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赠马追日

    更新时间:2013-12-25

    新的一卷开启了,朋友们,轮回呼吁票票,收藏哈。

    返回千行镇周家据点的路上。

    “我让二弟你去院落之中,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向那人道歉,二弟心中可是对大哥有怨言?”周强策马走在周东的身边,突然开口问道

    “是有一点。”周东闷着头,道:“不过,大哥父亲一向喜欢你,而且你一直都比我聪明,考虑也比我周全,既然是为了我们周家好,那就算是砍掉我的脑袋,我也不会皱皱眉头,丢点儿面子算什么,只要那个人真的这么厉害。”

    “二弟你一直都是这样。”周强脸上泛起一丝感激之色,道:“记得五年之前,我还没有加入武宗,甚至,甚至我们父亲还没有突破到先天境界,那是我们父子三人还有着周家的个个武者,哪一个不是拼命的战斗之中,终于我们周家在风林县打下了基础,之后依靠武宗,终于我们的父亲突破了先天境界,我也终于在两年前加入武宗,可是也因为父亲年龄较大,一直停留在了先天初期纳灵境界。”

    那是一段艰苦至极的岁月。

    周家能有今天,全部是靠着现在周家的家主拼搏才可以延续至今,他们才会有这样的好日子。

    “好端端的,说这些干什么?”周东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道:“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再说了,我觉得这样也挺好啊,你加入宗门还得辛辛苦苦修炼,而我现在是风林县三大家族的二少爷,每天无数人伺候着,美人在怀,吆三喝四,哈哈,我也满足了。”

    “你啊,倒也知足,要是再改改莽撞的毛病,那就更好了。”周强也不禁莞尔。

    所谓血浓于水,患难兄弟之间,本就没有什么隔阂。

    经过这么一说,周东嘿嘿一笑,心中本就不多的怨气也彻底消散。

    ----------------------

    不过一股好奇心却不可遏制地升腾起来,周东凑过来小声道:“大哥,你就给弟弟我悄悄透个底呗,那长剑的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也好让弟弟我知道,今天自己认怂,到底冤枉不冤枉啊!”

    周强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低声道:“太详细的东西,我不能告诉你,因为那位存在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在这里,我只能说,那长剑的主人,是先天境界,而且很有可能是主宰武宗一个院落的人。”

    主宰武宗四院之中的一个?

    周东被狠狠地震撼了一把。

    这样说来,自己今天道歉认怂,可真是一点儿都不冤枉,他心里甚至还不可遏止地升腾起一种后怕,幸亏这一次大哥从武宗回来了,不然只怕周家无意中要惹下大麻烦了。

    一念及此,素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周东,心中也是一阵阵后怕,背后冷汗直接冒了出来,湿透了衬衣。

    ……

    经过千行镇这件事情,如今整个独孤家的人,几乎都将林缘一行人当做是高高在上的神明一般来对待了。

    就连家主独孤霸和大长老等人,在林缘的面前,也变得拘束了起来。

    林缘面对这种情况,似乎并不在意,其实也是,在武宗之内,林缘以前是外门弟子的时候,买那些外门弟子纵然知道他很强大,可是还会偶尔找他来谈谈,自从突破到先天境界,那些外门弟子和他交谈的也少,就算交谈,也是无比的拘谨。

    转眼之间,又是三日时间过去。

    关于独孤家的事情,也渐渐过去,独孤家中的族人看到事情居然就这样轻松的解决,谁也不会想到,这件事情的发展居然会是这样。

    其实林缘也没有想到,这千行镇的周家居然是风林县的周家组人,而且还是依附在武宗的周家,这件事也就更加好处理了。

    这一次,如果林缘没有跟来,说不定这独孤家还不得不妥协,毕竟现在的周家只是风林县周家的一个据点,在周家之中,可是存在这先天境武者,这对于千行镇来说,根本就是一个庞然大物般的存在。

    而且,就算周强一个人过来,整个独孤家都没有是他的对手,现在周强的境界,已经达到了后天巅峰境界,差一步就可以达到半步先天境界,就算没有武宗这层关系,独孤家也不得不妥协,就算有林家,也不顶用。

    林缘心中庆幸自己这一次跟来,否则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也不可能立刻过来,那就遗憾了。

    晚上,外面的风呼呼地吹着,独孤家安排林家居住的地方。

    “林缘,你真的不回去了。”林建看着对面下定决心的林缘,再一次问道。

    “林影叔,还是不了吧,这一次我回来,也就是看看林家庄,既然林家庄一切安好,我也该走了。”林缘眼中坚定地道。

    自己已经在林家庄这里耽搁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也是离去的时候,还有五个多月,就是武宗内门弟子的大比,这一次,自己可是答应了师傅一定会在那个时候回来,而且,自己的历练还没有经历,也是时候该历练的时候了。

    “好吧,那你还要跟独孤家说吗?”林影在旁边说道。

    “还是不了,你们明天走的时候就说下吧!”林缘再一次说道:“我现在就启程。那匹追日马就送给独孤剑了还有着令牌,希望他测试的时候拿上它,相信测试的时候会有作用的,顺便告诉他,说我林缘在武宗等着他。”说着,林缘从怀中掏出一个金色令牌,金色令牌的背面写着林缘两个大字,一个“内”字跃然其上,显示林缘的地位。

    “好吧,我一定把话带到。”林建在旁边惋惜的说道,眼中不舍的目光清晰可见。其实林缘何尝没有想过让林家庄的子弟进入武宗,可是林缘曾经仔细的观察过林家庄的弟子,根本没有一个符合条件的。

    以林缘现在的关系和全力,完全可以安排他们进入琼中,只是,林缘知道,就算进入其中,没有实力,什么也不算,就算有着林缘在,可是,整个世界都是以武为尊,与其靠着林缘的庇佑,还不如带在林家庄中,做个平平常常的武者。

    林缘看了看两人一眼,转过身去,向外面走去。在月光的映照下,一条孤独的北影独自在行走。

    追求武道的路上本就是孤独,只有一步步追求,才会在这些舞蹈之路上有所成就,追求到了,才会有所谓的情爱。现在的林缘,还没有考虑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