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三章 ——神秘卷 轴

    更新时间:2013-12-30

    “你也认识这东西?”见到林缘那兴奋的盯着雷灵草,火爆美女红莲不由有些诧异的道。

    “嗯,我需要这东西!”点了点头,林缘偏过头,凝视着红莲。

    “真是个讨厌的家伙,一开口就想要最珍贵的。”闻言,红莲顿时蹙起了黛眉,有些不情愿的嘟囔道。

    确实,整个山洞内,这一片药铺中,最珍贵的就是属于雷灵草,林缘自然也知道,这雷灵草可是对着武者有巨大的作用,甚至先天境界也有作用。

    雷灵草,自身蕴含雷电之力,只是这雷电是紫色的电流,不像真正的雷电那样狂暴猛烈。

    如果后天武者服用这雷灵草,就会扩大自身的经脉,改善自身体质,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有货,而先天境界,就起到了淬炼体魄的作用,这对于林缘来说同样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有点尴尬的笑了笑,林缘摊了摊手:“抱歉,我是真的很需要它,我找它很久了。”

    瞧着红莲那依然有些郁闷的模样,林缘只得无奈的道:“这样吧,只要我取走了雷灵草,那这里的药草,我全部不要了,全部给你,如何?”

    听得林缘这般说,红莲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点,微微点了点头。

    见着红莲点头,林缘松了一口气,也不避嫌的从后面的背包中取出精致的玉瓶,然后再掏出一个小铲子,小心翼翼的把雷灵草旁边的泥土挖开,最后连同泥土,一起轻轻的放进了玉瓶之中。

    这些东西也是林缘在加入天狼佣兵团的时候专门去火云县内买来的,就是为了遇见这种情况,没想到这次居然用到了。

    “呼…”将玉瓶飞速的收进背包中,林缘嘴角一裂,将手中的小铲递给红莲,示意她开始挖掘草药。

    视线一直目送着林缘将那株雷灵草送进包裹之中,红莲这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对于她这种人来说,得到一株稀奇的药草,远比得到几十万的财物,更要让人激动与兴奋。

    虽然林缘得到的是最珍贵的药草,可是这里面的药草,拿到外界,绝对都是稀有的珍贵草药,全部是高级药草,增加功力的也有不少存在,只是没有林缘的那个珍贵罢了。

    叹了一口气,红莲心中很懊恼,要不是被这家伙意外的发现悬崖下的秘密,这些东西,就该全归自己了,可现在…唉,一想起来,红莲就是有些感到欲哭无泪。

    “该死的混蛋。”

    咬着银牙骂了一声,红莲只得接过小铲子,然后开始小心翼翼的将药铺中的珍惜药草挖掘而出,将之盛放进温润的玉瓶之中。

    他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这样对待林缘,那可是最珍贵的药草,雷灵草,甚至可以敢删一个人的体质,自己就这样不由自主的给了他。

    “难道自己真的对这个才接触了一天的少年产生了……”刚一想到这里,红莲瞬间去除了这个想法。

    “自己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做,怎么可能为这些儿女私事耽搁,自己的大仇还未报,佣兵团内的事情,母亲甚至尸骨未寒。”一瞬间,红脸似乎想到了什么,整个人的神情瞬间恢复过来。

    见着红莲开始挖掘药草,林缘目光再次在石室之内移动了起来,不过此次的搜索,却并未再有什么收获,整个石室也仅仅十几平方米,林缘搜索了一会没有丝毫的收获,当下,他也只得将目光投向青石台上的那个被锁上的石盒。

    缓缓的渡着步子来到石桌面前,林缘伸手摸了一把那金属锁,入手处,却是略微有些温热,当下不由得眉头微微一皱,经过长久的岁月还能保持着温度,这明显不是普通金属,所以,想用蛮力开锁的法子,却是有些行不通了。

    林缘心中也是不甘心,受伤的真元瞬间运转,整个真元流动,全部汇聚在手上。

    “咦?”林缘轻声哼了一句,发现果然如自己猜测的那样,这金属锁果然坚不可摧,就算是自己达到了先天境界纳灵巅峰也不行,看来这洞府的主人,实力绝对在自己之上。

    “钥匙在哪?”嘀咕了一声,林缘移动的目光,再一次停留在了石椅上面的枯骨之上,视线下移,眼睛却是一亮,只见那骷髅的手掌处,一把黄色的钥匙,正被悬在骨头之上。

    搓了搓手,林缘走上前来,望着枯骨,心头有些发虚的对着它双掌合十后,深深地鞠了一躬,这才小心翼翼的抓住钥匙,轻轻一扯。

    “咔嚓…”或许是由于岁月的缘故,枯骨的手臂,竟然被这小小的力量给拉断了下来。

    望着那断裂的骨臂,林缘讪讪一笑,挠了挠头,再次对着枯骨鞠了一躬,然后从地上捡起骨臂,想要将之接上。

    手掌握住骨臂,林缘的眉尖忽然一挑,他察觉到,手中枯骨的重量,似乎有点不对劲…

    “这重量?”林缘疑惑道。

    眼角余光扫了扫那正在仔细移植药草的火爆美女红莲,林缘偷偷的瞟向手中的骨臂,目光透过上方的断裂口,却是隐隐的发现,在那骨骼缝隙中,似乎隐藏着一卷小巧的黄色卷轴。

    望着那若隐若现的古朴黄色卷轴,林缘咽了一口唾沫,手指几乎不由自主的伸了进去,然后将之飞快掏出,最后闪电般运转乾坤戒指,一抹蓝光闪现,那古朴的黄色卷轴瞬间被林缘收到了乾坤戒指之中。

    做完这些,林缘这才松了一口气,亲切的把骨臂上的灰尘插去,然后殷切的把它回归了主人身上。

    虽然自己和这红莲认识了一天,而且这古朴的黄色卷轴还被藏在了这死者的手臂骨中,绝对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虽然认识这红莲,可林缘也知道,这秘密,自己一个人知道就好了。

    抛了抛手中的黄色钥匙,林缘露齿一笑,缓缓的走向石桌上的那个石盒。

    拿着钥匙来到石桌之前,林缘再次摸了摸那泛着温热的金属锁,偏过头,望着那已经将药草完全挖掘起来的火爆美女红莲,笑道:“快过来吧,免得我私自打开了会被你说成想独吞。”

    “哼!算你还有点良心。”看到林缘还记得叫自己,红莲对着林缘笑了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