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风林周家

    更新时间:2013-12-17

    心中微动,林缘瞬间抽出宋长青赠给自己的长剑,顿时精光四溢,一抹深蓝色剑光刹那间出现,一股浩然之气瞬间荡漾而出,此时的林缘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剑客,一个书生剑客,行侠仗义。

    一股精粹的先天真元一点点的灌输进了浩然剑之中,林缘的动作小心谨慎,这可是他师傅送给自己的唯一礼物,虽然林缘知道,这并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可还是小心翼翼的灌注真元。

    在长青阁内,林缘因为场地的限制,并没有完全使用,也没有尽情的发挥出这浩然剑的威力,此时,自己已经来到了千行镇内,自然不着急回去。

    随着强大的真缘不断的灌输浩然剑之中,整个浩然剑之上都泛起了丝丝深蓝色剑芒。这种剑芒与刚才的那把精钢长剑不同,,仿佛是带着一丝灵性似的,整个长剑上,全部被深蓝色的先天真元弥漫,随着真元的多寡而吞吐不定

    林缘的眼中露出了惊喜交集之色,这柄浩然之剑果然能够承受先天真气的灌输而全方位的利用先天真元。非但如此,此剑还能够传导先天真气,配合浩然剑的意境。浩然之气弥漫,这样看来,林缘就像是一个剑客。

    顺手一剑,朝着地面挥去,剑芒闪烁之间,顿时在地上划出了一道深深的痕迹,就像是刀切豆腐般,竟然没有一点儿阻碍的感觉。

    他的心中欢喜异常,心念再转,左手的手心处顿时慢慢的伸出了一把深蓝色的光剑,这把剑可并没有实体,而是纯粹依靠他体内的先天真元,并且吸引外界的天地真元才显形出来的。

    拿起了浩然剑,和手心中的光剑轻轻一碰。

    瞬间,林缘手中的光剑顿时消散了,而浩然剑却是分毫不伤。

    暗中叹了一口气,林缘已经明白,虽然先天真元以在手中形成光剑,但是这种光剑的威力十分的有限,简直可以说是脆弱的很。

    若是面对一般的泥沙树木,或者钢铁,还可以逞点威风,但若是遇到了同样的先天强者手中的兵器,那就是高低立判。若是仗着手中的光剑与同阶高手的兵器硬拼,估计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正当他心生感慨之时,隐隐的却听到了一阵急骤的马蹄声从前方奔来。

    林缘收起了心神,将浩然剑放回了腰间,策马缓缓的向前走去,至于地上的这些尸首什么的,他可没有心情去收拾了。

    该来的还是要来的,而且,这独孤家之人虽然和林家是联盟关系,可是,跟此时的林缘好像也没有多大的关系。

    刚刚转过一个弯角,就看到前方七、八匹马儿从身边疾驰而过。马上的骑士们一个个身材彪悍,脸上神情冷峻,没有一点儿的笑容。在与林缘擦肩而过之时,都是朝着他的方向瞥了一眼,每一个人的目光都带着冷厉的光芒。

    只是,这些人的实力,却并不曾放在林缘的心上,他根本就是不理不睬,仿佛是个没事人儿般的拍马前进。当然,追日的速度在他的控制下,也是不快不慢的可以。

    林缘没走没过多久,后方马蹄声再度急骤的响起,那几个骑马的武者竟然从他的后面追了上来,在超过了他的时候都是用着不善的眼神瞪了一眼,但却并没有留难,而是继续前进。

    不过林缘却已经看出,在其中三人的马背上,却多了几具尸首。看尸首身上的装束,和刚刚林缘看到的其中几具尸首很像,看样子这一方的人应该就是和独孤家对拼的家族或者什么人物。

    这些武者匆匆而来,匆匆而去,竟然就是为了这几具尸首,也算得上是重情重义之人了。

    他双脚轻轻的一夹,追日马的速度立即是稍微的提快了一点儿。既然这些武者并没有找他的麻烦,那么他也无需在这里停留了。至于身后的那些尸首,就等着风林县的镇长或者官员中人处理吧。

    一个半时辰之后,太阳已经偏西了,然而在前方却传来了一阵人喊马嘶之声。

    林缘侧耳细听,这并不是发生了什么厮杀,而是一群人聚在一起的喧闹声。

    他双腿再度用力,追日这一次可是飞快的奔驰了起来,片刻之后,他已经看到了有一批人在前方开始安营扎寨起来。

    千行镇并不算太大,整个范围也就方圆百里,林缘刚刚进入千行镇,并没有打算立刻回到林家庄,所以追日的速度林缘也尽量放慢,一路上观赏红尘风景。

    行走一日,前不着店,后不着村的情况非常普遍,而外出旅行或者是做生意的商队,也往往会因为种种原因而错过了宿头。在荒郊野外的地方安个帐篷过夜,并不算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以前的林缘也看到过,林缘渐渐向前方靠近,林缘的追日尚未靠近,从这些人中就跑出了五个武者,他们熟练的抽出腰间的长剑或者长刀,当头迎了过来。

    双方刚一靠近,这些人的脸色就有了些许的改变,而林缘却是早就认出,这些人就是他曾经遇到过的那些骑马武者。

    只是,此时的这方的武者,似乎出乎他的意料,显然是他们的一个暂时居住的地方。

    其中一位四、五十岁的武者双拳一抱,道:“朋友,你一路追踪我们而来,不知有何见教。”

    这些人脸上的神色虽然不善,但是却并没有一个莽撞出手的。当然,这也是林缘的面貌过于年轻的缘故。

    林缘讶然道:“大叔,你是在开玩笑了吧。我走我的路,并未曾追踪你们啊。”

    那名武者认真的看着林缘,片刻之后,他的脸色稍微缓了下来。

    “好马。”

    一道嘹亮的声音从后方的人群中响了起来,随后数十武者如飞的朝着这里奔来。

    林缘抬头望去,十余个穿着同样服饰的武者,簇拥着一个年轻英俊的公子飞快的到来。

    这位年轻公子的目光始终盯着追日马,眼中闪动着一丝异样的光彩。

    林缘眉头略略一皱,他预感到,似乎即将有什么麻烦要降临了。

    他虽然不怕麻烦,但却是十分的讨厌麻烦。如果有可能的话,还真的不想要与其他人发生冲突。

    “周地,发生了什么事,此人是谁?”年轻公子一把折扇,指着林缘,冷然问道。

    为首的那名中年男子立刻躬身道:“回少爷,我们正在安营扎寨,这位少年从后方而来,所以我们上来盘问一下。”

    “问出什么了么?”年轻公子双目微亮,问道。

    周地微微摇头,道:“少爷,这位少年只不过是一位旅人,从这里路过而已。”说罢,他转而面向林缘,道:“朋友,我们是风林县周家的人,这位是周家的大公子周东,你还不过来拜见。”

    林缘心中讶然,他诧异的看了眼周地,没想到这人居然是风林县三大家族的子弟,而且风林县距离这里百里之外,为何这人会到这里。