有青年,正是青元宗的弟子。

    “哈哈,没想到这一次青元宗就派你们三人来此,这一次,我在这里就让你们失去参加的机会。”一道粗犷的声音,直接传进了人林缘的耳中,令林缘一阵恶心,他想不明白,这时什么样的人,可以生出这样的嗓子。

    “钱元,你不要得意,就凭你们己任,想杀掉我们三人,也是要付出代价的。”突然,一个女子的声音从对面传来,声音中带着坚定的气势。

    “哼,莫嫣然,你不过就是新晋升的一个内门弟子,小小的纳灵初期竟然敢这样和我说话,你找死。”那粗狂的嗓子再一次传来u,显然对于莫嫣然的话直接忽视掉。

    “钱元,你敢杀我们青元宗的弟子,小心你们钱家。”莫嫣然看着前方那张相貌丑陋的男子,忍着恶心说道。

    “找人麻烦,莫嫣然,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我这时候把你们三个小小的纳灵境界的武者杀掉,谁会知道,这里可是洪荒森林的边缘,谁会无聊的跑到这里。”那叫钱元的男子yin恻的笑了笑继续道:“杀了你们之后,把你们扔在洪荒森林,其他人也会认为是被其中的妖兽所杀掉,又有谁会怀疑道我的身上。”

    说到这里,似乎钱元对于自己的做法很是满意,眼角笑的更加灿烂,眼神直勾勾的看向莫嫣然所在的地方。

    “嫣然师妹,你走吧,别管我们了……’普通长相的少女脸上露出凄惨苦笑。

    自从加入青元宗、成为一名武者的那一天,她就做好了踏上一条腥风血雨之路的准备,或者一飞冲天,成为绝代强者,或者在风云诡秘的江湖路上香消玉殒,成为别人的踏脚石……

    她辛辛苦苦在二十岁踏上先天境界,没想到这一次前来地黄县本以为会有什么机遇,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但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莫嫣然大口大口地呼吸,坚定地道。

    ‘哈哈哈,贱婢,真是说得好,一定要一起,哈哈,不过你们放心,我才舍不得让你们死呢,我只不过是要将你们一起扒光,然后慢慢来享用,让你们一起来侍奉我们钱家的师兄弟们,哈哈哈哈!’

    “不过,那个少年就算了,直接杀了算了。”钱元话锋一转,狠狠地说道,在他看来,如果不是这个少年男子恐怕,自己此时早就捉拿下他们两人了。

    钱元的一双眼睛之中贪婪光芒涌动,舔了舔嘴唇。

    身边其他几位钱家子弟的少年们,都发出了一片会意的yin笑,一个个脸上带着邪魅的神态。

    ‘那你们就先来问问我手中的剑!’少年手上长剑一横,他是来自于青元宗也是新晋升的内门弟子,此时他脸上涌动着坚定之se,冷笑道:‘钱家原来是商家大户,没想到最近却教导出了一群猪狗不如的畜生!’

    ‘嘿嘿,混账,现在你逞口舌之能,一会儿老子们弄得你哭喊连天!拔了你的皮,还有你们两个贱婢,当年你们青元宗的大师兄青天那个混账,阻碍我,这一次,我就先拿你们青元宗的弟子开刀。”钱元恶狠狠地说着,缓慢地逼近。

    这件事情还是要从青元宗大弟子青天说起,当年一次比试,青天一招击败钱元,让钱元面子大损,于是便恨上了青元宗的弟子,也因此有了这一幕。

    ‘死!’莫嫣然身形一旋,手中长剑剑芒暴涨,洒向钱元。

    ‘哈哈哈哈……’钱元身形摇摆,如同扶风摆柳,轻而易举地避开了剑光,哈哈大笑道:‘挣扎吧!区区纳灵境界还妄想挑战我”钱元一声大笑,似乎很是享受此时的状态。

    你此时战斗的越很,等把你擒下,我和你“战斗”的越狠。嘿嘿,一会儿你就会自己主动跪在我的胯下,哈哈!”

    说着,双手疾指,变换了几个动作。

    嗤嗤嗤嗤!

    一缕缕微不可查的寒芒,从钱元的双手中爆she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