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黄云追至

    “这林缘的实力,倒是出人意料,看来隐藏得颇深,不过眼下这事将黄云那个老家伙都是惊动了出来,恐怕就不是那么容易善了的了”旁边的女子略有点惋惜,黄云的名声,在整个风林县都是颇为响亮,此次他出手的话,林缘必然难逃一死,原本对于后者,她还颇有点拉拢的意思,但眼下,这念头也只能省了啊。

    黄云,那可是半步混元的境界。

    “好了,这里没有你什么事情了。”红莲听到林缘这两个字,似乎有些不自然,当下道。

    “哦!对了,多注意一下,有任何消息,第一时间回报于我”就在那女子刚要离开,红莲的声音再一次传来。

    “是!”听到红莲此话,那道身影也是迅速应道,身影一闪,便是迅速的掠下塔楼。

    红莲美目微微眯成一个充满诱惑的弧度,她目光望向城外的方向,片刻后,再度一声轻叹,喃喃道:“林缘,你真的那么强吗?你到底来自何方,黄云那老家伙出手,可是不见血不回头,那你此次,倒是惹上大麻烦了”

    红莲目光闪烁,眼神内充斥着一种忧伤,整个身体看向洪荒森林的方向,身影一闪,消也消失在塔楼之上。

    在整个风林县都是因为天狼佣兵团的动作而变得有些sao动起来时,那遥远洪荒森林中的一处地方,却依然是一片宁静。

    时间,在悄然之间飞速流逝,转眼间,半ri时间又是过去,一处树林之中,林缘的身影盘膝坐在一个大树之上,整个身体一动不动。

    大量的先天真元汇聚在林缘的身体周围,整个身体也被深蓝se光芒真元笼罩,就像一片蓝天白云一样,只是周围隐约散发的气势,另一些弱小的妖兽也不敢接近。

    林缘就在大树之上吸收天地真元,巩固自身的境界,毕竟刚刚突破,如果不巩固突破的境界,有可能会造成境界不问,无法驾驭自身的真元等问题。

    “咔嚓!”

    这种近乎寂灭般的状态,再度持续了一个小时左右,突然间,有着一道极为细微的声音响起,只见得林缘身体表面的一些血枷,悄悄的裂开了一道缝隙,一块血枷掉落而下

    血枷掉落,露出下面那宛如土se的皮肤,只不过,此时,在那浓郁的土黄se皮肤中,似乎是多了一丝宛如温玉般的se彩

    这还并未停止,林缘整个身体在响彻的时候,似乎是连环一样,噼噼啪啪的响了起来。

    这一次,不是身体表面骨骼的变化和声响,而是来自于身体内部,这是自身修为突破后,天地真元在洗刷身躯的前奏。

    林缘的整个身体完全被天地真元所覆盖,一道道细小的经脉和穴窍被冲击洗刷,一点点的壮大着,身体内的杂质,也被一点点的排除。

    如果细细观看,可以清楚地看到林缘的土黄se皮肤上,一点点的黑se黏糊状东西从内部出现,这是林缘身体内的杂质,被先天真元冲刷,所出来的。

    每一个武者突破,都会被天地真元洗刷身体,这也是武者体魄增加的机会,和自身资质的改变。

    在林缘这边抓紧着时间对自身修为稳定时,那洪荒森林外围,灰袍老者正面seyin冷的缓缓扫过下方那曾经经历过大战的狼藉地面。

    “大战过后的波动”

    灰袍老者扫动的目光,突然一凝,旋即猛然抬头,望着遥远处的山脉,当下干枯的脸庞上,便是涌上了一抹异常狰狞森然的笑容。

    “小畜生,你逃不掉的!”

    “你们,给我搜,这小畜生还没有逃出洪荒森林,绝对还在这里,找到了立刻发信号,你们还不是他的对手。”灰袍老者黄云厉声喝道,目光yin森甚至可怕。

    宁静的树林之中,突然,在黑se的夜空中,一缕缕阳光站she下来,透过树叶的缝隙chun头过来照she在这万年不变的洪荒森林内部,在树林之内的一刻大树之上,一道身影如同雕像般盘坐,纹丝不动,甚至连体温都是在此刻降至冰点,其气息,更是弱不可闻。

    就在太阳光照she的一瞬间,一股冲天的气势陡然间爆发,一yin一阳,一饮一啄,太yin太阳之力汇聚,顿时,林缘的身体都好襄城县灰白亮se,身体呈现太极之状。

    整整一天半的时间,林缘傻了江天之后,并没有逃走,而是选择了继续留下来历练,顺便巩固境界。

    毕竟,自己刚刚突破,如果不及时突破,或许真的会对自己造成境界不问的问题,而且,林缘对于天狼佣兵团也不惧怕,毕竟最大的boss也被自己所杀,按照道理应该没有什么危险。

    就算有,这洪荒森林如此之大,他们也不一定会追来,找到自己。

    “哗!”

    林缘的身体瞬间站立,整个人眼神猛然间睁开,瞬间,一缕寒芒出现,紧紧盯着前面的方向。

    宁静的树林之内,眼神中有着剧烈的变化,它从那里,感受到了一股极强气息正在飞速冲着此处而来。

    “这股气息来者不善!”

    林缘目光闪烁,眼神缓缓凝重起来,它能够感觉到那股气息的强横,而且看这情况,后者显然是冲着他们所来的。

    “果然有些手段,竟然这么快便是追踪了过来。”

    在林缘眼神变幻时,已经猜到了来人是谁,因为,林缘从哪里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那是属于江狼的气息。

    “咻!”

    在林缘紧张的注视下,那天际之边,一道流光飞速掠来,最后化为一名手持巨剑的灰袍老者,老者面seyin历厉,他的目光,直直的锁定着树林大树上的林缘。

    紧接着,三四道人影接连出现,正视那逃走的江狼一行人。

    “太上长老,就是他杀了我父亲。”江狼yin历的声音传来,怒气直冲云霄。

    “小畜生,杀了我们宗主,难道你还逃得了不成?”

    “果然”

    听到灰袍老者那充斥着杀意的yin冷声音,小貂心头也是微微一沉,它没想到这个老家伙竟然能够如此jing准的追踪而来,不过林缘也不害怕,经过一天半时间的巩固,自身的境界也巩固,而且还有些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