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 ——突如其来的变故

    更新时间:2013-12-22

    二长老的脸上青红交加,但是他身后的那个年青人却是冲了出来,道:“我和父亲当然相信家主的话,你就不要挑拨离间了。”

    林建哈哈一笑,不再反驳,只是眼角朝着那个年青人的身上微微一瞥,那种蔑视的到了极点的意味,哪怕是白痴也能够体会的出来。

    那名青年顿时是火冒三丈,他大步上前,道:“林建,听说令尊是后天九重的巅峰强者,我确实不敢冒犯,但是不知阁下得到了令尊大人的几分真传?不知可否出来赐教一场。”

    林缘眼神一凝,一股远比此人强大的气势顿时是激发而出。

    他的身形如电,瞬间来到了那人的身前,挥起一手,闪电般的扇了过去。

    踏云步法瞬间使出。作为林家庄的嫡传,怎么可能不会这一套步法,只是熟练程度不能和林缘相比。

    “噼啪……”

    连续四次快到了极点的巴掌将那个年青人瞬间扇成了一个猪头,他张开了口,一口血水骤然吐出,其中更是含着好几颗牙齿。

    直到此时,此人才反应过来,他双目赤红,想要和林建拼命,但林建却早就返回了原地,根本连拿正眼瞅他一下的动作也没有。

    二长老脸色微变,一把拉住了年青人,道:“好功夫,果然是虎父无犬子,林家庄大少爷的功夫,我们领教了。”

    那个年青人还要说些什么,但是被二长老一拉一送,顿时有人上来将他硬生生的拖下去疗伤了。

    二长老的目光中闪动着凛然的光芒,他缓声道:“家主,你不要不识时务,周家可不止表面上的实力,他是风林县的周家,而且,时候出了什么事情,可不要怪我。”

    独孤霸微微摇头,轻叹道:“二长老,我知道我当家主你一直不满,可是当年年老家主把职位传给我,无非是因为你的心胸狭隘,生怕将家中大权给你之后,反而累得我独孤家衰败……”

    二长老突地放声大笑,道:“家主,往日的事情就无需多说了,是否如何,已经是无关紧要。如今谁能最终获得独孤家的权柄,就看各自的实力吧。”

    说罢,他一挥手,次席众人顿时来到了他的身后,想要簇拥他离去。

    独孤霸的脸色阴沉之极,他突地高声道:“二长老,就算你最后获胜,难道你就敢保证,周家会将独孤家还到你的手上么?”

    二长老的脚步一顿,他的声音阴恻恻的,仿佛是冻彻心肺。

    “独孤家,本来就是我的,如果我得不到,那么其他的独孤家人也休想得到……

    就在这时—

    砰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不好了家主,周家来人了,又过来找事了。”突然一个仆人跑进来,喘着粗气,说道。

    独孤家院落之内。

    “大长老果然是识时务,如果你答应将独孤家的良田和产业交给我周家,那从此之后,我们周家和你们独孤家就会成为联盟,至于那林家,完全不够看,哈哈,放心吧,我们以后一定会关照你们的。”

    大厅里,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趾高气昂地说道。

    这人身穿兽皮铠甲,腰间一柄长剑,长得极其英俊,神色倨傲,正是周家少主周东。

    独孤剑面色阴郁,却也不说什么。

    “二少主,这件事情,我们也在商量之中,而且,家主也很快就会有答案”大长老面带微笑,试着缓和,道:“实不相瞒,这件是真的很难决定。”

    说实话,不论是大长老还是独孤剑,此时此刻都不愿意将良田和产业交给周家。

    他们现在都再拖,拖林家的回复,现在林家到来,显然是支持他们,所以现在就是等着林家的到来。

    而且,一番接触之后,他们也穷处,这一次林家来了两位后天九重境界的武者,他们心中那一些担心也瞬间消失。

    林缘的出现,不仅仅带给了独孤家存续下去的希望,也带给了整个独孤家希望。

    林缘是何等人物?

    这些接触以来的种种表现,已经让所有独孤家的人都佩服的五体投地,一些有心人也把以前林缘的资料翻起来,一个个调查发现,林缘根本不是土生土长的林家庄人,有些人更是让所有人私下里都认定,林缘的真正身份,绝对是很神秘,甚至是其他一些宗门的弟子。

    这样一来,独孤家等人,就要重新算一笔账了。

    林缘和林家庄的重人如今就是独孤家的希望。

    当然,大长老等人也不敢得罪周家,所以说话尽量极为委婉。

    谁知道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周东不耐地打断,一脸冷笑,道:“大长老,我们周家现在的家主说了,必须马上解决这件事情,否则,你们独孤家就准备承受我们的怒火吧。”

    “可是……”大长老还想要再争取一下

    “闭嘴。”周东大怒,一掌拍下,将身前的木桌拍的粉碎,霍然起身,斜眼冷笑道:“老匹夫,不要给脸不要脸,我们周家要你们的良田产业,那是你们的福气,你们居然还不愿意?老老实实写下契约,要是你们敢捣鬼,可别怪我们到时候不客气。”

    “你……你们这是抢夺?也太蛮横了吧。”站在大长老身边的一个年轻人,忍不住怒道。

    至于独孤剑,一直把手握在腰间剑柄之上,手上青筋凸起。

    “恩?”周东脸色瞬间一变,冷哼一声:“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插嘴?滚!”

    最后这一声,他用上了真元力量。

    在众人听来,就仿若是耳边骤然炸响一声滚雷。

    “啊……”那年轻人面色苍白,身形摇摇欲坠,耳朵和嘴角都流出了一丝血迹。

    “周东少爷,不要欺人太甚!”一直忍让的大长老,脸上也遏制不住地出现了怒意。

    “欺人太甚?哈哈,今天本少爷就欺负你们了,又能奈我何?”周东哈哈哈大笑,脸上挂着赤裸裸的嘲讽和不屑之意:“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独孤家也仅仅就一个后天九重境界的武者,二我们周家现在两位武者,你们根本就是不堪一击,我们周家,完全可以将你们扫平!”

    话音未落。

    “是吗?”一个清淡的声音,从大厅外飘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