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八章 ——追日显威

    更新时间:2013-12-18

    这位中年人似乎是在为自己掩饰着什么,而且听他的口气,竟然点明了对方的身份。虽然林缘并不知道风林县周家最强的实力是什么,但这却绝对是一番好意。只是,自己与他并无交情,却不知他又为何要这样做。

    身边的一人突地认真的打量了林缘几下,随后附耳低语了几句。

    听了随从的话之后,周东的眼睛一亮,他朗声道:“周地,原来此人也是从那条山道而来,你为何不说。”

    林缘看了那随从一眼,虽然印象不深,可依旧记得,周东身边的那个随从,竟然也是那几个武者之一。

    周地的脸上泛起了一丝无奈的苦笑,道:“周东少爷,这位少年虽然也是通过那条山道而来,但却并不一定就是独孤家之人啊。”

    周东看了眼周地,冷哼一声,道:“周地,是否独孤家之人还无需你来指点。不要仗着大哥照顾你,你就可以随意猖狂。”周东所说的话,明显对周地很不满,甚至存在着嫉妒。

    “周东少爷,属下不敢。”周东说完,直接把头低了下去。

    他转头看向林缘,道:“你,立即下马就擒,等我审讯。”

    林缘似笑非笑的指了指自己,玩笑者的意味道:“你是和我说话么?”

    周东脸色瞬间转冷,他的头一扬,身后的两名武者,立即脚步轻抬,窜了出去,如飞般的冲了过去。

    林缘虽然已经是先天境界的高手,但面容实在是太年轻了,这些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猜到他真正的实力。而那二个立功心切的武者,更是仅有后天七层左右的修为,对付一般的少年是绰绰有余,可惜今天却撞在了铁板上。

    目光朝着周东的脸上一瞥,林缘豁然一声长笑,双腿用力一夹,追日马一声长嘶,也是窜了上去。

    两人一马在瞬间就已经交错而过,那二名武者口中发出了一道惊呼,随后高高的抛了起来。他们并不是自己跳起来的,而是与林缘的双手一触,顿时就身不由己的飞了起来。

    周地等人原本仅是袖手旁观,但是林缘的这一手却立即让他们惊呼了起来,其中周地更是毫不犹豫的一跃而起,他的双脚刚刚着地,就立即像是装了弹簧般的跳了起来,以超过了烈马奔驰的速度朝着林缘的方向追来。

    林缘对于身后的变故仿若未觉,追日马似乎一条红线似的朝着周东奔去。

    他身后的武者无不大哗,几乎是不假思索的策马迎了上来。

    只不过这些武者之中,修为最高的也不过仅有第八层左右的修为,在林缘的眼中,和一般的蝼蚁实在是没有任何区别,他信手一拉一抛一拽,顿时一个个仿若皮球般的被抛了出去。

    好在林缘不想找事,所以并未下杀手,否则这些人根本就没有任何活路。不过就算如此,在他的这一抛之下,这些人都是身体重重着地,没有个十来天的修养,休想恢复如初。

    此刻,周东的脸色才变得苍白起来,他终于知道,眼前之人远非他能够招惹的。

    周东向后转身,就要向后逃去,但是追日马快若闪电,瞬间就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而林缘的长笑之声不绝于耳,那双手更是如同泰山压顶般的抓住了他的胳膊。

    试想,先天武者对付一个仅仅是后天七重的周东来说,那不就是轻而易举,就在林缘有所动作之时。

    周地突地大吼一声,道:“少年手下留情,我们并无冒犯之意。”

    林缘伸手一挥,周东已经是如同腾云驾雾般的向着空中高高飞去。随后追日马化做了一道闪电,瞬间绕过了那片大营,朝着远方飞驰而去。

    周地飞快的赶到,当周东落下之时,他已经是双腿跪地,双手高举,将已经是七晕八昏的周东稳稳接住。

    这一系列的变故快到了令人难以相信的地步,也仅仅是几息的时间,毕竟两人距离太近,周地身后的几名武者这才反应过来,他们一个个围了上来,看着远方疾驰而去的林缘,脸上都是惊骇欲绝之色。

    他们的武道修为与周东少爷身边的侍从相差无几,既然那个少年轻易的将这些侍从解决了,那么想要打倒他们,岂不也是轻而易举之事。

    这边发生的事情,瞬间惊动了远在其他营地的许多人,很快,营地中很快的又跑来数十人,为首之人居然与周东有着六分相似,就是年纪稍微大了一点。他的目光中充满了一种勃勃英气一般的神色,整个神情自若,剑目斜飞,带着一抹沉稳,凡是与他目光相对之人,都是一阵心悸不已。

    来到了此地,他的目光一转,看了看地上的周东沉声道:“周地,怎么回事?”

    周地恭敬的弯腰,道:“大少爷,刚才周东少爷与一位过路的少年发生了冲突,所以……”

    大少爷的眉头一皱,道:“什么冲突,详细的说出来,不要有任何隐瞒。”

    周地苦笑一声,原原本本的将经过说了一遍,没有任何的添油加醋,最后道:“大少爷,那人年纪虽然不大,但是却骑着一匹宝马宝驹,而且属下根本看不透他的修为如何。属下也曾试图阻止周东少爷,可是……”顿了顿,他又道:“好在周东少爷并未受伤,那人也算是手下留情了。”

    大少爷的脸色铁青,怒道:“这个不成器的东西,每天给我惹事生非。这一次事情中大,关系我们周家扩张的问题,若是真的坏我大事,看我可会饶他。”

    此时,周东已经是悠悠转醒,一转眼看到了大哥,顿时是再也没有了任何的轻狂模样,显然对于大哥甚是畏惧。

    大少爷怒视了他一眼,道:“东弟,那人究竟哪里招惹到你,你为何如此莽撞。你应该好好和周地学学,行走江湖,若是连这点儿眼力都没有,还不如给我老老实实的在家中待着。”

    周地赶紧唯唯诺诺的应是,与刚才的表现大相径庭。

    大少爷转身而去,周地这一次紧随其后。此时的周东才抬起头来,望着他大哥的方向,脸上闪过不明的怒意,继而望向林缘离去的方向,满眼都是怨毒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