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肉指断剑

    更新时间:2013-12-22

    林缘身形修长,跟着独孤家家主,缓缓走了进来。

    刚刚周东说的话林缘自然听到了,林家不算什么,那你周家更不算什么了,林缘也看出来了,这周家是想慢慢的吞并千行镇内的家族,扩张自己的家族。

    风林县周家,又一个找死的家族。

    院落内独孤家的那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早就快要忍不住了,看到林缘进来,顿时眼睛一亮,精神为之一振,有高深莫测的林缘公子在,那骄横的周东和他的手下绝对不是对手。

    独孤剑在看到林缘的一瞬间,似乎眼中闪过一抹光芒,随即眼神黯淡。

    他自然认识林缘,四家大比的时候,就是林缘独占所有人,取的千行镇四家大比之一,只是,此时谁也不会想到,他现在的高度已经不是他们可以想象的了。

    “你是何人?”周东的目光,瞬间就落在了林缘的身上。、

    “是你,那个骑马的。”周东看向林缘的瞬间,自然也认出了林缘,前几日,那个给自己羞辱的少年。

    林缘目光如电,在院落里一扫,淡淡地道:“你算是什么东西,也配问我的名字。”

    嚣张!

    独孤家的年轻人们顿时觉得无比解气。

    周东的嚣张表现的蛮横的言语上,显得刻意而又做作,仿佛是一个粗鄙的暴发户一般,而林缘此时的嚣张,却是那种浑然天成的气质,给人的感觉,就仿佛周东这位堂堂的周家二少爷,理所当然不配知道他的名字一般。

    “你……”周东心中暴怒,正要说什么,突然瞳孔皱缩,目露寒芒,凝视在了林缘的手上。

    他不会忘记那天,自己根本不是林缘的对手,那天居然一招就把自己击飞,现在想到,浑身一阵寒冷。

    过了一会,似乎想起了什么。

    周东脸上浮现出一抹狰狞之色,道:“小子,如果还想活命,就不要搀和独孤家的事情,否则就砍掉你自己的手。”

    “哦?砍掉哪一只呢?”林缘嘴角浮现出了一丝玩味的弧度。

    “你上次那只手把我击飞的,就砍掉哪只。”周东缓缓地逼近,身后的几个武者也渐渐靠近林缘,越发狰狞:“怪就怪你不该和我作对,如果你自己不愿意,那我就把你两只脏手,都砍下来。”

    “嗯,林缘,你认识这人。”林建听到刚刚周东所说,忍不住问道。

    “见过一面,来的时候阻止我的去路,被我教训了一番。”林缘淡淡道。

    林缘看向周东,叹了一口气,缓缓地伸出右手,道:“我的手就在这里,只怕你没有那个本事砍下来呢。”

    “不知死活,那我就砍掉你的狗爪子。”周东身形一晃,嗖的一声,腰间长剑出鞘,犹如匹练般的一缕银光乍现,闪电一般斩向林缘的手腕。

    大厅里不可遏止地响起了一片惊呼之声。

    下一瞬间——

    却见林缘并未躲闪,只是屈指迎向那锋锐的剑锋,轻轻一弹。

    叮——!

    肉指和剑锋触碰的瞬间,众人惯性思维之中的鲜血飞溅的画面,并未出现,一声轻微的剑鸣声幽幽不绝,一声声地回荡在整个院落之中。

    一抹剑光,倒飞激射而出,擦着周东的鬓间,钉在了院落的墙壁之上。

    死一般的寂静。

    原本还带着幸灾乐祸心情等着看热闹的周家武者,犹如雷劈一半,都瞠目结舌。

    周东呆立在原地,额头上密密麻麻已经沁出了冷汗。

    几缕黑发坠落在了肩头,鬓间隐约还传来一片片心惊肉跳的凉意,再看手中的长剑,竟是从中间整整齐齐地断为两截,正是被眼前这个少年那修长的手指,轻轻一弹给弹断了。

    肉指弹断长剑?

    周东本以为上次林缘教训自己是处于自己的大意,这一次自己本想挣回面子,没想到自己再一次估算失误。

    周东顿时知道自己踢到了铁板,遇到了极其可怕的高手,心中一凛,扔掉手中断剑,双手下意识地往背后一探,顿时整个人向后方退去,还要再说什么……

    “滚!”林缘一声清喝。

    这一声,和之前周东呵斥高峰身边那青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蕴含着真元音波攻击。

    但是由于林缘施展出来,却又不知道比周东精妙了多少倍,别人根本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听在周东的耳中,仿若是唯独在自己的耳边,敲响了一面灭世巨鼓一般,顿时眼冒金星,头晕耳聋,见状身体的摇摇晃晃,一张脸瞬间变得蜡黄,犹如贴了一层薄金一般。

    本来还打算继续让自己带来的武者继续,可是林远突然爆发的威势,让周董不得不放弃这个念头。

    “走!”

    周东一惊之下,心中顿时惧意,再无斗志,竟是转身直接逃也似的往大厅门口走去。

    随行的周家武者呆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被林缘的目光扫过来,霎时间仿佛被强弓硬弩瞄准了一般,通体发寒,也不知道谁下意识地呐喊一声,哗啦啦数十人如丧家之犬一般,跟在了周东的身后逃离。

    “这件事情,不会这么算了,哼,我们明天还会来的,我哥哥会亲自来此,这件事情算是对你们独孤家的最后一次机会。”

    周东恼羞成怒的大喝之声,从外面传了进来。

    就连大长老、独孤霸等人,也不禁面面相觑,想不到骄横的周东竟然真如丧家之犬一样的逃了。

    独孤剑的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这是独孤家主自家的事情,我现在插手,恐怕不太合适,独孤家主,刚刚的话你也听到了,还恕侄儿无礼之罪,而且我周家之人行事骄横无礼,只怕那周东的哥哥也不是什么好人吧。”林缘看了独孤家家主独孤霸一眼。

    “这件事也不是我们想为,刚刚的事情你也来看到了,实在是我们无能为力,再加上周家实力强横,根本不是我们可以抵挡的,要不是你们来此,恐怕我们独孤家就会遭此大劫”独孤霸自然不会怪罪林缘,反而感激他也来不及。

    而林缘这样说,也仅仅是一个客气话,他自然也不会当真,后天九重的武者,已经和他平起平坐,甚至,林缘的修为还在他之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